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三千五百三十章 终章:地狱天堂10
    跟随救护车一起离开,在医院中照顾了徐文伟一整天,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在老人家的驱赶下,赵永齐这才回到自己的酒店中。

    拖着一天下来略带疲惫的身体,站在客厅宽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夜幕中横店繁华的景象,赵永齐的心却不知道飘去了哪里。

    “人一辈子要经历许多许多,你经历过的,爱过的,只要你的心里依旧存在她们,那么她们就永远都在你的身边……吗?”重复着徐文伟离开前对自己说过的话,赵永齐那深邃的星目中似乎有些什么光辉在闪动,“我似乎有些明白,曲老怪为什么在临行之前,要告诉我守护本心了。可是,究竟这对于我来说有什么意义?”

    心中的疑问依旧没办法解开,感觉自己的脑袋因为长时间思虑而有些发胀,离开了落地窗前的赵永齐,走回自己的卧室中,下意识的看到摆放在遮帘后面的全身落地穿衣镜。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走过去掀开穿衣镜上的布帘,熟悉的那张俊脸顿时就映入了赵永齐的星目中。

    抬手摸摸自己的脸颊,捏捏下巴,甚至轻轻拍了拍巴掌,赵永齐才像是自嘲般笑道:“我在想什么呢,怎么看也是我自己。”

    “对,我就是你,你也就是我。”忽然间,镜子中的“赵永齐”竟然嘴角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就这么突兀的开口说话。

    “……”恐怕任何人在半夜三更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竟然在开口说话,都会因为恐惧而丧失思维能力,此刻的赵永齐也没比常人好上多少,虽然还不至于被吓到尿裤子,但是瞬间瞪圆的星目,以及急速起伏的胸膛,还是显示出他被惊吓时的正常反应。

    “被吓到了吗?呵呵,被自己吓到,也是一种难得的体会。”镜子里的赵永齐,嘴角的笑容更浓了几分,语调中似乎还带着几分不屑的嘲讽。

    “若你换成是我,照个镜子,竟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在和我自己说话,你会不会被吓一跳?”似乎已经恢复镇定的赵永齐,盯住镜子中的自己,同样在嘴角露出的嘲讽的笑容。

    “你的胆子,果然比我想象的大太多。不过也对,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都是一个人,确实没什么可值得惊叹的。”镜子中的赵永齐依旧用聊家常般的语调轻松说着。

    “切,少乱拉关系。别以为你不知道搞了什么鬼名堂就能冒充我,本男神是这么容易被模仿的?”赵永齐不屑的撇了撇嘴,随即却正色说道:“老鬼,你到底是这个什么镇魔盒里的妖魔鬼怪,还是盯上我的那些怨魂?到底有什么目的,就干脆直接的说出来,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哎,果然是做‘人’的时间长了,把一切都忘记了。”镜子中的赵永齐像是极端失望般摇摇头,但随即却正色说道:“我现在告诉你的话,你最好每个字都记在心里,否则,最终的胜利来的太容易,会让我感觉很失望。”

    “哦?那本男神就勉强洗耳恭听吧。”像是从镜子里的赵永齐脸上看出了什么,此刻真正的赵永齐虽然还是用调侃的语调,但的确拿出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力。

    似乎也不在意赵永齐的神情,镜子里的那人淡然说道:“我已经说过一遍,不妨再告诉你一遍,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可以理解成,我们是善与恶,又或者干脆是三魂七魄中的随便两个魂魄。总之,你和我本来就是同一个思维体,只不过在‘表意识’上你更强,而在‘里意识’中却我更强而已。”

    懒洋洋的双手环抱胸前,眨巴几下星目,赵永齐调侃般说道:“哦?那是不是接下来要告诉我说,其实我们是双重人格,共同占用一个身体?大哥,麻烦多接触点现代科学,别整天看科幻行不?现代科学证明,哪怕是真正意义上的双重人格,也不过是人在遭受重大打击或者惊吓之后,为了装鸵鸟而想象出另一个更坚强的人格,用于保护自己脆弱的大脑。”

    “哈哈哈哈……”镜子里的赵永齐仰天大笑,随即却忽然举起手,竟然在镜子上写下一大片不知名字符组成的公式,随即轻扯嘴角笑道:“那么你现在看看,这‘多尔格码’离子光速引擎基础,是不是你,又或者是我,想象出来的?”

    赵永齐原本还不过是随意看看那些字符,甚至已经准备说一句“你随便写点乱七八糟的鬼画符,就准备哄我?”然而,当他看清楚那些字符的时候,脸色却逐渐开始凝重起来。

    像是为了证实什么般,镜子里的赵永齐随手一挥,那些字符就已经消失不见,而他又开始不紧不慢的写下更多,也更负责的公式字符:“那么,现在再请看看,这篇关于虫洞和星门跳跃理论的基础,是不是也靠想象?”

    “你究竟是谁?!”赵永齐面色阴沉到了极点,那原本环抱在胸前的双臂也已经在此刻放下,星目死死盯住镜子中的自己,满脸阴霾的逼问道:“你为什么会懂的亚特兰蒂斯文?”

    “我已经和你说过,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思维体,只不过你占据了表意识,而我才是真正的本我。我、们、同、样、来、至、亚、特、兰、蒂、斯!!”镜子中的赵永齐一字一顿的说出让人震惊之语。

    ……

    “不好,这臭小子的体温在极具升高!”站在古怪石床前的老婆婆,只是摸了下躺在石床上的赵永齐额头,就回头对曲老怪吼道:“都是你个老王八,非要让他接触那邪恶的东西,现在怎么办?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他的本体会被彻底摧毁!”

    “咱们意识交流的时候,你们不也同意了?现在都怪我喽!”曲老怪的脸色同样不太好看,但依旧下意识的张嘴抬杠。然而他的手却已经伸到了赵永齐的胸口上,柔和的乳白色光辉瞬间就将平躺在石床上面色难看的赵永齐,给彻底的包裹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