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三千四百七十三章 三年之期36
    迷离繁花丝锦制成的芙蓉色广袖宽身上衣,绣五翟凌云花纹,纱衣上面的花纹乃是暗金线织就,点缀在每羽翟凤毛上是细小而浑圆的蔷薇晶石与虎睛石,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透着繁迷的皇家贵气。

    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用金镶玉跳脱牢牢固住。一袭金黄色的曳地望仙裙,用蔷金香草染成,纯净明丽,质地轻软,色泽如花鲜艳,并且散发出芬芳的花木清香。裙上用细如胎发的金银丝线绣成攒枝千叶海棠和栖枝飞莺,刺绣处缀上千万颗真珠,与金银丝线相映生辉贵不可言。

    重达数斤的全套黄金凤冠,此刻正随着摇弋身姿逐渐落入阳光中而越发迷离。轻轻摆动的金步摇上,甚至还点缀着几颗精巧的缕花空心水晶铃,每每不经意间便发散出清脆声响更添几分仙气。

    一点朱唇透骨香,两道星眸诱人心,巧笑嫣然颊带霞,从此君王不早朝。

    一阵阵男人们的惊叹声,以及女孩们叽叽喳喳的娇笑声中,左右各自被朴秀智和胡小蝶扶住各自手臂的小包子和杨木,此刻轻抬莲步走到已经愣在原地的赵永齐的面前,双双微微屈膝,螓首微捶,眉眼带笑,各自玉手交叠于腹前,盈盈下拜,轻启朱唇说道:“夫君,妾身已等候多时。”

    “哇哦~~~”

    “我靠,放大招了!”

    “受不了了!”

    “老天爷,赶紧降个天雷下来,劈死这个霸占女神的男性公敌!”

    “起,起来!”赵永齐急忙上前一步,各自抓一只玉臂,微微用力将她们扶起,这才左看看,右看看,好半天才说道:“这衣服明明我也看到过,你们更是我每天都看到,可为什么还是被惊艳到了?真的被惊艳到了!决定了,从今以后,你们就每天穿这身吧!”

    “很重的!”杨木微微摇了摇脑袋,满脸甜美笑容的说道:“感觉脖子都要断了。”

    “早晨三点就起来化妆,六个多小时也弄好,齐哥哥你想以后我每天三点起床?”小包子同样满脸都是甜美笑容,可还是故意鼓起包子脸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不管,不管了!”干脆回身,一左一右的抓住两只玉臂,将两个小身板拖到自己怀中,赵永齐放声对在场的几百名来宾大喊:“看清楚了,这是我老婆!要是谁敢多看几眼,我都把你们的眼珠子给挖出来下酒!”

    “哈哈哈……”欢快的哄笑声以及不断响起的口哨以及掌声,让怀中的两个小女人,满脸都是娇羞的红晕,可每每抬头看到那张兴奋的俊脸时,依旧让她们感觉到深深的幸福。

    ……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响起,抬到门口的凤辇已经落地,扶着小女人们各自坐上凤辇,翻身跃上战马,回头看了眼自家的新婚妻子们,赵永齐趾高气昂,一脸兴奋的夹动马腹,开始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半个小时之后,重新回到庄园中,在一处早就设立好的大厅外,喜娘已经捧着红绫走到赵永齐和小包子杨木的身边,三个大花球就并列在红绫上,各自捧住其一,就听喜娘高喊一声:“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

    欢快的锣鼓以及再度响起的鞭炮声中,带着自己两位如意夫人,在众人的掌声中缓步走入大厅里,只见院长、伍老爷子、赵家和杨家的父母等六人已经一字排开,满脸笑容的站在最内端。而最让人意外的则是,陈家夫妻,虽然没有站在主位上,但此刻也一脸激动的侧身在他们身边。

    大半个月前,在小包子和杨木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下,本来心中有些犹豫的赵永齐,最终还是请来了这对夫妻,并且在两个小女人的斡旋下,成了现在“半个父母”的位置。说实话,看到他们的时候,赵永齐即有些紧张,却也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传统的礼仪进行时,自然是气氛一浪高过一浪,唯一有些麻烦的夫妻对拜,三人也很聪明的站成三角形,如此算是即不失礼仪,也没什么人觉得不妥当。

    齐影度假中心的开幕,意味着厨师和服务生已经完全不是问题,只不过由于来宾足有数千人,因为整个庄园里以主屋为中心,酒宴已经摆满了所有空地。

    “来,你们跟我来。”本来应该要送入洞房,让新娘去等候,而新郎则要开始敬酒,可此时的赵永齐却忽然拉住两位新娘,在她们有些疑惑的目光中,忽然向着不远处的一间临时小厅走去。

    用坚毅的支架撑起一片空间,中间却放着一个临时的灶台,以及一些油盐酱醋锅碗瓢盆。

    看热闹的宾客,此刻和两个小女人一样,不知道赵永齐究竟要搞什么鬼,但却依旧兴致勃勃的跟随在那个满脸笑容的男人身侧。

    “你们就坐在这里,别让油烟搞坏你们的漂亮脸蛋。”将两个小女人按坐在早已经准备好的椅子上,一身吉福的男人,此刻笑眯眯走入了小厅中,竟然拿起菜刀,看似准备做饭。

    “知道吗?我想要大大的厨房,

    遇到你,我就有了家。

    等着孩子添副碗碟筷多一双,

    那就是我全部奢望……”

    没有音乐,却能盖过全场的优美歌声响起,此刻眼前的男人,却始终将目光落在自己心爱的妻子们身上,似乎这首歌也只是为她们而响起。

    沉浸在幸福中的小女人们,似乎能听明白从歌声中想要传达的是什么,目光只是落在那个令她们甘心付出一切的男人身上。甚至都没注意,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男人已经丢下了锅铲,捧着托盘,以及上面的四碟菜肴走到了她们的面前。

    “老公,你这做的是什么?怎么感觉看起来有些怪?”杨木凝视托盘中的菜肴,不由自主的微微皱眉,身边的小包子也是频频点头,似乎很认同的样子。

    “这个呢,是醋溜酸菜,佛手炒苦瓜,朝天椒烩小米椒,咸肉炖咸菜。”赵永齐乐呵呵的指着那四盘怪味菜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