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情债
    和紫衣又聊了一会,李毅变让其带他去找绫罗。

    绫罗是重伤员,住在医院最里面,紧挨着孙思邈的小院,这里不但安静,而且还能让孙思邈随时诊病。

    李毅来到这里后,发现小院不远处很热闹,大长老、二长老和孙思邈正在低声讨论着什么。

    “道长?我来了!”

    李毅向孙思邈问了声好,便把目光放在了大长老和二长老身上,主要是大长老,李毅可是知道,这位可是和他师父有关的人啊。

    “你就是李毅?”大长老一见李毅,神情有些恍惚。

    “晚辈李毅见过前辈,晚辈还要多谢前辈今日出手相助。”

    大长老本来神色温和,但一听李毅的语气,顿时脸色一冷。“哼,不用了,我也只是为了还你人情罢了,从今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说罢,大长老转身就走,留下李毅一人尴尬的不知所措。

    二长老也很尴尬,踟蹰片刻后,向李毅道了声歉,便追上大长老离去。

    李毅摸了摸鼻子,有些蒙。“道长,我说错什么了吗?”

    孙思邈摇摇头。“老道也不知,你和这大长老有过节?”

    “怎么可能,我是第一次见他,难道他和我师父有过节?”

    “你师父?房相?”

    “不是,是我茅山宗师!”

    “王远知?那就难怪了!”孙思邈和王远知年岁相差不是很大,算是一个时期的人物,所以,直呼其名也没什么问题。

    李毅听罢,倒是有些好奇。“道长,为什么我师父就难怪了?”

    “呵呵,你有所不知,你师父当年也是一等一的风流人物,没出家之前,也招惹不少女子,出家之后桃花运都一直不断,不过,你师父一心修道,了却凡尘,不知伤了多少女子的心啊。”

    李毅顿时目瞪口呆,他认识王远知的时候,王远知年已过百,头发都白了,想惹桃花都不可能。

    不过听了孙思邈的解释,李毅也算是释然了。都是情债惹的祸啊,李毅估计是他刚才客气的态度热闹了大长老,没准当初王远知就是这种态度拒绝的大长老。他也是被殃及池鱼,不过,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还是长辈的,有什么委屈他都得憋着。

    “话说,道长,您年轻时不会也是到处招惹桃花运吧?”

    “哈哈哈!”孙思邈爽朗大笑。“老道年轻时,相貌普通,身世普通,无金无银,无官无职,只是师父身边的药童,就算后来出了师,也是行走于山野之间,哪里来的桃花运啊!”

    “一个都没有?”李毅眼睛瞪的老大。

    孙思邈神秘一笑。“怎么?你打听的这么详细,是想和我一起修炼童子功?”

    李毅连忙摇头。“不不不,我已经不是童子了,练不了道长的神功。”

    “没关系,先天的不成,后天的也是可以的,你还年轻,完全来得及!”

    “不不不不,道长,你别吓我,我可是贪酒好色的俗人,做不了你们这样的出家人!”

    孙思邈遗憾地摇摇头。“可惜了,唉,如果当初王远知能好好教导你,没准我道家又会出现一代宗师啊!”

    李毅狂翻白眼。“得了,这个话题打住,别说宗师了,啥师我都不干,大好年华,我还要尽情享乐呢。说正事吧。”李毅神色一怔道:“道长,青木的伤势如何?”

    提到正事,孙思邈神色也凝重起来。“身体上来说,已无大碍,此女身体底子很好,虽然多次险些丧命,但还是被他挺过来了。但是,他所中之毒太过阴邪,不但伤**,还损伤精神。以至于现在她虽然醒了,但却是前尘往事尽忘了!”

    “什么?失忆了?”李毅呆住了。绫罗居然失忆了,这个结果让李毅是措手不及,按理说,绫罗失忆,对他有好处,最起码不会缠着他了,但是李毅却总觉得过不去心里这道坎,而且,绫罗失忆,影响太大了,不说别的,六扇门就是个大问题,李二之所以相信六扇门,很大因素是因为青木,一旦青木失忆了,难保李二不会多心啊。

    “道长,他这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目前来看,是暂时的,因为此女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只是他的记忆也是时有时无,老道猜想应该是那股剧毒压制了她的精神力,如果能想办法驱逐这股毒素,或许,还有的一救。”

    “怎么驱逐?”李毅急忙问。

    孙思邈摇摇头。“这个老道也不知,精神病症最为难测,老道也难以把握,只能随缘。据老道观察,此女子生的一副福相,以后定能逢凶化吉。”

    李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对道家这些话,他都听的够够的了,没见在谁身上应验。

    “那我现在能进去看看她吗?”

    “可以但要注意,不要让她太过激动。”

    “我知道了。”

    李毅苦笑着摇摇头,这一次算是真的亏大了,一下子多了两个精神失常的病人,估计以后有的他受得了。

    李毅进了小院,便发现梅灵正在伺候绫罗,而绫罗则是坐在躺椅上,静心养伤。绫罗身体已经脱险,没什么大碍,只需要静养就好,她躺的躺椅是医院特制的,属于高级移动性病床,安全得很。

    “李毅,你怎么来了?”

    李毅刚一进院,梅灵还没说话,绫罗居然率先开口。

    李毅都愣住了,因为绫罗对他说话时,语气异常冰冷,没有丝毫的感情。绫罗受伤之前,也就是做青木时,虽然说话也是冷冰冰的,但对李毅说话时,李毅却能感受到一股独特的温柔,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完全消失了,一时间,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啊,我来看看你!”

    李毅干干一笑,有些不知所措。

    “事情办好了?”

    “啊,郑浩然死了,侯亮也被捕了!”

    绫罗冷漠的点点头。“干得不错,既然如此,你就先回去吧,等我养好伤,我自己会回去的。”

    说罢,便让梅灵推回了小院。

    梅灵自始至终都没能插一句嘴,对着李毅苦笑一声,便带着绫罗回了屋。

    李毅摸了摸鼻子,再次尴尬了,他突然反应过来,他才是顶头上司,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绫罗失忆后居然变得这么霸道,他真的失忆了吗?李毅抓了抓头发,总感觉今天的事情都好诡异。

    正在他心里有些烦躁,想要一个人静静时,突然看到钟言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少爷,宫里的杨公公来了,有陛下的圣旨!”

    李毅心里咯噔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