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第64章 你非要作死
    “谁!”楚浩挑眉看去。



    树林的方向,走来一位精壮的老者,他双眉很浓,一脸慈祥,他的身材非常精壮,跟一大汉似的。



    楚浩撇了他一眼,道:“老头,你天天偷窥一小姑娘,有意思吗?”



    李唐国一瞪眼,这小子什么说话呢,什么叫偷窥了,明明是保护。



    李唐国蛮有兴趣的问道:“小伙子,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们的?”



    楚浩撇撇嘴道:“你们又不是黑人,我怎么看不见了,又不是眼睛瞎。”



    李唐国被抢到,道:“咳咳……是我们疏忽大意了,我很好,你这一身的本领,哪里学来的。”



    楚浩高傲的抬起头,道:“本天师生下来会走路,一岁会诗歌三百首,两岁会打麻将,三岁会斗地主,四岁研究天体学,你问的这个问题,对于一个天才来说,实在不想回答。”



    “叮……清风脱俗的装逼,获得30点装逼值。”



    李唐国嘴角抽搐,道:“能不装逼吗?”



    “老头可以啊,还知道装逼这个词。”楚浩惊讶。



    李唐国一挥手,道:“说吧,你接近小姐想干嘛?”



    楚浩不爱听了,道:“是你们小姐接近我的吧?”



    李唐国道:“这不重要,若是不给我一个答案,还请你离开。”



    他们调查过楚浩,什么身份背景也没有,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甚至没有双亲,可越是这样,李唐国更加肯定的怀疑,楚浩绝对有问题。



    一个有如此能力的年轻人,会是没有背景的普通人?当我们瞎呢。



    楚浩斜眼看着李唐国,道:“知不知道,你家小姐还有两年可以活?”



    李唐国点头,道:“自然知道。”



    楚浩淡淡的道:“这个世界能救你家小姐的人,只有我。”



    李唐国一惊,明显不相信楚浩的话,道:“连华夏国的大师都治疗不好小姐,你怎么又能治疗?你是吹牛的吧。”



    “那是你目光短浅,没有见识。”



    李唐国来气了,道:“你怎么证明?”



    楚浩认真的道:“当然是……推倒你的小姐。”



    李唐国真的怒了,道:“小子,真以为我不敢动你?信不信现在打到你满地找牙。”



    说真话也挨骂。



    楚浩摇头道:“打打杀杀多不好,我这个人喜欢以德服人。”



    李唐国受不了,这小子没一个正经的,跟他聊天真是受罪,道:“行,你打过我的徒弟,让你呆在小姐身边。”



    一名青年男子从树林走出,他八尺身高,又高又黑又壮,一身肌肤虬龙盘绕,充满了爆发力。



    这黑大个,恭谨的道:“师傅。”



    李唐国道:“鬼虎,给他一些教训即可,别让小姐生气了。”



    鬼虎看向楚浩,目光轻蔑实在太浓了,他摇头道:“师傅,我怕一拳把他打死。”



    楚浩撇撇嘴,你这黑大个还真敢说。



    李唐国淡淡的道:“打死了,小姐找麻烦,算你的。”



    鬼虎有些无奈,轻蔑的看着楚浩,拍了拍胸口,道:“来吧,你打我一拳试试,我要测试你的力量,在好好揍你一顿。”



    楚浩一愣,无语的看着黑大个,道:“真打?我觉得还是公平较量好了。”



    黑虎瞪了他一眼,极度自负道:“你废什么话,你那软绵绵的拳头想打动我,练一辈子都不可能。”



    人作死,天在看,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阿打。”



    楚浩一拳打去,发出李小龙似的怪叫。



    李唐国微微一笑,还以为这小子是个人物,结果这拳头太软了。



    可是,他看到自己徒弟表情扭曲,便秘似的,扑通一声倒在地,口吐白沫,抽风似的。



    李唐国傻眼了。



    楚浩摇了摇头,道:“本天师出手连自己都害怕,你非要作死,这怪不得我了。”



    “叮……宿主装逼成功,获得30点装逼值。”



    李唐国倒吸凉气,自己弟子的身体,他最清楚不过了,石板的力量都能抗住,却扛不住楚浩这一拳!



    李唐国看着楚浩,叹息道:“我倒是小看你了。”



    “老头,既然没事我回去了。”说完,转身走。



    依倾莲的别墅,估计是不能进去了,谁让自己作死呢?



    李唐国很无奈,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拥有八极拳的鬼虎,都被一拳打翻在地。



    回到自己的小楼,已经是深夜了,准备睡觉。



    这时,一个电话打来,那袁老打来的,他传来急促的声音,道:“大师,东岐跑了。”



    楚浩一愣,问道:“东岐是谁?”



    袁老焦急道:“是那斗笠人。”



    楚浩哦了一声,道:“跑了跑了呗。”



    袁老无语,你也太淡定了,道:“东岐对大师的怨念很深,他这次逃出去,肯定会对大师出手。”



    楚浩一听,这还得了?



    气急败坏道:“你们干什么吃的,居然让他给跑了?”



    袁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事情的确怪他们,一个不留神让东岐跑了,这下麻烦大了。



    “大师,你这段时间得小心,那人心胸狭窄,你破坏了他的好事,还灭了他的僵尸,不会善罢甘休的。”



    楚浩有些郁闷,如果单枪匹马找他麻烦,自己根本不会怕,怕敌人在暗我在明。



    放下电话,楚浩一脸的郁闷,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他也没担心什么。



    准备要睡觉,门又被人敲响了,道:“楚浩,在吗?”



    萧雅姐?



    楚浩打开门,一个丽影扑进他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楚浩连忙安稳道:“萧雅姐,你这是怎么了?”



    结果,看到萧雅姐的脸颊,有一块淤青,显然是被人给打了。



    楚浩顿时怒了,道:“那个王八蛋打的?”



    萧雅抽泣道:“我……我没事,想找你说说话。”



    楚浩连忙给萧雅姐倒了一杯水,安慰她道:“谁打你?我给你出头,把他揍的满地找牙。”



    萧雅强硬的笑道:“真的不用了。”



    安静了一会,萧雅又哭了,一直在抽泣。



    楚浩很无奈,这样陪着她坐着,给她递出纸巾。



    一会后,萧雅也平息了下来,道:“我能在你这睡吗?”



    求之不得……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613/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