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千四百八十四章 三年之期47
    ,!

    说实话,看到两位总boss的时候,别说是王叔等人,就算是见多识广的程贺此刻也是正经正坐,哪里还有平日里的半分轻浮。至于温成龙的等人,此刻都是严肃站在各个窗口前,用身体将外界可能出现的射界全部堵住,和那些跟来的黑衣大汉一样,全神贯注不断扫视窗外有些黑暗的世界,似乎生恐跳出来个疯子。

    反倒是赵永齐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虽然嘴巴上看起来很恭敬,但行为上却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大概也是这份调皮孙子般的行为,反而让两位老人家更为轻松。

    像是真正的长辈般,询问了小包子和杨木几句,老人家这才将目光再度落到正在喝茶的赵永齐身上,笑眯眯的说道:“本来没见过真人,只是电视上看到,还觉得也不过就是两个女孩子,怎么会搞的你连前途都不要。现在,看到真人,这才知道,要是我们这些老头子年轻个几十岁,也一定要将她们娶回家了。”

    “首长您说笑了。”杨木似乎已经恢复了不少,此刻也显得越发大方起来。

    “不不不!”赵永齐却摇摇头,很认真的挥舞手指说道:“就算您年轻几十岁,也没可能把我家的小包子和木木抢走。因为……您的颜值不够!真的,颜值不够!这个看脸的世界里,她们是不会看上您二位的。”

    “哈哈哈……”

    “老公,你怎么说话呢!”

    老人家的畅快笑声和小包子娇羞的言语同时响起,赵永齐反而很认真的说道:“我没说错呀。在两位首长面前,说谎可不是好事,所以得实话实说嘛。”

    此刻的程贺看到赵永齐那一脸认真的神色,又不动声色的观察两位总boss,最后心中叹息一声,暗自说道:“果然是精明的像个妖怪,难怪这样的人物都会被吸引过来。”

    两位总boss此刻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觉得心情极好,甚至还伸手宠溺的敲敲赵永齐后脑勺,大笑道:“别人都说你这个小鬼头特别的护短,现在算是明白了,果然是护短的性子。”

    “我这不是护短,而是实话实说,同时心里的怨气也需要发泄一下嘛。”赵永齐揉揉后脑勺可怜兮兮的说着。

    “哦?还有怨气?上回是为了救这个好孩子,站在我们面前说有天大的怨气。这回,又是什么怨气?”老人家感兴趣的凑过来,满脸都是笑容。

    “当然有怨气了!”赵永齐一脸认真的说道:“本来,我们结婚那天,我还想大大的露脸一把,让他们看看,小齐哥的人脉可不是吹出来的,连咱们家大家长都能请来。可惜,我等了一天,都没见到个影子,只拿到这不能吃,不能用的水晶瓶。您说,您那么大的面子,怎么也送我一卡车钞票嘛。反正印钞公司,也是您家开的不是。”

    “哈哈,我们两个老家伙送你的礼,可不止这些哦。”大笑两声,老人家眨巴几下眼睛,笑眯眯的望向小包子和杨木,神秘兮兮的说道:“你的名气,说要结婚不说,还说要加入其他国籍,为什么没人唱衰?为什么,所有媒体都在帮你说话?为什么,风口浪尖的时候,中央媒体也在帮你罗列你做过的慈善?还不明白?”

    “谢主隆恩!”

    “哈哈哈……你个小鬼头!”

    看着赵永齐瞬间很没骨气的跪倒在地上,大礼参拜,两位老人家是哈哈大笑心情极好的将他拉起,而程贺和温成龙,甚至包括小包子等人都觉得太丢脸了。这简直是狗腿子中的狗腿子!然而,两位老人家,别人的马屁不吃,可偏偏赵永齐这里的马屁是越吃越开心。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也不是人人可以做和珅的。真正的历史上,人家和珅也是妥妥的大帅哥一枚不说,而且才华横溢,天资聪颖,绝对的人上人,反倒是纪晓岚那货色,又黑又丑而且是个色中恶鬼。就像是此刻的赵永齐,英俊潇洒不说,而且智谋出众,所以要是换个别人来拍这种明显的马屁,说不定早已经弄的两位老人家转身离去了。

    玩闹够了,赵永齐冲小包子几人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上楼去吧,我和他们二位还有点正事要说。”

    “好,那两位首长坐,我们先离开了。”小包子等人当然知道识趣离开,一阵礼貌的告别之后,便几乎同时离去。

    “龙哥,你们也去门外吧,我想两位来这里一趟必然也是有点事情的。”赵永齐站起身目送小包子等人离开之后,又转身对温成龙等人吩咐。

    温成龙等几人自然是听赵永齐的,而跟过来的其他八名黑衣大汉则看了看两位老人家,见他们也在点头之后,这才纷纷转身离开。

    原本还很热闹的客厅,此刻只剩下三人,顿时就显得冷清不少。

    重新坐下的赵永齐,笑眯眯的双臂环抱胸前,翘起二郎腿,眯起眼睛来回打量两位老人家,随即说道:“您二位的来意,不如让我猜猜吧。”

    “哦?这也能猜的出来?行,那你猜猜看。”感觉有些意思的老人家放下茶杯笑眯眯的问着。

    “其实很简单,最近又没什么大事,国泰民安,大家都乐呵呵的准备过元旦。虽然这里离首都圈也不远,不过您二位的身份,要出来一趟也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唯一能让您二位心甘情愿,远道而来的原因,我是没这么大的面子,也只有我家那个老头子了,对吧?”赵永齐笑眯眯的说着。

    瞬间愣神,两位老人家互相对望一眼,最终无奈的点点头说道:“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在别人手里极为棘手的案子,到了你小子手里,就像是孝子的游戏般容易。”

    松开手臂,赵永齐忽然正色说道:“我有几句过分的话,不杀我头,我就说出来,行不?”

    “你说,不管说什么,我们都不怪你!”老人家神色一愣,但立刻点头应承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