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千四百六十七章 三年之期30
    ,!

    “傻孩子,你这都要结婚了,难道还要让我们这些老东西来搅合你们的小日子?”院长笑眯眯的数落一句,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更浓了几分。

    “这傻小子呀,从小到大,脑袋就不好使。”伍老爷子乐呵呵的说道:“结了婚,过日子就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喽,不停媳妇们的话,小心被收拾!”

    “哈哈哈……”听到还有人会说赵永齐“脑袋不好使”,房间中的众人皆是一阵笑声。

    “这有什么?”赵永齐一拍胸口,满脸自豪的说道:“我找的媳妇,那自然是要听我的,谁要是有意见,我直接先把她给丢出去。”

    “哎!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这么好的媳妇,你打着灯笼都再难找到了。不知道疼人!”嗔怪的瞪了眼赵永齐,院长拍拍一直住在手心里的杨木小手,柔声望向她和身边另一侧的小包子说道:“这傻小子要是敢欺负你们,就来告诉我,我给你们做主。”

    “嗯,奶奶真好!”

    马屁又不要钱,小包子和杨木自然是立刻就送上马屁一堆,哄得老人家开开心心。

    看着女人们说了好一会话,伍老爷子起身拍拍赵永齐的肩膀,笑着说道:“小子,陪老头子出去走走,看看你这院子修的怎么样。”

    “行!”知道伍老爷子肯定是有什么话想和自己说,赵永齐随口对其他人交代一声,就跟在老爷子身后,慢慢走出了大厅。

    在花园里闲逛片刻,伍老爷子点点头说道:“你小子这院子倒是修的不错,是个养老的好地方。”

    “你要是喜欢,就干脆搬过来住,反正房间也有的是,不行再扩建出去都可以,这边的地可全部都是我家的。”并肩而行的赵永齐笑眯眯的说着。

    只是摇摇头,伍老爷子并没继续多说什么,反而双手背负在身后,慢慢向前走去,口中则问道:“据说,前段时间帮国安破了个大案,有这回事?”

    “有,确实有这回事。正好,我也有事情想问你。”赵永齐双眼一亮立刻就开口回答。

    “想问什么就问吧。以前你小,总以为你不懂事,而且也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本想着和你也没什么关系,所以一直没告诉你。既然,现在又纠缠到了一起,那么让你知道也没什么。”伍老爷子倒是很好说话的样子。

    “我就想问,金水桥里的那几位**oss,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赵永齐立刻将心中已经留存了很久的疑问说出来。

    “也没什么,就是一起蹲坑,一起扛枪,一起上过战场的关系。”伍老爷子站定在小池塘边上,看着其中的水生植物,像是回忆般说道:“你应该也知道,咱们国家的特种兵,认真算起来也没建设多少年,对吧?”

    “嗯,这个我稍微知道一些。”赵永齐点点头,干脆自个坐在池边的岩石上,望向伍老爷子。

    微微带头,老人家笑眯眯的回头说道:“其实,所谓的特种兵,最早在朝鲜战场上就有雏形。那时候,部队里为了对付美国佬的狙击手,就挑选了一批枪法好的战士,让他们拿上苏联援助的精确型莫辛纳甘步枪,专门在战场上找有价值的目标。只不过,那时候咱们的战士管他们叫‘打黑枪的’,而没有什么狙击手的概念。等到朝鲜战争结束之后,国家开始组建正真意义上的特种兵,当时也叫‘特务部队’,这才算是有了真正的特种部队。”

    “原来是这样。”赵永齐点点头,随即抬头问道:“那老爷子你是特种兵出身?”

    “你说呢?”回头笑着冲赵永齐眨巴眨巴眼睛,伍老爷子笑道:“你以为你这副身板是怎么来的?还不是我从小把你给练出来的。第一个特种部队团级单位组建的时候,我就是一营的营长!而你口中的那些所谓**oss,那时候还只能在我手下混个连长排长干干。”

    “我靠!”赵永齐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瞪住伍老爷子说道:“我就知道你这老家伙觉得不简单,否则,光是那套拳法就不可能这么厉害。”

    “哈哈……傻小子。”宠溺的看了眼赵永齐,伍老爷子的笑容显得更慈祥。

    “那你后来怎么不混部队了?按你那级别,怎么也不可能随便被退役的吧。”赵永齐想了想又疑惑的说道:“那两位**oss,隐约说过什么,好像三四十年前,发生过什么的样子。”

    “嗯,确实发生过一些事情。”伍老爷子点点头,有些落寞的叹息一声说道:“咱们的国家,从出现开始就到处是苦难。刚建国,美国佬就来搞朝鲜,把本来就是烂摊子的国家,拖累的更严重。之后,我们自己又犯了错误,进入倒退的十年。好不容易,一切都要回归正轨的时候,几位伟人又接连去世。当时,我已经是王牌军的师长,老军长接到了病榻上的总理命令,要和平完成权力交接,于是在没有军部明确命令的情况下,调动军队完成对首都的封锁,这才瞬间扼杀住某些人想要蹚浑水的意图,并且总算是不负使命,顺利完成权力交接。但是……哎。”

    “我懂了。”赵永齐拍拍手掌,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是不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这种老套路?”

    “没错,就是这种老套路。”伍老爷子叹息一声,坐在了赵永齐的边上,望着水面说道:“老军长被扣上了意图造反的名号,直接被抓走。当时,谁都不敢出来说话,人人自危,整个部队也被兄弟部队给暂时缴械扣押。”

    “然后,就只有你个死脑筋的老家伙,傻里吧唧的跳出来,去给你的老军长分辨是非,结果事情没搞定,反而把自己也给陷进去了是吧?”赵永齐乐呵呵的拍拍伍老爷子肩膀,“做人呀,要动脑子!不是什么事情,靠着所谓一腔激情,就能搞定的!”

    “臭小子!”回头一下拍在赵永齐的脑袋上,伍老爷子不满的瞪视道:“那时候,老爷子我要是不站出来,这辈子都不会安生。名呀、利呀、权呀,这些都是浮云,最重要的是良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