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逼迫
    “你说,如果这事真的被侯亮混过去了,那他还怎么活过来?那岂不是说,只要你一天不死,侯亮就一天不能露面?”

    李毅翻了个白眼。“说你笨你还不承认。这年头,谁还没个私生子?侯君集只要把侯亮偷偷送出去,过个一年半载,等此事平息了,他只需要将侯亮打扮一下,换个名字,就说是自己在外的私生子,你又能把他怎样?反正侯君集就这么一个儿子,嫡子还是私生子对侯君集和侯亮来讲,都没什么影响。”

    “额,还能这样?先不说这个了,破案要紧,既然咱们知道了侯亮是假死,那怎么拆穿他?”

    戴顺德一心只在案子上,急忙转移话题。

    “我也不知道,这假死丹没有解药,只能让他自己主动醒过来。”

    “那这假死丹效果是多长时间?”

    “梅灵说是六个时辰,但是也不一定,毕竟药物这东西,有些误差很正常。”

    “侯亮是子时前一刻钟死的,也就是说,我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将他逼醒?”

    李毅点点头。“的确如此,而且,你还要考虑药物的不确定性,以及侯君集是否会提前抢人。在者你需要确定,侯亮身份还有没有其他的假死丹,万一他醒了之后在吞服一枚,那我就真的完了。”

    “你说得对!”戴顺德一拍大腿,就要往外走。

    “你干什么去?”

    “给侯亮搜身,万一他提前醒了,又吃了一枚,那就真出事了。”

    “也好,如果你搜到了丹药,就去帝都医院找梅灵,让他确认,然后再把药教给孙道长,看看他是否能研制出解药。”

    “行,我知道了!”

    “老戴,这次就拜托了!”

    戴顺德咧嘴一笑。“跟我还客气什么。”

    清晨,李府。

    “哎,你听说了吗这次少爷之所以入狱,全是因为被大爷害的。”

    “恩,我听说了,是大爷的侍女做了奸细,据说差点害死公主殿下。”

    “啧啧啧,真是作孽啊,你说咱们这个大爷也真是个扫把星,自己出也就算了,还要祸害家人,真是李家之不幸啊!”

    “嘘,都小声点,少爷亲自定的家规,不予许咱们背后议论主子,你们都不想好了?”

    “哎呀,我们这不是替少爷着急吗?咱们李府要是没了少爷,那岂不是天斗要塌了?”

    “说的也是,李府要是没了少爷,那就真的要垮了。”

    “真希望少爷能早点出来”

    几个侍女躲在角落处,窃窃私语,但这样的言论,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李府,整个李府上下到处都是这样的议论之声。

    “伯母,这样真的行吗?”

    角落处,一种女子聚在这里,文成有些担心地问。

    崔氏紧咬着嘴唇,眼神中满是担忧和紧张,但是嘴上却异常的坚定。“毅儿说的不错,乱世当用重点,疾病当需猛药,这一次,我一定要让夫君回心转意。”

    “对了,伯父怎么样了?”冰玉问道。

    “哦,伯父一直待在主楼,守着长乐姐姐,没有离开。”武媚娘快速答道。他现在掌管着整个李府的防卫,对李府的一切都是了如指掌。

    “不好了”

    突然,鲁明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怎么了?”崔氏神色一紧,急忙问道。

    “刚才大爷突然向祠堂走去,手中还提着一把刀,我感觉大爷神色很不对。”

    鲁明话还没说完,崔氏便跑了出去,众女见状,也急忙跟上。

    李家祠堂前,李德謇神情有些绝望与悔恨的跪在门外,手中紧紧的攥着一把刀,不知再想什么。

    “夫君~!”

    崔氏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看到李德謇的状态,神色顿时大变。最坏的结果还是发生了,她逼得太紧,李德謇承受不住了。

    “你们别过来。”

    李德謇举起刀,突然神色狰狞的转过身,看着众女。

    “好好,我们不过去,夫君,你当心。”崔氏神色一紧,急忙带着众女后退。

    “你们走吧,我是李家的罪人,也是佛家的罪人,我就是一个废物,我要去见佛祖,祈求他救赎我。”

    “夫君!”

    崔氏脸色大变,急促的喊到,声音都有些颤抖。

    李德謇看着崔氏的神色,一时间心痛不已,但是想到自己犯下的过错,他又没有在活下去的勇气。

    “水柔,这辈子,是我错了!”李德謇,说着就要自尽。

    崔氏急的眼神瞬间就出来了,不顾一切的就要往前扑,却被众女拦住。鲁明等人神色凝重,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大喝突然传出来。

    “不要拦着他,让他去死!”

    所有人顿时一愣,转身一看,全都惊住了,就连李德謇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李靖神色悲戚,更多的却是愤怒。

    “孽子,你就是一个孽子,想我李靖英明一世,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孽子?”

    “爹,是孩儿错了。”看着李靖,李德謇再也绷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李靖指着李德謇,恨铁不成钢的怒声道:“你是错了,但是你根本就不知你错在哪了。我李家的种不怕犯错,人非圣贤,孰能无错?你一心向佛,我没说什么?这事你自己的路,你自己的选择,你要是能坚持,我不会说什么。但是你现在居然在这里因为一点打击就寻死腻活,其实丈夫所为?德謇,我李家的人,可以站着死,但是绝不能窝囊的死,你想想你的侄儿,毅儿才十七岁,却因为你不争气,硬是挺起了诺大的李家,不但让李家起死回生,还让李家蒸蒸日上。这其中的艰辛,你能体会到吗?你不能,因为你没有毅儿那份骨血,毅儿做事,哪怕天塌了,他都能自己咬着牙站起来顶着,你呢?”

    李靖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已经虎目含泪。“德謇,在这李家祠堂,当着老祖宗的面,你好好想想吧,如果你想不通,你可以去死,但是到下边,你绝对不要说是我李家的种,我李靖,不同意!”

    李靖说完,毅然转身离开。

    其他人本想留下,却都被李靖赶了出去,包括崔氏等众女,只留下李德謇一人跪在祠堂前,久久无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