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青木
    李静感叹完,便将六扇门的事和盘托出。

    “既然你奉命组建国安组织,那六扇门也就不需要对你保密了,当初我奉陛下密诏,挑选三百一十六个十几岁的少年孩童,于一处密地中悉心培养,最终淘汰二百二十一人,只留九十五人。这些人原本是为了对付前朝欲孽和江湖游侠,但这点人数是远远不够的,我上奏陛下,请求扩招,却遭到拒绝,没办法,因为陛下没钱,当时虽然有商盟和钱庄,但因为暴风计划,致使很多计划都被推迟,六扇门同样如此。

    再之后,我就被撤职,六扇门也就被陛下收回,从此,了无音讯!”

    李毅听完,愣然道:“陛下收回了?现在六扇门不归刑部管?”

    “刑部?你是说侯君集?”

    李毅点点头。

    提到侯君集,李靖眼中就闪过一丝轻蔑。

    “哼,侯君集狼子野心,陛下岂能将如此利器教给他?”

    李毅又愣住了?祖父居然说侯君集狼子野心?难道历史上那件事已经发生了?

    李靖似乎看出了李毅的疑问,也不隐瞒,和盘托出道:“贞观四年,我奉命征讨东突厥时,他就是兵部尚书了,当初他做我副手,曾向我讨教兵法,我虽然知无不言,却也留了一手,再之后,东突厥平定,这厮又像陛下献谗言,让我教其兵法,陛下不疑有他,便与我商议。

    我当时也没多想,虽然对侯君集为人有些质疑,却也不好驳了陛下的面子,之后,我悉心教导他兵法,虽然没全交,但是,他所学之谋,足以平定四夷,但,他却不知足!”

    李靖说到这,平静的眸子中居然慢慢渗出了杀意。

    “他一口咬定我要谋反,不肯传他真本领,而且竟然告到了陛下那里,陛下被他愚弄,听信谗言,将我训斥一顿,甚至我道出实情,陛下还仍存有疑虑,可以说,我被罢职,侯君集的事情,有一定原因,这件事,终究在陛下那里埋下了隐患。”

    李靖说完,有些感叹,也有些索然无味。想其为李二征战南北,晚年居然落得如此下场,难免让人唏嘘。

    但是,李靖虽感叹,却不怨,其实他心里清楚,李二不是如此绝情之人,这件事说到底,就只是臣子之间的勾心斗角,李二不会太放在心上,他之所以被罢职,主要原因还是为李毅保驾护航,他要是不下来,李毅就上不去。这一点从他仍旧担任军事学院祭酒一职,就可以看出李二的心意。

    李毅眼神闪烁,对侯君集的关注度又上升了一层,这是一个真小人,也是一个疯子,更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狼狗,这样的人,只能用拳头讲道理。不过,现在历史发生了变化,李泰还不知,但李承乾已经有了大变化,至少不会像历史上一样昏庸无能,他们仍旧在山水学院,不过,也快回去了,虽然当初李二说的好听,什么一两年的,但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短时间没关系,权当给李承乾放假了,但是时间一长,朝中那些大臣肯定会发飙,在他们眼中,山水学院始终是糟粕,要不是碍于李毅和李承乾的关系,他们绝不会放李承乾出来,李承乾,毕竟是太子。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李承乾经过山水学院半年的改造,肯定变了模样,不说成为一代明君,但至少不会向历史上那样昏庸,如果这样的话,估计李承乾以后就不会造反,那侯君集还会被杀吗?

    李毅一时也捉摸不定。

    想了良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不去管什么历史了,既然有了变数,所谓的历史也就不靠谱了,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李毅要做的,是把握现在。

    “呵呵,祖父,且宽心,俗话说,天欲令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侯君集骄狂至此,必有厚报!”

    李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他说这么多,只是想给李毅提个醒,既然李毅心中有了数,他也就没必要多言了。

    “侯君集的事情,虽然可大可小,但也算是两败俱伤,我被罢官,他也没捞着好处,陛下虽然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已经起疑。所以,像六扇门这样的机密,是绝对不会交给他的。就连当初我练兵时,实际的掌权者,也是陛下的心腹!”

    “什么?”

    这一点李毅是万万没想到,李二竟然会谨慎至此?

    “呵呵,没什么奇怪的,像这种机密组织,陛下必然会派副手,当然,这个副手的权力,全看陛下的意思,当初因为六扇门性质不同,太过机密,所以,陛下给我的副手权力很大,掌管着六扇门的钱粮和军纪,对六扇门的影响,不在我之下!”

    李毅心中顿时一沉,六扇门如此,那国安组织是不是也会如此?李毅虽然没想贪图国安组织的权力,但是被人莫名其妙的插手进来,终究不会舒服。

    “祖父,你当年的副手是谁?什么身份?”

    李靖想了想,似是在回忆,也是在缅怀:“他叫青木,是陛下当年做秦王时的贴身侍卫!”

    李毅一听,心中就大震。

    秦王!贴身侍卫!

    这两个词一说,那就已经表明了青木的身份与地位。

    要知道,现在朝中大臣基本上有两个性质,一个,是李二当初做秦王时,便是李二的账下之臣,例如祖父李靖、程咬金、尉迟恭等,而且,这部分人都得到了善待,很多都做了国公,更是在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榜上有名,是李二名副其实的嫡系。另一部分,则是玄武门之变中的降将或中间派,他们中,除了少数人,都只是和李二有利益之份,而没有嫡系之情,除了少数像魏征这样的大能人,其余的,都有不太得志。

    而青木更厉害,他是在李二尚未崛起前,就是李二的绝对嫡系,贴身侍卫,必是绝对的心腹之人。青木跟随李二这么多年,绝对是李二嫡系心腹中的嫡系,更令人惊奇的是,如此人物,竟然默默无闻,那只有两个解释,要么李二不信任他,将他闲职。

    要么,就是此人是李二的底牌,不会轻易示人,很显然,青木是后者。

    祖孙二人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透,李靖只是稍稍介绍了一下青木,李毅就知道了青木此人的意义。不是李靖不想多说,主要是他也不太了解青木,对于青木,就算他们这帮老臣,知道此人的都不多,而且就算知道,也只知皮毛,就算在六扇门时,李靖和青木共事如此之久,依旧对其不了解,可见青木的神秘。

    李毅心中有些乱,不知为什么,一听到青木这个名字,他就有些一样,仿佛冥冥中自有缘分。

    一想到这,李毅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尼玛,瞎想什么?小爷可是货真价实的直男,怎么可能和一个男人有缘分?太邪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