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卑鄙,无耻
    系统,浩哥哪里就无耻了,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好不好?

    楚浩不满系统给予的评价。

    浩哥向来霸气,而且,是沈倩把自己上次说过的话,当成耳边风。

    其实,也没想把她怎样,只是想吓唬吓唬她。

    不过,江昊天和江浩月两兄弟就彻底懵逼了,沈倩要跟着小子走?

    江浩月好不容易的邀请,才把沈倩叫来这次盛会,结果半路杀出一个不起眼的小子,把自己预定的女人给带走了?

    这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

    江昊天的情绪激动,万万没想到是这种结果,喜欢的女人撇下他,跟着其他男人走,这对他打击太大了。

    江昊天情绪激动的道:“沈倩你怎么了?有什么难处你跟我说,是不是这小子威胁你,我帮你杀了他。”

    杀我?

    浩哥嘴角一笑。

    沈倩为难的道:“不是这样的,回头我跟你解释。”

    楚浩在一旁淡淡的道:“沈姐姐要解释什么?”

    沈倩:“……”

    “叮……卑鄙无耻装逼,获得六万点装逼值。”

    又是无耻。

    沈倩委屈的想哭,太欺负人了,这混蛋,王八蛋,无耻之徒,不是人的家伙,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我。

    从小到大,就没人怎么欺负过我,太无耻了。

    沈姐姐低下头,娇躯微颤道:“没什么,我们走。”

    江浩月拦在前面,情绪很激动,看向楚浩的目光,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杀意,道:“沈倩,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杀了他。”

    楚浩倒是没什么,一旁的郭欣听闻,眼睛微微眯起。

    沈倩抬起头深呼吸,道:“江昊天,这不关你的事,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

    “你!?”江昊天呆住了。

    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楚浩心想。

    楚浩尴尬的道:“咳咳……沈姐姐你留在这里也行,也不用一定跟着我。”

    沈倩瞪了楚浩一眼,委屈的道:“走。”

    说着,自己先走一步了。

    楚浩耸了耸肩,也不管江昊天兄弟俩人,离开了此地。

    江昊天火冒三丈,肺部都快要气炸了,咆哮道:“我!我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江浩月包住大哥的腰,道:“哥你别激动,这里不能动手,等回去再说,哥,我求你了。”

    江昊天浑身颤抖。

    望着沈倩走在前方,楚浩摸了摸下巴,道:“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郭欣翻白眼道:“何止过分?话说,你跟这位姐姐是什么关系?我看她挺生气的。”

    楚浩道:“普通朋友关系。”

    郭欣道:“信你才怪,你这花心大萝卜,一定跟她有关系,否则人家,怎么可能舍弃那男的离开。”

    楚浩无奈的道:“你想太多了。”

    郭欣望着沈倩的背影,道:“张寒,你喜欢这样的吗?”

    楚浩不承认,道:“别问我,我不知道。”

    郭欣哼道:“花心大萝卜。”

    楚浩抱着后脑勺,道:“所以!别喜欢伤我,你会受伤的。”

    郭欣嘟着嘴,道:“我喜欢你才怪呢,我就是对你的私生活,有些好奇。”

    楚浩乐呵呵的道:“好奇?这是喜欢一个人的第一步,你千万别误入歧途,我不值得你喜欢。”

    郭欣呸道:“不要脸,谁喜欢你了?狂妄自大的家伙,我喜欢的人,一定是专一喜欢我的,哪像你。”

    这一路上,沈倩都不跟楚浩说一句话,自顾自的走在前面。

    郭老见楚浩跟孙女来了,道:“小友你看看,那块石料如何?”

    郭老说的石料,是陆山洪让贺大师帮忙看的石料。

    楚浩看了一眼,道:“暂时看不出。”

    的确有些看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价格超过两百亿以上的石料,财运气流变得很模糊。

    只要开启一万倍的财运,估计就能看的清楚。

    郭欣道:“连你也看不出吗?”

    沈倩本来无精打采,心里咒骂楚浩无数遍了,听到旁人的话,有些诧异。

    郭欣和郭老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他们居然在这方面上询问楚浩,石料如何?

    这就奇怪了,他懂赌石吗?

    江昊天两兄弟也跟来了,江昊天看向沈倩的眼神,还是那么温柔,但是见到楚浩后,一脸的阴沉。

    江浩月走上前,低声道:“沈倩姐,你要是有什么难处就跟我们说。”

    沈倩刚才的委屈好了一些,她摇头道:“我没事的。”

    江浩月无奈了。

    “哥,你别冲动,我总感觉这里面有事,你让我调查清楚,如果那小子威胁沈倩姐,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江浩月冰冷的道。

    江昊天微微点头,看向楚浩的背影,全是杀意。

    “沈倩,不管你有什么难处,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江昊天在心里默默的道。

    贺大师在查看那块石料,他手抚摸在石料上,闭上了眼睛。

    许久后,贺大师才睁开眼睛,微微点头道:“我敢肯定有石种,可以入手石料,但是最终的决定,还要看你自己。”

    陆山洪感谢。

    “呵呵,贺云鹏你怎么确定吗?这可是一百九十亿的石料。”一个满是戏谑的声音响起。

    众人望去,发出惊呼声。

    来人,也是一位老者,年纪五六十左右样子,看起来很精神。

    “是杜毛大师!”有人惊呼。

    “杜毛大师也来了,赌石界的泰山北斗之一。”

    贺大师的脸色一沉,这家伙说这话明细抬杠,俩人本来就有恩怨,曾经为了验真石料的石种,差点就大打出手过。

    而且,彼此都看不上对方那点赌石能力。

    陆山洪连忙道:“杜毛大师,这块石料难不成有问题?”

    杜毛淡淡一笑,他手持一把羽扇,给人儒雅文绉绉的感觉,道:“是大有问题,我并不看好这块石料。”

    陆山洪沉思了起来。

    贺云鹏冷哼道:“杜毛,我不确定,难道你能确定吗?”

    杜毛道:“就你那点赌石的能力,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我敢说谁买了这块石料,肯定要输。”

    众人惊呼,两位泰山北斗的赌石师,居然一见面就唱反调,这应该相信谁呢?

    陆山洪也犯难了,要是小赌石就算了,可这并不是小赌,那可是两百亿的石料。

    贺云鹏怒道:“杜毛,你敢不敢跟我赌,我敢说,这里面的石种,肯定不会输到哪里去。”

    杜毛冷哼道:“赌就赌,如果输了,你就乖乖的承认,自己的赌术在我之下。”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