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 刺杀,又是刺杀
    “文庸兄,好久不见,有失远迎,还请赎罪!”

    魏王府门口,李泰挺着肚子,眯着眼,笑呵呵的迎接李毅。

    “呵呵,魏王如此盛情,倒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李毅皮笑肉不笑的迎了上去。

    “文庸兄,咱们可是好久不见,你回来也不说来王府坐坐,你可不厚道啊。”

    “哦?咱们很熟吗?我来王府不会显得唐突?”

    “文庸兄,你这话可就见外了,你我都是老相识了,你别忘了,我可曾经是山水学院的学子。”

    “是嘛!那还真挺熟的,行吧,既然魏王给面子,我也不能矫情,今天,就劳烦王爷了。”

    李泰顿时大喜。

    “瞧你说的,要什么劳烦不劳烦的,里面请。”

    李毅笑呵呵的跟着李泰进了王府,他表面和气,心里却一直不平静,他总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今天这哥俩都太乖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也怪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要是有所防范,也不至于如此。想必那布局之人也算到了这一点,李毅不由得暗中起了提防。

    跟着李泰进了偏殿,里面早已备好酒菜。

    李泰请李毅入座,然后驱散了下人,整个大殿,只有他和李毅两人。

    “文庸兄,一别五年,你还是风采依旧啊。”

    “哈哈哈哈,王爷说笑了,你也一样,一别五年,你的体重也是有增无减啊。”

    李泰身子一僵,嘴角抽了抽,扯出一丝笑容。“文庸兄还是那么风趣。”

    旋即,李泰迅速转移话题,李毅无所谓,李泰想聊天,他就奉陪到底,他最不怕的就是尬聊。

    事实也是如此,李毅的嘴可是公认的,每个话题说不上两句就能把李泰给噎住,到最后,李泰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文庸兄,闲话少叙,咱们还是说正事?”

    李毅心中冷笑一声。

    “行,客随主便,你想谈什么,咱们就谈什么。”

    “呵呵,实不相瞒,今天本王是有事相求啊。”

    “哦?这还真是巧了,我刚从太子府出来,方才殿下也是有事相求,说什么让我当太子少师,你说这不扯淡一样吗?”

    李毅摇摇头,装作喝醉的样子,眼神看人都有些迷离。

    李泰眼中精光一闪,闪过一丝莫名之色。

    “大哥那是在和你开玩笑,你大可不必当真。”

    “哦?开玩笑?真的?”

    李毅突然玩味的看着李泰。

    李泰脸皮一抽。“这是自然。”

    “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李毅摆了摆手,不再多言。

    李泰顿时松了口气。

    “文庸兄弟,本王听说你一直在家里私设了一个蒙学院?”

    “额,这确有此事,不过,这是陛下允许的。不能说是私设。”

    “啊,对。你看,是本王失言了。哎,其实你在家弄蒙学院,对我大唐可是好事,这整个大唐,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拜你为师呢!”

    “哦?还有这事?这我倒要好好打听打听,如果真有此事,那我倒不妨收几个弟子,正好最近缺钱。”

    “额...哈哈哈。文庸兄又说笑,这整个大唐谁不知道李文庸家里有金山?你会缺钱?”

    “别瞎说?啥金山?我咋没见过?”

    “呵呵,好了,不说这个了。”李泰眼神一转,突然道:“文庸兄,你看,本王现在也有了子嗣,其中有一两个调皮捣蛋,你知道,本王平时事务繁忙,难免会疏忽。所以本王的意思是,不知文庸兄弟可否收他们为徒?”

    李毅心中一震,暗道果然如此,又是一个拉拢他的。什么拜师?就是想拉他上船,李毅一旦答应了,李泰就会顺水推舟把此事传出去,到时候,他就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哎呦,王爷,你说这事巧不巧,就在方才,我进宫面圣,陛下亲自吩咐,让我解散蒙学院,专心国安部的事情。现在我就算想收徒都不能了。”

    “竟有此事?”李泰眉头一皱。“那你的那些学生怎么办?额,我的意思是,文庸兄弟如果无法安排他们,可以把他们交给本王,本王绝对会给他们安排一个好的去处。”

    “又不巧了。”李毅一拍手。“又是刚才,陛下已经把我所有的学生都要走了,说要认命他们到六部当主事,现在连我都没办法指挥他们了。”

    李泰嘴角抽了抽,一时间有些无语,不知该说什么。

    李毅见此,也不在意,李泰不说话,他也懒得说,就在那边自饮自酌。

    不一会,李泰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扑通几声来到李毅身边,坐下,轻声道:“文庸兄弟,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这样,你只需要承认这个名分就可,不需要你亲自教导我儿。”

    李毅打了个饱隔,摇摇头。“王爷,这不是教不教的事,其实你也知道,那国安部根本就没什么事,我在江南五年,六扇门和麒麟卫不照样发展,有我没我都一样。关键是陛下的口谕,他亲口说让我交出所有的学生,你说,我要是在收徒,我是交还是不交?”

    “父皇为什么这么做?”

    “这我就不清楚了,没准是谁惹他不高兴了?嗨,这圣意难测,我们做臣子的,只有听命的份,岂能胡乱忖度?”

    李泰面色僵硬,有些不自然。“呵呵,文庸兄说的是,既如此,那此事就做罢。”

    “恩,真是抱歉,没能帮上王爷的忙。”李毅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抱拳道:“您瞧,王爷,家里还炖着汤,等着我回去开饭,这时候也不早了,要不,我就先回去?”

    李泰闻言,眼角顿时抽搐,硬挤出一丝笑容。“呵呵,既如此,本王也就不留你了,文庸兄请便。”

    “那行,那我就先走了,王爷您别送了。”

    李毅晃悠着身子,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醉了。

    李泰看着桌子上至少一壶的酒,再看看李毅晃晃悠悠的身子,心中忍不住冷哼一声。他又岂能看不出李毅在装醉?只是看破不说破,有时候,装傻对大家都有好处。

    李毅对李泰抱了抱拳,就要往外走,然而,他刚转身,还没迈步,就突然感觉一股寒芒刺来,余墨余光一扫,看到一个黑影飞速射来,容不得他多想,出于本能的,向后一扑,直接连同李泰一起撞倒在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三掌门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