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1章 黄泉酒馆(续)
    ,精彩小说免费!

    无怪李毅心中震动,会员卡,那是事关大唐经济命脉的东西,因为它涉及到金融领域一个极其重要的概念——虚拟货币。

    像金鼎会员卡的金鼎币,一旦普及开来,就很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取代实体铜币,在发展下来就是纸币时代,一旦纸币时代到来,大唐的经济体系才算是真正的开始腾飞。

    而现在,大唐的纸币制度还处于初级阶段,要想成功,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就算只打到宋朝的银票时代,也需要至少十年的时间。

    关键的是,这其中的基础,就是会员卡制度和会员卡货币,这是李毅的一个棋子,也是撬开纸币时代的一个重要杠杆,现在,居然被剽窃了,

    李毅忧心的是,他不知道世家对会员卡制度参悟了多少,如果他们认识到了虚拟货币的重要性,那就真的糟糕了。

    好在纸币的出现代表的是时代的进步,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被领悟的,而且,他也没听说世家插手钱庄,只要没有钱庄,那所谓的虚拟货币就只是无根浮萍,没有任何威慑力。

    “哥哥?”

    李毅想得正入神,被在一旁早已等的迫不及待的上官给出声打断了。

    李毅猛地回过神,看着周围人一样的目光,干干的笑笑,算是遮挡过去。

    然后李毅没在多问,让鲁明付了拿出了一百两的银饼,教给侍女。

    侍女接过银饼,很熟练的开始帮李毅办理手续。

    现在虽然有钱庄的存在,但是金银也还不是流通的货币,但已经有了购买货物的能力,在一些大型的店铺,都可以直接付银饼,只不过,这些银饼必须是钱庄特制的。

    这是钱庄最近才开始的业务,也是李毅曾经的设想。

    钱庄收集了一批金银,然后按照统一规制制成了有钱庄印记的银饼,这些银饼在一些大型店铺可以直接当货币使用,这些店铺也都是经过了钱庄的培训,有了辨别银两真假的能力,而且,一旦发现假币,官府会立刻受理,严重者可以直接入狱受刑,所以,到目前为止,很少有弄虚作假的存在,当然,肯定会有铤而走险的存在,只不过,这些人大多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只有少数侥幸逃脱,却也活得犹如丧家之犬。

    不过,这种货币制度限制很多,目前为止,只在长安、洛阳周边,以及一些上等州府才有这制度,还多半只流行于上等贵族和富商,毕竟平常百姓估计所有身价都不值一两银子。

    手续的办理很快,但是会员卡的制作却需要时间。李毅也不急,做好了登记,然后领了半块刻章,在黄泉酒馆,每一位顾客都会发半块刻章和一个贴身侍女,酒馆内的所有娱乐活动都需要顾客手中的半块刻章和侍女手中的半块刻章合在一起,方可登记成功,然后便可以尽情的玩乐,所产生的费用,都会在每天的固定时间统一结算。

    这种制度算是黄泉首创,因为金鼎还没有如黄泉这样的综合性酒馆。从这,也让李毅暗中反省,自己还是目光短浅了,居然忘记了这总综合***的好处,好在,一般金鼎的商铺都汇聚在一起,而且所有制度统一通用,和黄泉酒馆的综合性有着异曲同工的妙处,也不算太吃亏。

    李毅领了两块刻章,给了上官一块,自己留一块,然后让上官拿着刻章自己去玩乐。

    上官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后来在李毅的督促下,便扭捏着同意了,其实,主要是他看李毅眼睛都不眨一下便拿出百两银饼,便知道,李毅是真正的土豪,根本不差钱,他也不是做作的人,也就不打算替李毅省钱。

    上官走后,李毅也来到了黄泉酒馆,是真正的酒馆,属于黄泉酒城的一部分,李毅和众人约定的地点就是这里。

    李毅把鲁明也派了出去,他现在突然发现,自己当初显得有些简单了,他们想到黄泉酒馆逼格如此的高,这样的地方,一般人根本就不来,所以,所谓的接头,就真的有些困难了。

    但李毅也没有改变决定,进酒馆固然困难,但是只要能进来,就绝对都是精英,至少在某方面能力很出众。所以,李毅也当做是对他们的考验,李毅决定,凡是能进入酒馆内部的,都将是以后国安部的核心种子,而能到达酒馆外面的人则当第二梯队,也就是精英种子。

    李毅在酒馆中喝酒饮茶,由于白天已经休息过了,他现在也不困。

    大约坐了半个小时,李毅感觉眼前有人影晃动,一抬头,便看到伏青略显疲惫的站在他面前,神情还带着掩饰不住的羞愧。

    “呵呵,来了?坐!”

    伏青神情略显颓废,有些气馁,闷闷的坐了下去,低着头,也不说话。

    “怎么?受打击了?”

    伏青仍旧沉浸在赌约失败的阴影中,因此,对李毅的问话,只是僵硬的点点头,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

    “怎么,想不通?”

    伏青再次闷闷的点点头,只不过,这次他抬起了头,眼睛死死地盯着李毅,想要知道一直困扰他的答案。

    李毅喝了一口酒,又吃了口菜,这才幽幽的回道:“其实很简单,这有些人啊,都会有着天赋异禀的技能,像我,就比常人更加的耳聪目明,那个门卫也一样,他的听力异常的发达,可以听到很细微的响动,所以,他才会一直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一般,实际上,她是在用心在听声音,因为,再这样的天气中,耳朵闭眼睛更有用。

    也因此,你即使隐藏的再好,也没法不发出声音,甚至于,你根本就没想到这点,被发现也很正常!”

    伏青听罢,顿时恍然,眼睛倏地一亮,心中感觉豁然开朗,心中的疙瘩也终于被解开。不过,他仍然有着疑惑。

    “那公爷你是怎么知道的?”

    “直觉!”

    伏青眼神一呆。

    李毅咧了咧嘴。

    “好吧,还有些许观察和猜测,我视力比较好,所以,曾看到那侍卫在我们靠近时,他有着明显的戒备动作,而且,他看似懒散,实则身体一直处于最佳的进攻状态,他所作出的姿势,可以让他瞬间进入战斗状态。所以,我便猜测他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就这些?”

    “那还要什么,本来就是一个赌约,我要是有完全的把握,还会让你冒险?和任务比起来,你认为我会在意这个小赌约?和你打赌,只是为了让你让你试探他一下!”

    伏青听罢,顿时拜服,地位不同,考虑的问题角度也不同,境界不一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