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千四百九十七章 终章:彼岸之花2
    程贺等人的情况和杨木差不多,处于半隐退的状况下,偶尔接一些配角或者客串,又或者是某个舞台上露个脸,参加个商演等等。用程贺自己的原话来说,每年从风云投资分到的红利就比齐影的收入还高,何必让自己忙的像条狗?对于他们来说,更喜欢带着自家的儿女来庄园里常住。特别是邓朝,十分希望自己家的等哥和小花花,将来也能霸占男神家里那些小帅哥和小美女们。还别说,等哥对于杭杭果然是情有独钟,那黏糊劲,让一群“老家伙”们看到,每次都破口大骂一句——小色痞!

    儿女双全,而且还是复数双全,两位保养得力,各自生了两胎的老婆,美的还像是十几岁少女,事业顺利,钱财不缺,对于现在的赵永齐来说,似乎人生根本没有任何遗憾。但实际上,他自己却也有头痛的事情。那就是,金水桥里的那几位**oss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打算,三个月之前,当最初约定的三年期限到达当日,**oss们联手杀入庄园,毫不犹豫的将卖身契送到男神大人的手上。

    求饶、抗议、罢工,等等等,手段用尽,但依旧胳膊拧不过大腿的赵永齐,只能要了一个月的调整时间,将风云投资交给程贺代理,乖乖穿上了他的上校军服,成了国安中新锐的高级军官。

    现在,唯一还能让男神大人松口气的就是,国安并没有要求他强制常住在总部。每天像是上班族似的,六点多起床,九点赶到国安,晚上七点多到家,过起了两点一线的生活。

    ……

    “报告!”

    这天上午,赵永齐刚刚走进办公室,还没来得及让勤务兵去倒被咖啡来,大门就被敲响。

    “进来。”随手将军帽脱下丢在办公桌上,因为昨天晚上“耕田”太卖力,而有些犯困的赵永齐,斜身很没形象的侧身坐在办公桌上,随手就抓起丢在桌子上的内部报纸,想看看有没什么有趣的新闻。

    情报处的工作对于现在的赵永齐来说很轻松,最近几年算是国泰民安,即没颠覆.国家的阴谋诡计,也没什么世界大战爆发的危机,因此喝喝咖啡看看报纸,偶尔去部下面前耍耍威风,就成了他全部的工作项目。

    大门被推开,穿着上尉军服的年轻军官,走进来之后先向赵永齐敬礼,这才说道:“上校,将军要您过去一趟。”

    “嗯?将军有说什么事吗?”赵永齐疑惑的抬起头,将目光从报纸上移动到那军官脸上,“将军怎么不打个电话过来喊?”

    “不知道,只说要我亲口过来转述,希望您立刻去见他。”军官摇摇头,很直接的回答。

    “那行,我这就过去。”赵永齐想了想,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利落的拿起军帽,耍帅般变着花样丢到自己脑袋上,便大步向外走去。

    走上两层楼,这才刚转到刘建军所在的办公室走廊,赵永齐的剑眉就微微皱起。无他,平时就两个警卫员的办公室大门,此刻竟然有一整队全副武装的国安特战队士兵把手。

    “指挥官,请进,将军正在等您。”一看到赵永齐时,负责指挥这队士兵的军官就恭敬敬礼,随即挥手让士兵们放开通道。

    喊了声报告,在得到门内的答复之后,赵永齐刚进门就看到办公室里已经站着数人。自己的顶头上司情报处处长徐达上校,快反部队总指挥官李铭上校,参谋处处长王成伟上校,以及国安两位少将副局长,还有总是跟在刘建军身边的王芳,此刻都在办公室内。

    虽然相处的时间还不长,但作为情报处副处长以及快反部队的副总指挥官,赵永齐和房间中的这些人也算是熟络,平时说说笑笑的至少表面关系不错。可如今,这些人看到他时,只是勉强笑了笑,脸色也都不太正常。

    即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赵永齐也很清楚,估计绝对不是小事,此刻更是打起精神,随时准备应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任何情况。

    对赵永齐点点头,刘建军就丢下了手中的文件,向其他人说道:“大致的情况就是如此,你们都先回去,按照命令立刻进行准备。赵永齐上校留下,以上。”

    “是!一切为了祖国!”

    响亮的回应声过后,没一分钟,房间中就已经走个干净,只剩下挺身站在中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的赵永齐。

    “小王八蛋,你过来,这份文件看下。记住,这是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起,不能将文件拿出这个办公室。”刘建军对赵永齐招招手,随手就将桌子上的文件丢向他。

    虽然和刘建军之间的关系已经极大改善,但是刘大将军还是没忘记“小王八蛋”这个绰号。更何况,据说赵永齐结婚的那天,飞飞回家之后哭了三天,让爱女狂魔再度发誓要把赵永齐给当成火箭填充剂,打到火星上去过年。

    伸手接过文件,赵永齐很直接的打开,只是看了第一页,就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抬头望向刘建军说道:“老大,不会吧?生化危机现实版?!”

    “要不是有视频,而且抓到了几个活口,我也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刘建军同样面色阴沉的说道:“人现在被送到了11研究中心,昨天半夜的事情,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给出到底是什么样的病毒。”

    “这也太扯了吧。突然发疯,见人就咬也就算了。说不定真有什么病毒,可是,为什么一咬人之后,就立刻会腐烂?不咬到人,就像是疯子似的力大无穷,却可以长时间生存?”赵永齐又翻过两页,边看边嘀咕。

    “要是知道怎么回事,我还需要把你们都喊来?”刘建军没好气的敲敲桌子说道:“别扯犊子说些没用的,这是在首都突然爆发的特级事件,虽然到现在为止只影响了三十多个人,但上头要求立刻进行调查。”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