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安抚
    ,精彩小说免费!

    略显昏暗的酒馆中,众女围着长乐,低声的安慰着...

    李毅快步走到长乐面前,慢慢抓起长乐的手,柔声道:“质儿,我是夫君,有我在,不要怕!”

    长乐被吓得不轻,脸色发白,双目无神,浑身冰冷。李毅的到来或许是让她找到了宣泄口,她慢慢抬起头,看着近在眼前的李毅,双目渐渐恢复些神采。

    “你...你是夫君?”

    长乐颤抖的发问,似是不敢确定。

    李毅心疼的感觉心被扎了一下,握着长乐的手慢慢用力,同时声音轻柔且坚定的回答:“质儿,我是夫君,有我在,不用怕!不用怕!”

    “夫君...夫君...!”长乐呢喃片刻,突然一把扑到李毅怀中,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夫君...呜呜呜...你终于来了,死了,死了好多人,好多...好多尸体...”

    李毅仅仅抱着长乐,眼中的杀气仿若凝成实质,他能感受到长乐的害怕,更能明白那种惊惧感,当初他第一次杀人时,也是难受了好久,连苦胆都差点吐出来。更何况长乐一介女子,不但被追杀,还亲眼看尽那么多人死在自己面前,那种恐惧感,饶是坚强如长乐也根本受不了。

    众女面色也都不好看,他们来时虽然没看到尸体,但是门口的血泊和刺鼻的血腥味,仍旧让他们恶心的直想吐。

    长乐趴在李毅怀里哭了好一会,嘴里一直不停地叨咕着,李毅就这么抱着长乐,不停地安慰着她。

    直到过去良久,长乐终于睡了过去......李毅轻声命人做了副担架,然后把长乐抱到担架上,想要起身离开,却发现长乐死死的抱着他不松手。

    李毅没办法,便只能抱着长乐往府中走去,其实让别人送长乐回去,他也不放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李毅带着众女往回走,却把六扇门众捕快都洒了出去,要求只有一个,天亮之前,必须有郑浩然的消息,否则六扇门解散。

    江谢二人不在,他们早就亲自追击郑浩然去了,接受命令的是冷血,此时六扇门一众捕快心中都憋着一股气,今天的事,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耻辱,其实他们早就来城内了,麒麟卫一早就给了他们消息,但是因为鬼市琐事繁多,他们一时有些手忙脚乱,耽误了时间,这才给了郑浩然可乘之机,否则,这件事有避免的可能。因此对于六扇门而言,这次的事,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个天大的耻辱,如果不能找到郑浩然,估计他们自己都没脸见人。

    冷血带着数百捕快急匆匆的跑了出去,李毅则带着一队卫兵回到了李府。一进府中,老爷子和伯父伯母都等在正堂,老太太身体不好,这是没惊动她。李毅简要的说了几句,便把李毅交给了伯母,照顾人这事还得伯母擅长。

    李靖没说什么,只是一直坐在正堂,为李毅压阵。

    李毅也不矫情,直接就在正堂议事。

    “墨兰,说说具体情况!”

    墨兰浑身是血,一只胳膊也受了伤,不过,她却面无异色,表情淡淡回道:“回少爷,半个时辰前,有一个身穿六扇门捕快服饰的人拿着你的随身扇子来找夫人,说您身受重伤,还说府中有内奸,不让夫人将此事告于别人,要夫人单独前去,有要事商议。夫人因为担心您,情急之下,也没想太多,只是暗中吩咐嫣儿夫人将此事告知冰玉夫人,然后便带着我们前往静雅轩,路上便遭遇伏击,对方有五百余人,大多是高手,他们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劫持夫人,我们拼死掩护夫人逃脱,伤亡惨重,好在最后冰玉夫人带着鲁护卫等人到来,才将敌人杀退!”

    李毅听罢,接着问:“咱们死伤如何?”

    “死十一人,重伤五人,轻伤四人!”

    李毅手中青筋顿时鼓起,一共二十人,居然死了一般,剩下的也是个个带伤,自从他出山以来,还是第一次上手下人伤亡如此惨重。

    “鲁明呢?”

    “他们在配合六扇门追踪郑浩然!”

    李毅摆了摆手。“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墨兰抱了抱拳,退了下去。

    “冰玉,媚娘!”

    李毅召唤一声,他特意留下了俩人。

    “少爷!”“哥哥!”

    “恩,你们派人彻查全府,我的贴身扇子被盗,府中肯定有内奸,帮我查查是谁,顺便在肃清一下李府,发现身份不明者,轻则杖刑,重则杖毙。敢在我李府安插人手,就需要付出代价!”

    “哥哥,那如果是那里的人呢?”

    “放心吧,咱们府中不会有那里的人,有也是别人的。”

    武媚娘和冰玉点点头,领命而去。

    等所有人都走后,李毅才转过头,看着李靖,询问:“祖父,这一次,恐怕要连累您了!”

    已经脸色一拉。“臭小子,你是我孙子,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这次,你不光要给长乐一个交代,还要给老夫一个交代,敢欺负我李府的人,必须付出代价,你尽管放手去做,出了事,咱们祖孙二人一起扛着。”

    李毅心中一暖,见李靖要起身,急忙上前搀扶。

    “一边去,老夫上马能作战,下马能统军,还用你扶?”

    李毅干笑一声。“孙儿知道祖父身体硬朗,我这不是表一下孝心嘛!”

    “哼,要想表孝心,就斩敌首给我看!”

    “祖父放心,孙儿保证郑浩然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恩,你办事,我放心,我先走了!”

    “祖父去哪?”

    “你说呢,当然去看看那帮老家伙,咱们李家的事,咱李家自己解决就好,没必要牵扯无辜!”

    李毅闻言,耳边突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大嗓门,顿时了然。遂躬身送李靖离开,没再多言。

    李靖走后,正堂一下子黯淡下来,李毅回到主位上,拿起一块抹布,抽出腿中的刺刀,慢慢的擦拭着......

    夕阳西下,月上中天,漆黑的夜色降临,李府正堂一片昏暗,李毅独自坐在正堂中,静静地等待,突然,他耳边传来一阵响动,李毅骤然睁开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