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章 百花落,彼岸凋
    楚浩道:“瓜皮系统又想来忽悠老子装逼值,像我怎么天才英俊潇洒的美少年,怎么可能连结合长生咒都做不到。”

    系统冷冷的道:“经过本系统判断,宿主从头到尾天赋为零,想要结合长生咒,除非老天开眼。另外!宿主与长生咒的结合成功率,本系统已经估算出来,只有二成的成功率。”

    楚浩不爽的道:“你就怎么看不起本爸爸?万一我结合了,你怎么算?”

    系统:“长生咒并不适合我儿子,想要强行结合的话,要付出代价。”

    听系统怎么说,楚浩有些方,真有那么恐怖吗?

    楚浩道:“我不信,像我这种风度翩翩英俊天才美少年,结合一个长生咒都搞不定,未来如何称霸山海界,迎娶一百个美丽的小姐姐?”

    楚浩不在理会系统,他真打算自己试一试。

    这些年,全部依靠系统,难道老子就没啥天赋吗?

    拿出长生咒,一团红色的咒纹,他敞开心扉,将它视为容物,要融合到身体内。

    下一刻,长生咒融入到了体内。

    “噗通。”

    楚浩瞳孔一怔,刚才那是他的心跳,居然如打鼓一般响动。

    “好痛。”

    楚浩捂着胸口,心脏上传来的剧痛,抽搐般的剧痛。

    仿佛血管在膨胀,全身要炸开一般,剧痛无比。

    怎么回事,结合长生咒如此之痛,他的体质素质,明明已经很强大。

    “噗通。”

    “噗通。”

    心跳加快了,声音如同大鼓一般,要是有人在的话,一定会感到惊悚。

    一个人的心脏,居然能跳到这种程度。

    楚浩的体内,爆发极为强悍的生命能源,似乎想要占领他的意识。

    “不行,这样下去我会死。”楚浩惊呼,冷汗直冒。

    他来不及呼唤系统,脑海一片空白,晕死了过去。

    ……

    “百花落,彼岸凋,痴情苦,深情苦。”

    一道凄苦的声音,出现。

    是谁在说话?

    这声音,她为何如此凄苦?

    还有为什么,听到这个声音,我想哭……

    悲伤,后悔,不甘,我为什么有这些情绪?

    楚浩拼命的想要睁开眼睛,他要看说话的人一眼。

    哪怕,这只是一个梦。

    哪怕,这个梦的她,不是真的她。

    楚浩睁开了眼睛,微风吹过他的脸颊,碧蓝的天空,一片白色的花瓣,落在他的额头上。

    “这是哪里?”

    楚浩拿下额头的花瓣,他望着前方,一颗大树下。

    大树上的绿叶已经凋零,但是它开满了白色的花朵,就如三月的杏花,微风吹过,花瓣脱落,迎风飘扬。

    “这里,好美。”楚浩打量四周。

    很安静的地方,绿莹莹的草地,大树开花,漫天的花落。

    “百花落,彼岸凋,痴情苦,深情苦。”

    那声音又出现。

    前方的大树下,站着一位红衣女子,一头黑亮的发丝,随意披泻在香肩上,直到脚跟。

    这是楚浩见过,头发最长的女子。

    一袭红色长袍,高曼的背影,给人一种慵懒与冰冷。

    她那身红袍上,系着一根雪白色丝带,垂到脚跟纤细的腰上,修长笔直的身材,散发着冰冷的气质,她是那样遥不可及。

    这她的前方,是一口墓碑,楚浩看不到墓碑上的字。

    女人拿下腰间,那一口白色酒葫芦,晶莹的酒水,洒在墓主的身旁。

    楚浩忍不住道:“美女,这是哪里?”

    女人没有回答他的话,仿佛听不到他说什么。

    女人仰起头,喝了很长的一口清酒,她一抹嘴角,声音里充满了悲伤。

    “千古一梦,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我在红尘你归来。”

    看来,墓主的主人,是她极为重要的人,不是爱人就是亲人,那么悲伤。

    楚浩走过去,道:“小姐姐,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

    “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哪里?”

    楚浩走过去说,可是女人完全没有反应,她还是背影对着自己。

    楚浩心说聋子吗?

    “喂!”

    楚浩伸出手,拍在女人的肩膀上,然而他的手,直接穿过的女人的身体。

    “我揍!这是怎么回事?”

    楚浩一脸的懵逼,他的身体,穿过了她的身体。

    这时候,楚浩才看到,那墓碑上没有字。

    什么鬼?

    不是死人吗?

    连墓主人的名字都没有,你那对着它在悲伤什么?

    楚浩走上前,他想看清楚女人什么样子,结果看到的是一张面具。

    白色的面具,把她的脸遮住了。

    “喂喂,能不能看到我?”

    楚浩在女人的面前挥手,结果戴着白脸面具的她,根本看不见,没有任何的动静。

    “玛德!谁来跟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楚浩都无语了,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赶紧醒过来。

    女人盘坐在地上,继续喝酒,不再说话,仿佛在思念墓主人。

    楚浩就在一旁看着,女人一口一口的喝着酒,仿佛那葫芦里面,有无尽酒,喝不完。

    楚浩都无语了,用力的掐自己的大腿,想让这个梦境快点醒来。

    可是,大腿都掐红肿了,他依然在这里。

    楚浩喊了几句系统,压根就没反应。

    挖槽!

    楚浩是真的懵了。

    系统该不会当机了吧?

    无奈,他站在一旁,忍不住开口,喃喃自语道:“怎么不写上墓主人的名字呢?”

    白面具女人还在喝酒,她没有穿鞋,赤足晶莹,脚趾如玉一般。

    最让人奇怪的是,她赤足踩在地上,没有一点灰尘,干净得很漂亮,仿佛这一辈子,就没有接触过地面的灰尘,干净的有些不像话。

    “好一双美腿。”楚浩忍不住赞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还在喝酒,一口接着一口,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下。

    “啥时候是个头啊!”

    楚浩大字型的躺在草地上,很是无聊,系统联系不上,白面具女人看不到他,他留在这里有啥意义?

    实在想不明白。

    终于,女人站了起来,她喃喃道:“要走了,我会为姐姐报仇,杀尽世间一切敌。”

    原来,墓主人是她的姐姐。

    终于要走了吗?

    我是不是也可以,离开这个梦境了?

    “赶紧走吧大姐,你要是能看到我,听到我,咱们还可以聊聊,我都无聊快死了。”楚浩忍不住开口道。

    突然,即将要走的女人转过身,眼睛看向楚浩所在的方向,墓旁。

    楚浩心里古怪,她在看自己吗?

    楚浩扭头看身后,是不是自己的后面有什么?

    然而。

    并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