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坑啊!
    李毅整个人都凌乱了,什么情况?唐朝居然有六扇门?那他还忙个什么劲儿?在他的印象中,貌似只有明朝才有六扇门,现在看来,他显然是孤陋寡闻了。

    “你来自六扇门?”

    李毅不死心,又问了一遍。

    “回公爷,下官以前确实是六扇门的。”

    李毅心中顿时万马奔腾,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深吸口气,摆摆手,道:“先进去吧!”

    李毅说完,便率先走进了阎王殿,鲁明四人紧随其后,伏青等人虽然心中有些疑惑,却也不敢多问,急忙紧随李毅往里走,只不过,当伏青等人注意到青狼等五只藏獒时,不由得眼神一眯,心中微凛,不知为何,他们在这五只藏獒身上感受到到了浓烈的危机感。

    旋即,他们又将目光投向鲁明四人,又是心头一震,以他们的眼里,能看得出,鲁明四人绝对有武功底子,而且行动间颇得章法,虽然还很生色,但是既然是李毅的护卫,假以时日,必将不凡,想到这,他们看向鲁明等人的目光也不敢在小觑,他们可是知道,当初的战狼小队的前身,就是李毅的贴身侍卫。

    李毅没心情去管鲁明等人如何,他现在一心想着六扇门的事情,进了阎王殿后,李毅屏退左右,只带着伏青进了书房。

    “把你知道的,关于六扇门的事情都说说吧!”

    伏青一愣,有些诧异。

    “公爷不知道六扇门?”

    李毅眉头一皱,有些不悦。

    “我为何要知道六扇门?”

    伏青见此,急忙跪下。

    “是下官失礼了。公爷,这六扇门是当初陛下亲口下令,由公爷的祖父老公爷亲手组建的!”

    李毅手一抖,惊得差点没蹦起来。

    “你说啥?六扇门是我祖父组建的?”

    伏青急忙点头。

    李毅顿时无语了,这可是大乌龙啊。

    看着伏青疑惑的目光,李毅不由得有些尴尬,干咳一声,收拾心情,凝重道:“你甭管我知不知道,你把你知道的都说一遍!”

    “遵命!”伏青这次不敢废话,直接介绍道:“贞观五年元月,陛下下令,为彻底解决隋末乱党残余势力和各地绿林豪强,诏令刑部建立“六扇门”,训练少年兵将,名为“鹰犬”。

    随即,贞观五年三月,经过刑部尚书李老公爷三个月时间的筛选,挑选出共计三百名英才少年,又经过六个月的秘密训练,淘汰近两百人,只留一百个精锐,正式成为鹰犬,下官之前就是因为被鹰犬淘汰,这才参选的战狼!”

    李毅嘴角抽搐,有些无语,感情这位还是被淘汰专业户啊。

    “那现在六扇门如何了?”

    “这下官就不知道了,下官只知道,老公爷成立鹰犬不久,就卸下刑部尚书一职,从那以后,六扇门和鹰犬都没有任何消息。”

    李毅眼中精光闪烁。

    “现在刑部尚书是何人?”

    李毅问这话,自己脸上都有些发烫,身为朝廷官员,居然连刑部尚书都不知道,可见他是多么的“无知”!

    “现在的刑部尚书是侯君集侯尚书!”

    “谁?侯君集?”

    李毅再次无语,他就感觉,今天的事处处都透着诡异,不由得有些头疼。

    想了想,李毅打起精神。

    “说说阎王殿的情况吧!”

    “回公爷,阎王殿现如今有阎王一人,鬼差十人,小鬼七十八人!公爷,虽然他们都是被战狼淘汰下来的。但下官可以保证,他们个顶个的都是精锐!”

    李毅点点头,没有反驳,事实上,能参与战狼选拔的,本身就是精锐中的精锐。不过,对于阎王殿中的称呼,李毅有些无语,太中二了。

    “这什么阎王、鬼差、小鬼什么的称呼谁起的?”

    伏青挠挠头。

    “公爷,这都是我们私下的称呼,因为当初您曾经说过,战狼的队员都是从地狱归来的勇士,而且这里又是阎王殿,所以......”

    说到最后,连伏青都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行吧,既然叫了,就先这么叫吧。”李毅也懒得管这些,沉思片刻,他就开始按照原计划开始布置训练任务,密探、捕快的训练方法和特种部队的训练方法截然不同,李毅也很陌生,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

    不过,有一点,既然是密探,那就必须要懂破案手段,好在李毅对这方面略有研究,还记得当初他刚出山时,就因为在洛阳破了一个案子,才能迅速进入李二的视线中,为此,他还把洗冤录给写了出来,只不过流传不广,李毅也只将此书传给了当初洛阳的戴顺德,听说他还因此破了很多案子,从此青云直上。

    对于戴顺德,李毅和他联系还真不多,不管怎么说,戴顺德儿子因他而死,尽管他儿子是罪有应得,而且戴顺德也不在乎这个儿子,但再怎么说,这也是人家的儿子,尽管戴顺德不在意,李毅却始终有些不好意思。说起来,自从李毅高升之后,很久都没见过此人了,论起来,还是李毅矫情了。

    摇摇头,驱散心中的烦心事,李毅将早已准备好的洗冤录手抄本教给伏青,吩咐道:“你们都参加过战狼选拔,想必基础的识字不成问题,这本洗冤录,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所有人必须一字不差的熟记于心,并且能够融会贯通,做不到的,自动淘汰!”

    伏青伸手接过洗冤录,身子一抖,却不敢质疑,急忙答应。

    “还有,这本密探训练守则和密探法则也交给你,从今天开始,你必须严格按照我上面所写的条例训练他们,不得有丝毫马虎!”

    伏青再次躬身接过。

    李毅扫了伏青一眼。

    突然缓缓道:“很难想象,你一个两次都被淘汰的失败者,当初哪里来的勇气挑衅我?不过,这也说明了,你的上进心还是很好的。而且,这次再看你,气质沉稳,大有进步,是个可造之材。

    伏青,本公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只要这次你把事情办好了,本公保你平步青云!”

    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这点小套路李毅还是懂得。

    果然,伏青一听,便激动地拜服于地,连连表示忠心。李毅相信,不管为了什么,从今以后,伏青都会尽心尽力的为他办事,如此,他便能轻松很多。

    不过一想到六扇门,李毅心中便闪过一抹阴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