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千四百八十五章 三年之约48
    ,!

    身体微微前倾,深邃的星目中似乎在释放某种魅惑人心的光辉,赵永齐满脸认真的说道:“当年的事情,其实你们一点错都没有!”

    “……”微微愣神的两位老人此刻明显有些错愕,神色似乎也慢慢变得严肃起来,原本松懈的眉头正在一分分的皱拢。很明显,赵永齐的话,并不符合他们的心意。

    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两人的神色,赵永齐站起身,挥舞手指,来回踱步说道:“一个人,在某种环境中,特别是知道自己无法逆转的环境中,为了保存自己而做出一些不符合道义的行为,这是最正常不过的行为!也许在别人眼中看来,你们做了没骨头的虫子,可是,你们自己也真的这么认为吗?”

    “放肆!”右侧的老人一拍沙发扶手,豁然起身,怒声吼道:“你根本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我说错了吗?”丝毫没有畏惧的赵永齐,回过身,正色盯住那一脸怒色的老人,忽然提高音量说道:“当年,伍老爷子站出来是为了保存一个对国家有用的老军人,即便这个人是你们的老首长,可如果他是个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家伙,伍老爷子也好,你们也好,会记住到他直到今天吗?那么同样的,如果没有当年你们的退缩,还会有今天让万人敬仰,为了民族复兴而始终努力到今天的你们吗?!”

    “……”瞬间,当两位老人家接触到赵永齐的目光时,再度张开嘴,却没有半个字可以吐出。

    放缓声音,赵永齐柔声说道:“您二位心里有根刺,这根刺让你们看到我为龙哥站出来的时候感觉到羞愧,所以你们才会给我了一个机会。同样也是这根刺,让你们即便到了我的门口,想来参加我的婚礼,可却在看到老爷子之后就又离开了。你们始终觉得自己当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老爷子,也对不起你们的那位老首长。我说的对吗?”

    也没去管两位老人家的反应,赵永齐很认真的说道:“虽然我的年纪比你们小太多,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只知道个大概,但是我很肯定的告诉你们,如果说,当年伍老爷子为了一名真正的军人而站出来,那么你们就是为了更伟大的目标而选择退缩!你们也好,伍老爷子也罢,根本就没有谁错了。错的,只是那个时代,是那个时代中,那一部分被权力和**熏昏头脑的人渣罢了!!”

    “哎,不悔是老首长的养子。”坐着的老人家轻轻拉了拉站着的老人,让他坐下之后,叹息一声说道:“当年被老首长教训一顿,现在又被他的养子教训一顿,还是真是风水轮转,人变话不变。”

    “那是因为,无论是我家的老爷子,还是我,所说的都是真心话。”赵永齐坐到两位老人家的中间,忽然伸手搂住他们的肩膀,柔声说道:“这么多年了,该放下了。你们是这样,我家那倔强的老头子也一样。你们都没对不起谁,你们都是我很敬佩的人!站出来是勇气,退缩了同样是勇气!把当年那种勇气拿出来,好好的见个面,吹吹牛,喝喝酒,你们会发现,原来这么多年心里的那根刺,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你们所做的一切,其实就像咱们国安的口号——一切为了祖国!”

    眼眶逐渐发红的老人家们,埋藏在心里的那根刺,此刻正暴露在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眼中。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却用另一种方式,来试着拔出这根刺。

    那个混乱的年代里,已经掩埋了太多不为人知的龌龊,可也留下了太多的遗憾。身处时代大潮中的每个人都是渺小的,只不过有些被浪花淹没,有些则踏浪而行乘风破浪罢了。

    可是,在这些看似风光的背后,却也有着太多太多,不能为外人所道明的伤痕。

    “好!我们会在这里留两天,就请老首长来见见吧。当然,要他愿意。”许久之后,老人家终于点头应下。

    “龙哥!”赵永齐豁然站起,扯着嗓子开始大吼大叫起来。

    “小齐哥,有什么事?”大步从门外冲入的温成龙,扫视一眼发觉并没有什么异变,这才微微松了口气,面对赵永齐开口询问。

    “立刻安排人,连夜前往我老家,务必要在明天下午,把我家那个死老头给弄来。”赵永齐笑眯眯的挥了挥拳头,满脸开心的说道:“我这个做孙子的,这回也能做次大爷了!”

    “好!”温成龙立刻点头,什么都没问转身就向外走去,显然去安排人手。

    “我说,小鬼头,我怎么突然觉得,你好像是为了看我们这些老家伙的乐子,这才故意说的这番话?”坐着的老人家似乎回过味来,皱着眉头疑惑的看那满脸兴奋的徐蛋。

    “哈哈,这都被你看穿了?要不是为了在你们面前做一把高大全的大爷,我用得着浪费这么多口水嘛。”赵永齐乐呵呵的搓着手,随即低头盯住老人家期待的说道:“这件事情我帮你们顺利解决的话,不如把那个三年之约解除吧?”

    互相对望一眼的老人家,忽然同时喊道:“你做梦!”

    望着瞬间就开始苦逼下来的俊脸,像是孩子般的老人家们为自己的决定大感高兴,欢快爽朗的笑声也再度响起。

    ……

    “原来是这样。”躺在赵永齐怀中的杨木,微微扭动光洁娇躯,让自己可以贴的更紧一些,“难怪他们会突然上门了。”

    “其实他们是真没什么大事,这快过元旦,他们也空了下来。只不过,他们也没闲到真的来看我。到这里来的目的,一方面是想问问老家伙的情况,另一方面其实也想和我套套近乎,以后也能有个机会帮他们说话。”赵永齐叹息一声说道:“其实以他们的能力,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老家伙的近况,唯一阻碍他们去见面的理由,也就是自己心里的那道坎罢了。我只不过是在那道坎的边上,狠狠推了他们一把,让他们有勇气跨过去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