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9章 烟花易冷,霎那永恒!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

    “这....”

    “我的天......”

    李府后宅,无论是众女,还是侍女小厮,望着眼前的一切,全部都震惊的失去了思考,他们忘记了所有的一切,眼中、耳中、心中,都只剩下天空中那一抹绚烂,那是一种不该出现在人间的美丽,犹如刹那芳华,连老天都要妒忌,因此才会让它一闪而逝,但就那一霎那的美丽,却让可以在所有人心中,成为永恒。

    瞭望台上,李靖和长孙皇后呆滞的举着手中的千里镜,满脸的不可置信。

    一边,哼哈二将齐齐张着大嘴,眼珠子瞪得如铜铃一般,整个人如痴傻一般,连嘴角流的口水都不知擦拭。

    在场的其他人,像房玄龄、长孙无忌、魏征、李绩等人,都是齐齐失态,活了这么久,他们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美丽。

    就连始作俑者的李恪和袁天罡,也都陷入呆滞之中,当初由于怕提前泄露,所以,众人没见过成品的样子,他们只知道李毅说成功,他们才罢休,至于怎么算成功,他们根本不知道,直到此刻,他们才知道,他们到底研制出了何种神物。

    “这...这是何物?”

    良久,李二才缓过神来,幽幽的问道,连他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有些颤抖。

    “父皇,这是李毅和袁道长等人呕心沥血研制出来的,名叫烟花,是从火药演化而来!”

    “烟花?火药?”

    李二咀嚼着这两个词语,眼中神采毕现。

    “陛下,此物和火药,皆是神物,于我大唐有大用,绝不能外泄。”

    最先反应过来的,便是李靖,这里面,就他的岁数最大,也最沉稳。虽然只是第一次见,但是他却意识到,这烟花和火药,于军中,皆有大用。

    李二也是一脸凝重的点点头,他现在再想,是不是马上下去阻止李毅的“胡闹”,相比于国家大事而言,李毅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胡闹。

    李恪见此,想起了李毅的嘱咐,急忙进言道:“父皇,对于此事,毅哥儿委托我向您禀报。”

    李二不动声色,示意李恪走到一边,俩人来到僻静处,李二沉声道:“说!”

    “是。”李恪定了定神,仔细回想李毅说的话,不敢有丝毫遗漏。“父皇,毅哥儿说,这烟花和火药,论其重要性,绝对是最顶级的国家机密,将来甚至可能左右一场战争的胜负,不过,现在一切都是初创,所有技术都不是很成熟,需要悉心研制,短时间内,无**成。而且毅哥儿还让父皇放心,无论是烟花还是火药,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参与制作的更少,只有他、袁道长、墨封、铁焱和林江五人,而且,其中最关键的秘方,除他之外,无人知晓,就连今天的行动,也经过周密的保密措施,绝对不会有外泄。这点儿臣可以作证,因为今天的事是儿臣配合战狼一起完成的。最后,毅哥儿说,火药的研制需要耗费无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但是一旦功成,其作用,不亚与九阴真经至于武林群雄,甚至九阴真经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李二倒吸了口凉气,他虽然会意识到火药的重要性,但却没有想到,此物居然会如此重要,他没有怀疑李毅会夸大言辞,因为李毅一般说话,基本上都是藏着一半,从没说过大话,事实证明,凡是他弄出的东西,作用都比他的承诺要重要得多,也因此,李二对火药的重视已经提升到了顶点。

    李二眼神逐渐坚定,旋即吩咐道:“吩咐李毅,今天结束以后,让他持令牌连夜进宫见朕。另外你替朕传令给秦战,让他派出所有的战狼,务必保证今天的事情,万无一失,真不希望火药和烟花有丝毫的泄露。”

    李恪急忙应是,旋即他顿了顿,迟疑片刻,还是忍不住说道:“父皇,既然此物如此重要,要不要让李毅取消今天的行动?”

    李二笑着摇摇头。“算了吧,那小子精心准备了这么久,要是说取消就取消,那朕也太不厚道了,而且,也会辜负那小子的一片苦心。再者,那小子既然敢做此事,必然有着万全的把握,朕派出秦战,也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李恪有些羡慕地摇摇头。“这大唐,也就他,能让父皇如此纵容了,啧啧,派出整个战狼,如此殊荣,天下独此一人了。”

    李二哈哈一笑。“为了这小子,这点事不算什么。恪儿,你要知道,李毅之于我大唐,远远不是战狼能比的。再者言,这战狼本就是他的,朕横刀夺爱,这次也算是稍稍对他补偿罢了。”

    李恪摇摇头,没再说话,虽然他还是不理解,但是他也没在多问。他早已退出u,对于这些事,他不再关心,也不想关心。

    李二看透了李恪的心思,心中有些不忍,也有些欣慰,在他看来,李恪能想通,做出现在的选择,是最好的结果。

    ......

    “这是什么?”

    李府,众女也在问着同样的问题。

    李毅看着满天绚丽的烟花,同样很是迷醉,十六年了,他也十六年没见过烟花了。“这是烟花!”

    “烟花?”长乐微微蹙眉,李雪雁也皱紧了眉头,他们总感觉很熟悉,突然,他们惊喜道:“啊,我想起来了,毅哥哥,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烟花易冷,人事易分中的烟花?”

    “不错,正是那种烟花。烟花,始于尘土,生因烟火,蕴由精金,破出纸木,升入云雾。在冲破重重阻难,直入云霄,历经万险,就为那一刹那的绚丽,终于冰冷,却成为永恒。”

    “好美,烟花易冷,人事易分,直到此时,我才真正的理解了这句话。”

    长乐痴痴地望着夜空,眼中陷入迷离。

    “毅哥哥,现在的我,就感觉自己仿佛是那绚丽的烟花,既感动,又幸福。但文成不想冷却,毅哥哥,你说,我们能成为永恒吗?”

    众女闻言,居然都生产一抹悲戚,即使被烟花的绚丽所感染,也是由己度人,想象自己很可能像烟花一般。

    李毅不由得有些哭笑。“哈哈,你们几个,还真是多愁善感。放心,只要有我在,你们的烟花就永远不会消失!”

    “真的吗?”李雪雁傻傻的问。

    “不信?”李毅神秘一笑,旋即向某处大喝一声。“来人,把洒家的坐骑推出来,今天,我就让你们亲身感受一下,什么叫不夜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