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第65章 极度诱惑
    楚浩吞咽口水,道:“我的床太小了,睡不下两个人。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萧雅恢复了很多,扑哧一笑,道:“谁要跟你睡了。”



    楚浩尴尬道:“那我睡沙发?”



    “嗯。”萧雅点头,脸羞红。



    夜深人静,差不多一点的时候,楚浩对着房间喊了喊,道:“萧雅姐,你睡看没?”



    萧雅没回答,躺在他的小床,似乎睡着了一样。



    楚浩蹑手蹑脚爬了去,可是安于床太小了,他只能紧紧抱住萧雅,一只手开始不老实了,从后背伸到前面去。



    突然,萧雅转过身看着他,轻声道:“别闹好不好?睡觉。”



    又是这句话,楚浩哪能受得了,自己可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好不好?



    而且!自己十八岁了还是小处男,他班最小的那个,天天在班吹自己跟多少女人缠绵,实在有些无地自容。



    萧雅继续睡觉,楚浩心里痒痒,又开始行动。



    突然,楚浩在窗外,看到一道身影划过,他如今何等眼里,看得清清楚楚。



    那厉鬼来了?



    “擦!”



    楚浩忍不住咒骂,这厉鬼来的真不是时候,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萧雅问道:“怎么了?”



    “我肚子疼,一趟厕所。”



    “哦。”



    走出房间,他装出一副肚子疼的模样,朝着厕所跑去。



    因为是老城区,厕所又在外面,跑进去等着等着厉鬼出现。



    结果等了一会,那厉鬼还没来,自己肚子倒是先疼了起来。



    “忍不住了。”



    蹲下去一阵通便。



    “舒服。”



    楚浩眯起眼睛,突然感觉下面凉飕飕的,低头一看,一只惨白惨白的手,从茅坑下面伸出来,要摸到他的屁股。



    “卧槽!!”



    饶是见鬼如常的楚浩,也吓得不轻,这厉鬼真会玩啊,跑到厕所下面想摸抓他屁股?



    楚浩想笑,准备让贞子出来,灭了这厉鬼。



    不过,楚浩来了一些恶趣味,嘿嘿一笑道:“看我一波童子尿。”



    把童子尿淋到惨白的手,那厉鬼颤抖着,立即缩了回去。



    “啧啧……童子尿果然管用。”



    冲了厕所,来到阳台,等着那厉鬼出现。



    等了一会,那厉鬼还是没有出现,不会被自己童子尿吓跑了吧?



    突然,他的房门打开,看到萧雅浑浑噩噩走出来,晚风吹起她的长发,透着满月的光,能看到半透的睡衣下,那凹凸有致的玉体。



    简直无法形容的美。



    然后,在楚浩目瞪口呆的情况下,萧雅做出一个妩媚的动作,她咬着自己的手指,妩媚诱人,道:“楚浩,来啊。”



    楚浩顿时激动了。



    她扭动水蛇腰,剥下玉肩的睡衣,一直剥到胸前,能清楚的看到,那半遮半掩的一抹粉色,暴露在空气。



    这简直辣眼睛啊。



    楚浩吞咽口水,心想现在的女鬼,都喜欢往**这一招吗?



    没错,萧雅被厉鬼身了。



    要说,这厉鬼刚成型而已,能人的身体,的确很厉害了。



    楚浩走过去,萧雅突然变色,脸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正是今天摔死的女人。



    她满脸是血,眼珠子都掉了出来,恐怖狰狞,要是普通人,早被吓到尿裤子了。



    “砰!”



    的一声,厉鬼从萧雅体内倒飞出去,被楚浩的金钟挂坠伤到了,几乎已经是半死不活。



    开玩笑!!



    金钟挂坠可是连万鬼妖胎都能震开,它一个刚刚成型的厉鬼,哪里挡得住?



    这时候,萧雅蒙蒙醒来,道:“我怎么了?”



    “你梦游了,我带你回去睡觉吧。”



    楚浩不想吓到萧雅,她今天因为心事,已经很脆弱了,如果在见到鬼,恐怕精神会受不了。



    楚浩走到厉鬼面前,冷冷道:“你这道行,还想诱惑我?真心急啊,今天才死的,晚来报复我。”



    “我……我想吓吓你。”厉鬼都快哭了,她实在没有想到,遇到了一个狠人。



    楚浩冷笑道:“吓我!你是想杀我吧?害了七个人还不够,还想杀多少人?”



    厉鬼哭泣,道:“天师,我……我在也不敢了。”



    楚浩拿出阴阳剑,一剑斩的塔魂飞魄散。



    “叮……杀死恶鬼,获得五千点经验值。”



    “叮……恶鬼掉落小纸人,以收纳入物栏。”



    小纸人:以纸为人,能短暂的控制人,鬼。



    楚浩欣喜,居然还掉落物了,这东西绝对是祸害人的利器。



    第二天一早,楚浩抱着萧雅熟睡在温柔乡呢,突然外面有声音传来,吼道:“开门!开门!”



    萧雅猛的睁开眼睛,她坐直了身体,小心翼翼的来到窗户边。



    楚浩还睡得迷迷糊糊的,道:“萧雅姐,怎么了?”



    “嘘!别说话。”萧雅很紧张。



    楚浩惊醒过来,估计真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外面真有人找她,是几个看起来凶悍的青年。



    楚浩脸色一沉,萧雅睡在他屋里,是为了躲避这些人?



    一想到萧雅脸的伤痕,他顿时火冒三丈,穿好衣服走出去,萧雅想拦住,已经来不及了,人已经走了出去。



    “你们找萧雅什么事?”楚浩大吼道。



    那五个青年,看到一个十八岁的小子吼他们,顿时一愣。



    其,一个凶悍的青年道:“小子,你别管闲事。”



    楚浩说话都冒出寒意了,道:“萧雅姐是不是你们打的?”



    那凶悍青年很横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谁啊?”



    是,那好。



    楚浩扭动脖子,直接冲去。



    “卧槽,敢动手,给我****!”凶悍的青年怒道。



    “噼噼啪啪。”



    “哎呦,我的牙。”



    “爸爸,别打脸。”



    楚浩下手更重了,怒道:“谁是你爸爸,老子还没你这样的儿子。”



    “别打脸啊!!”



    一会后,五个青年混混躺在地,哀嚎不已,一个看起来还较正常的混混,道:“大……大哥,你为什么打人啊,咱招惹你了没?”



    这时候,萧雅急急匆匆跑出来,道:“楚浩,不是他们打我。”



    楚浩一愣,顿时尴尬了,干咳道:“你们早说啊,咱们讲道理。”



    讲你妹的道理啊!!



    二话不说打人,让我们怎么说?



    几个混混郁闷到了极点。



    牙齿被打掉的凶悍混混,非常生气,道:“今天我们算是栽了,有本事晚来迪曼ktv,今儿兄弟摆场等你。”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