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千五百章 终章:彼岸之花5
    调动部队,自然是需要打报告申请的。若是之前那些命令,赵永齐有直辖权,可要调动部队保护自己的老婆孩子,那就必须要大头目同意了。不过,当温成龙前去申请调令的时候,刘大将军想了都没想就同意了。这位时刻想“弄死”男神大人的将军老大也知道,要自己这位一说起自己老婆孩子就咧嘴笑的不靠谱部下卖命,要是不将他的家人安排好,那是想都别想,因此不但挥手同意,甚至很大方的多给了一个五十人小队。

    老婆孩子的安全有了着落,赵永齐也终于将心思全部放在处理手上的棘手事件上。因为是去调查,而不是去打仗,因此他只带上了温成龙、匕首、刀片、扳机、医药箱等五名老部下以及温成龙手下的两个特种作战小组,二十几人分成几辆无标示防弹商务车,穿上全套封闭作战服,便向着昨晚发生事件的街区行去。

    这类事件自然是会被全面封锁消息,而这条不算宽的街道两头也已经被警备司令部的人拉起封锁线。

    顺利穿越过那些脑袋上戴着白色钢盔,中间有两个红色“警备”字样,荷枪实弹的武装士兵封锁线之后,赵永齐等人的防弹商务车靠着路边停下。

    阳光下,黑色的全封闭头盔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反光,反而是面部护罩中,似乎有蓝盈盈的光线不断在闪烁。这套科幻味十足的作战服,以及手中新式突击步枪,自然成了同样是士兵的警备部队们羡慕的目标,但他们也清楚,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装备,必定是国安的精锐突击力量。

    慢慢走在街道上,甚至还能看到地上没有洗刷干净的血迹。借助着头盔中的探测仪器,可以清晰的看到,已经在屏幕上显示成蓝色的血迹,从路口开始,一直延伸到极远处。即便当时并没有身临其境,但依旧可以从这些血迹上看出,当时夺路而逃的人们是如何惶恐,而那些发疯家伙,又是多疯狂和凶残。

    “有没什么有价值的发现?”慢慢走过上百米之后,赵永齐通过内部通讯装置发出询问。

    “没有。”温成龙很肯定的给出了答案,随即补充道:“估计是被咱们的同行搜索过,连个硬币都没落下。”

    伸手想去抓自己的乱发,可却发现抓到了圆圆的头盔,赵永齐无奈的叹息一声,随即说道:“我就说嘛,这种根本就是无用功。咱们那些同行又不是吃干饭的,这要是都能漏下什么,他们可以改行去卖豆腐了。”

    “老大,为嘛要去改行卖豆腐?”同样四下张望,抱着步枪似乎很无聊的刀片,随口就问。

    “笨!”赵永齐毫不犹豫的挥手说道:“卖不完的时候,可以捡一块剩下的,砸死自己呗!”

    “哈哈哈……”通讯器中一片笑声传来,让紧张的气氛也轻松了不少。

    等众人笑够了,赵永齐挥挥手说道:“这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没必要聚在一起,解散战斗队形,各自分散开,随便找找。不管有没线索,起码要做个样子,否则回去咱们家老大又得拿着他那把红星手枪追杀咱们!记住,别只在这边有血迹的地方找,远点的地方去看看,说不定那边还会有些遗漏的痕迹。”

    “是!”响亮的回应声中,战斗队形解除,这一大群荷枪实弹像是准备去打世界大战的精锐士兵们,开始四散开去,在各自觉得有可能的地方随意观察。

    直接将步枪扛在肩膀上,像是个山贼土匪的赵永齐,一路又慢慢走回最初的地点,看着地面上蓝色的一大团血迹,喃喃自语般说道:“这里,应该是那些发病的人,最初倒地的地方。看起来,在他们发病之前的时候,都有过吐血。否则的话,这里的血迹不会这么集中。”

    “嗯,不光是这样,而且出血量非常惊人,正常人要是吐出这么多血,理论上早已经应该休克了。”温成龙还是和平时的习惯一样,像是影子似的跟在赵永齐边上。

    “所以喽,可以把他们看成是生化危机中的丧尸。从出血量看,他们发病的时候,已经不能算是正常人类了。否则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追咬正常人,就是站立、走路等等基本的生理机能也应该已经丧失。”赵永齐点点头,但有些遗憾的说道:“不过,这些发现没用,先不说那些打扫的同行,就算是11研究中心的老家伙们,也可以从尸体上……哦,不对,尸体都烂光了,这个发现要是没在报告上,也有那么点用。”

    这回温成龙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也不管赵永齐有没看见,就已经抬步跟上顺着痕迹继续前行的男人。

    没走两步,赵永齐就再度站定,甚至还蹲下身用手摸了摸地面。虽然已经没有任何表面目视可以发现的痕迹,但手掌上的感应器还是很清晰的瞬间就反射出一串数据在他的头盔中。

    “这里应该就是第一个被捕捉的正常人咬到的地点。”赵永齐站起身,回头看了看之后说道:“距离上看,应该是这个倒霉蛋蹲下试图帮助那些发病的人,但却被突然扑倒,随即被啃咬面部以及颈部、手臂等裸露处。这点和视频上的记录也符合,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地上也还留存着人类组织的痕迹。”

    “最开始被咬到的是三个人吗?”同样仔细检查之后的温成龙,因为没有实际看过视频,所以此刻将疑问丢给了赵永齐。

    “嗯,是三个,两男一女。其中那个年轻女人,直接被咬断了脖子,连左手都被啃的只剩下一根骨头,当场死亡,再没有站起来过。”赵永齐叹息一声,随即说道:“奇怪的地方也就在这里。那两个被咬伤挣脱的男人,在一分钟内就倒地发病,随即和最初的发病者一样,起身追咬其他正常人,而咬他们的发病者则开始腐烂溶解。相反,那个直接将女人咬死的发病者则像是没事人一样,再度扑击下一个惊恐的路人,直到咬伤另一个人引起后者发病之后,这才倒地腐烂溶解!”

    赵永齐头盔下的剑眉已经凝结在了一起,似乎根本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