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 狄仁杰拜师
    “狄知逊拜见众位相公、将军。”

    狄知逊为了以防万一,出了东宫就回了家,然后带着狄仁杰就来到了李府,谁知道,他来的不是时候,居然正赶上老国公回府,他本想转身离开,但是人都到门口了,要是在离开,那就更失礼了,因此,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但是,他还是低估了李府宴会的规模,他真没想到,只是老国公回府,居然就让如此多将军相公亲自过府,这些人可都是大唐朝廷最顶尖那一小撮的存在,他们加在一起,连太子都得退让,饶是以他的心性,也有些口干舌燥。

    房玄龄等人根本没理狄知逊,而是纷纷把目光放到了狄仁杰身上,他们知道,这才是李毅的徒弟。

    房玄龄看了看,不禁皱眉。

    “怎么这么小?”

    狄仁杰如今才四岁,什么都不懂,也看不出资质和心性,难怪房玄龄不满意。

    李毅一把拉过狄仁杰,对房玄龄道:“师父,您别看他年纪小,这可是一个绝世天才,他的聪明才智仅次于徒儿,而且为人刚正不阿,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好徒弟。”

    房玄龄冷哼一声,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听进去,其他人也是撇撇嘴,暗道:这小子还真不要脸,就算夸徒弟也不忘记带上自己。

    房玄龄把目光转向了狄知逊,他了解李毅,既然李毅张嘴了,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决定,轻易不会更改,那他这个做师父的,只能替李毅好好把把关。

    然而,房玄龄凝视着狄知逊片刻,突然感觉有些熟悉,遂问道:“咱们是不是见过?”

    狄知逊急忙躬身答道:“回相公的话,下官原是太子府的小吏,曾给您送过奏折。”

    房玄龄这才恍然,旋即眉头一皱,凝视着李毅。“东宫的人?”

    狄知逊急忙接话。“相公,下官现已曾去东宫职位,并受殿下之命,来李公爷手下听命,而且,太子亲自吩咐,让小儿跟着李公爷读书。”

    房玄龄神情一滞,然后诧异的看向李毅,他知道,李承乾刚回来,绝对没心情管一个小吏的事,这里面绝对有李毅的功劳。

    李毅也有些蒙,他虽然向李承乾要了人,却绝对没提拜师的事。

    “殿下让仁杰拜我为师?”

    狄知逊老实回道:“这的确是殿下的意思,他想让小儿进您的蒙学院读书。”

    李毅挠了挠头,一头雾水,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遂看向了房玄龄。

    房玄龄没好气道:“别看老夫,你自己的事,自己处理!”

    房玄龄说完,便甩袖离开了。

    李毅只好把目光求向程咬金等人,然而,这帮老不休却把头一扭,装作看不见,旋即,居然也跟着纷纷离开。

    李毅有些懊恼,他这才意识到,这件事办的有些唐突了。

    “公爷?”

    狄知逊心中忐忑,小心翼翼的看向李毅。

    李毅摆了摆手。

    “行了,你把仁杰留下,你先回去吧,明天去阎王殿等我。”

    “阎王殿?”狄知逊嘀咕一句,旋即郑重的点点头,又安抚了一下狄仁杰,便转身离开了。

    狄仁杰虽然方才四岁,却以初显不凡,方才如此多的人,他居然不哭不闹,就那么安静地站在一边,用水灵灵的大眼睛注视着一切,用心去学,去听,去看。也就在狄知逊走了之后,狄仁杰的眼中才有了些许波澜,但也只是有些不舍,旋即便隐藏了下去。

    李毅越看越喜欢,要说一开始他想收徒只是因为名人效应,但现在,他却真的喜欢上了狄仁杰。狄仁杰随他老爹,身上天生就有一股气质,只不过,他老爹的是惶惶君子之气。而他的却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宠辱不惊。都说古人早熟,见到狄仁杰,李毅算是彻底见识到了。

    “仁杰,你可愿拜我为师?”

    “什么是拜师?”

    “拜师就是传承,是薪火的延续。你跪我三叩首,我传你毕生所学,然后用师父的本事走出你自己的路。”

    “仁杰听不懂。”

    “以后你会懂的。”

    “爹爹说,如果我能拜你为师,那我以后将会前程似锦。仁杰不在乎前程,但不想令爹爹失望,为人子女当听爹爹的话。我要拜您为师。”

    “好,那我李毅就收你为我门下大弟子!”

    “师父万福恭安。”

    狄仁杰恭敬地跪下三叩首,算是完成了拜师礼。

    清水湖边,绿柳树前,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皆是笔直的伫立在那里,大手拉小手,像是此起彼伏的山谷,绵延不绝,传承不断。

    后院东部,祖父李靖的独院阁楼中,李靖、房玄龄和一帮老不修都聚在此处,饭菜酒肉已备好,众人正享受着美食。

    李毅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众人一见李毅,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房玄龄冷哼一声。

    “收了?”

    李毅点点头,算是默认。

    房玄龄又冷哼一声,却也没说什么。

    李靖却有些迷糊。

    “收什么了?”

    “祖父,孙儿收了个徒弟?”

    “收徒?”李靖神色也凝重下来,收徒和教学是两码事,别看李毅现在教了那么多学生,但那些都只是临时的,不是真正的师徒,没有师徒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而现在,李毅既然收了徒,就说明从今以后他将和狄仁杰荣辱与共,休戚相关。

    “你收了谁?”

    李靖沉声问道。

    “狄仁杰。”李毅吸口气,也平静下来。“师父,说起来您的徒孙和您还有些渊源。”

    “别卖关子,快说!”房玄龄面无表情的道。

    “咳咳,是,师父,狄仁杰的祖父是您的手下,官居尚书左丞?”

    “尚书左丞?狄孝绪?”房玄龄终于露出惊讶之色。“狄仁杰是狄左丞的孙子?”

    “正是!”

    房玄龄这才点点头。“要是这样,倒也说得过去,狄孝绪我很了解,为人忠厚稳重。他的儿子,也就是狄仁杰的父亲也算颇有君子之风,这样看来,此子家风倒是极好。”

    李靖也点点头。“狄孝绪老夫也知道,确实品行优良!”

    “可是,这狄仁杰确实太小了。你小子既然收了人家当徒弟,就不能懈怠,教导徒弟,育德为先,这一点,你应该清楚!”饮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