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6章 李毅的流氓本性
    ,精彩小说免费!

    李毅回府,李府再次热闹起来,没有李毅的李府,总是缺点什么,现在李毅回来了,李府也仿佛有了生机一般。

    李毅和众人说完那话,便去给祖父祖母请安,陪着二老聊了一上午,直到红拂女困倦,他才退了出来,中午,李府一家人吃了个团圆饭,足足摆了五张圆桌,一帮熊孩子就独占了三张桌子。

    下午,李毅去了房府,被师娘房夫人好一顿埋怨,李毅这段时间几乎每去过房府,房夫人还真想的紧,李毅和房遗爱被房玄龄耳提面命训了一个时辰,之后,李毅又单独和房玄龄聊了整整一下午,将以前和以后的事情基本上都说了个通透,李毅也得到了不少指点,对以后的行动有了不少的把握。

    第二天一大早,李毅先去上了个朝,他虽然无官无职,但是他还有侯爵在身,上朝的身份还是有的,他上朝有两个原因,一是纯粹为了恶心某些人,这段时间,他被贬职以后,跳出来不少落井下石的人,有的说他失了圣眷,有的说他遭了报应,坊间、报纸甚至朝堂,到处都有这些人的言论,皆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李毅虽然想低调,但不代表他不会反击。

    在朝堂上,李毅大闹了一顿,对几个骂他最凶的人指着鼻子痛骂一顿,当场就气昏了三个,剩下的脸色也跟吃了苍蝇一般难受。却很少有还嘴的,只能不停的抗议。李毅光脚不怕穿鞋,但那些官员可不敢和李毅对骂,李毅削官对他影响不大,但是他们要是大闹朝堂,那这辈子就完了。最终结果,李毅因为扰乱朝堂,被再次降爵,成为渭南县伯。不过,他的战果却很丰富,三个官员被他气昏,两个因为失去理智言语不当,被削官罢职,剩下的也被李二以诽谤当朝侯爵的罪名官降一等,罚奉一年。

    李毅这一顿乱拳,打的朝堂百官是措手不及,损失惨重。而且,因为李毅特殊照顾,这些官员里,大部分都是刑部和大理寺的,也怪他们自己作死,或许是他们听到了一些国安部的风声,就属他们闹得最欢,李毅不收拾他们收拾谁?

    下朝之后,朝堂上发生的事,便以飓风般的速度刮变了整个官场,时隔两个月,李毅再一次震惊了所有人,长安大小所有官员,都对李毅“刮目相看”,他们这一次,算是真正的认识到了李毅的本质,这就是一个吃不得半点亏的流氓,甚至比纵横长安的哼哈二将还可怕,哼哈二将虽然也蛮横,但是他们却有个限度,毕竟都是在朝为官,低头不见抬头见,谁做事都会留个底线,因此,就算程咬金在朝堂上再怎么犯浑,也只是口舌之快,占点嘴上便宜。

    但李毅不一样,你要是招惹他,他是真的不顾及丝毫情面,当众打脸不说,还会把你往死了整,就这一次,一些人也只是说了些风凉话,却被李毅折腾的不但颜面尽损,还削官罚奉,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李毅那样不缺钱,贞观朝的官员,很多人日子过得都比较紧巴,那些俸禄对于很多人来说,那就是维持生活的口粮,但是,现在什么都没了。

    仅仅一个上午,李毅的名声便彻底臭了,所有人见到李毅都好似老鼠见到猫,生怕惹到这位爷。但好处也有不少,那就是,从这次以后,李毅的敌人少了不少,至少一些阿猫阿狗不敢随意的跳出来了。

    立政殿,李二怒气冲冲的瞪着李毅,那眼神,恨不得把李毅活吃了。

    而李毅却是面色淡然的坐在一旁,慢条斯理的摆弄着桌子上的茶具,仿佛毫不在意一般。长孙皇后好奇的问了个经过,得知事情始末后,也是无语的看了李毅一样,然后又是无奈的看了看李二,便自顾自的离开了,她知道,这两位肯定闹不起来,一个舍不得,一个混不吝。

    “你看看你小子干的好事!”

    李二瞪了李毅一会,见李毅根本不在意,终于悻悻的坐了下来。

    李毅闻言,这才抬头,笑嘻嘻的给李二倒了杯茶,淡淡道:“岳父大人,您消消气,别为这点小事,气坏了身子骨,不值当!”

    “小事?”李二咕哝饮了一口茶,然后咂了咂嘴,似乎觉得很好喝,自顾自的又到了一杯,然后再次一饮而尽,这才感觉舒服不少。“你一次性让刑部和大理寺少了三分之一的官员,这还是小事?”

    “呵呵,一帮酒囊饭袋,连个鬼市都搞不定,损失了,正好给六扇门挪位置。”李毅满不在乎的道。

    “你小子,别转移话题,朕说的不是这个,你小子这么做,考没考虑过后果?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算是彻底得罪了所有人?”

    看李二是真的生气了,而且对自己也是真的关心,李毅心中一暖,咧嘴一笑。“岳父大人,您是不是忘了,我本就不是官场的人,用得着在意他们的态度吗?再者言,我这国安部,六扇门是从刑部、吏部、大理寺手里抢权力,本来就是得罪人的事,麒麟卫更是了不得,麒麟卫的存在,就是为了替您监视天下,包括文武百官,这本就是一个得罪人的活,只要有麒麟卫在一天,我就甭想受人待见,既如此,我又有什么顾忌的?”

    李二听罢,身子顿时一颤,眼睛盯着李毅看了一会,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

    李毅不在意的摇摇头。“是,也不是。其实没什么考虑的,从一开始,小子走的就是一条与众不同的路,这条路要想成功,就必须从别人的手里夺食,所以,说起来,这天下,除了陛下您和天下百姓,其余人,皆算是我的敌人。这是我少年得志应该付出的代价。”

    李二顿了顿,叹了口气。“可是,这条路太难走了。”

    “呵呵,小子都不怕,您怕什么?对于我而言,只要陛下您信任我,那所有敌人磨难,对我而言,就都是土鸡瓦狗!”

    李二怔了怔,突然露出一丝笑容,君臣二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