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中南海保镖?
    李毅来渭南,二老很是高兴,祖父李靖碍于面子,没什么动作。祖母却顾不了许多,直接站起身,拉着李毅开始嘘长问短,就连本来难以蠕动的身子仿佛都有了活力,竟真的直立而起,走向李毅。

    李毅急忙上前扶住红拂女,拉住红拂女的手,不停的说些家长里短,都红拂女开心。而实际上,他则是在暗中给红拂女把脉,他虽然只懂些粗鄙医术,,甚至不能医人,但却能做些大致的判断。

    李毅暗中把脉,只是得出的结果却让他心中甚是沉重。红拂女脉象虚浮无力,很显然是已经时日无多了。倘若红拂女配合,再加上悉心照拂,或许可以在挺上几年,但是如果再这么优思下去,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李毅念至此,不禁有些懊恼,他当初将红拂女接到此处,只想着山清水秀可养人,却忽视了,人到晚年,再好的环境也比不上天伦之乐。念至此,李毅便有了些许打算。

    和红拂女说了足足一刻钟,然后才在李靖的阻止下,一家人到饭堂吃了顿团圆饭,只是遗憾的是伯母崔氏和三弟业诩都在学院中做事,不到晚上根本回不来。

    吃饭之后,李毅照顾红拂女,直至其午睡之后,才脱身出来。

    除了祖母卧房,李毅直奔书房,他知道,祖父必然在那里等他。

    果不其然,李靖此时正在书房,只不过,他没在房内,而是站在门口,对鲁明四人询问着什么。

    鲁明四人这段时间一直跟着李毅,把守着房门,就连吃饭,都是两人一组轮班,而且每组用饭时间不超过一炷香。其余时间,就是如雕塑一般做门卫,一动不动。

    李靖在李毅刚一回来时,便一眼看中鲁明四人,他统军多年,这看人的本领绝对是顶尖的。但是对鲁明四人,却有些模糊。

    鲁明四人不同于军人,军人讲究的是一往无前,有我无敌,但更多的是服从。而保镖更像是特种部队,有着明确的目的性,只不过,特种兵为的是任务,而保镖的眼中只有主人。

    因此,保镖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保护二字,一身气质就与军人有着很大的不同。

    在古代,还没有职业保镖的概念,就算是贴身护卫,也多半只是靠一身武力,而不像职业保镖那般属于全能型的贴身护卫,能在任何情况下保护主子的安全。

    李靖观察鲁明四人,虽然没有职业保镖的概念,但是却能从四人的举止之间发现不同,所以,他才对四人有了兴趣。

    李靖没问太多,只是随便问了些家常,看到李毅过来,便率先进了书房。

    李毅也没多想,跟着走了进去。

    进屋后,祖孙二人也没客套,互相问候一句,便直入正题。

    “那四人是怎么回事?”

    李靖直接发问,刚才他没问鲁明四人也是这个原因,问他们哪有直接问李毅来得方便。他刚才之所以和鲁明四人闲聊,也只是想近距离观察一番罢了。

    “嘿嘿,就知道瞒不过祖父的法眼。其实也没什么,他们是孙儿训练的贴身护院。”

    “贴身护院?贴身护院能有这等本事?”

    李靖眯着眼,显然对于李毅的答案很不满意。

    “祖父莫急,且听孙儿慢慢道来。孙儿说的贴身护院与您想的可不一样,这普通的贴身护院在孙儿看来,应该称作打手更合适,他们除了一身的武力,没有任何作用。而我要的护院,却要求是全能型的,他们必须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环境下满足我的任何任务需求并且保护我的安全。举个例子,假设在野外,如果孙儿渴了,他们就要凭着自己本事找到水源。孙儿饿了,他们就要能够打猎并且会烧烤食物。如果孙儿遇袭,不论敌人有多少,他们都必须凭着自己的本事,保护我的安全,而他们,凭的也不是匹夫之勇,而是需要用智慧,个人的武力,只是辅助手段。简单点说,在本领上,他们不弱于特种兵,只不过是目的不用,侧重技能也不同罢了!”

    李靖眼神闪烁,心中确实大震,他没想到,李毅居然训练了特种兵做自己的护卫,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在李靖眼中,鲁明四人就是特种兵。

    “毅儿,如此人才,只做贴身护院,是不是有些.....而且,陛下那里......”

    李靖只说了半截话,没把话挑明,他相信,李毅能听懂。

    “祖父,没有什么可惜的,他们做我的贴身侍卫,虽然没有了荣誉,但是却比特种兵更安全,而且待遇也更丰厚,得到的也更多。再者,这以后,孙儿的敌人肯定少不了,他们,也不算屈才!”

    李靖没有说话,其实心中却已经同意了,他方才发问,也只是犯了惜兵的老毛病罢了,做将军的,都喜欢挖墙脚。只是被李毅一说,他便想明白了,相比孙儿的安全来说,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至于陛下那里,也没什么,别说他发现不了什么,就算发现了,也无伤大雅!”

    祖孙二人都是明白人,所以,话不用说得太透。

    对于保镖,现在也仅仅是个开始,李毅也没想好要不要把中南海保镖送给李二,这都是以后的事,而且牵扯太多,现在多想无益,所以,祖孙二人也没再讨论这个话题。

    “你这次回来应该是有事吧?”

    李毅有些惭愧,若是没事,他还真没想着来看看,他这个做孙儿的确实不孝了。

    “又被祖父看出来了,孙儿确实有事想请教祖父!”

    李靖微微笑了笑。“说吧,跟祖父还顾及什么?”

    “倒是孙儿矫情了,祖父,孙儿这次来,就是想问关于六扇门的事!”

    李靖一听,瞳孔猛地一缩,脸上终于有了大变动。不过片刻,李靖便恢复正常,只是心中却难以平静。

    “你是如何得知六扇门的?”

    说话间,李靖的语气已经开始凝重。

    李毅见此,也不由得端正了心态,郑重的把国安组织的计划详细的说给了李靖听。

    李毅说的很详细,李靖一直不动声色的听,虽然面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心里却已经掀起了滔天骇浪。

    这一刻,他才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孙儿,究竟是如何的妖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