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发乎于爱情,止乎于矫情
    “到底什么事?”

    李毅故意虎着脸。

    小兕子瞪着圆鼓鼓、似水晶般的大眼睛,蕴含笑意,小脸舒展开,露出一口漂亮的银牙,昂着头,嘻嘻笑道:“姐夫,我和九哥想住在你这里好嘛?”

    李毅心道果然,这俩小惦记这事很久了,没上课之前就经常有的无的暗示李毅,李毅一直含糊其辞,不予正面回答,现在俩小看来是憋不住了。

    无奈苦笑,蹲下身子,和声道:“能给我个理由不?”

    “姐夫这里没人管!”

    这次出声的小稚奴,这小子一向内向的紧,看来这次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也终于有了点担当。

    面对稚奴,李毅就没了笑脸,不是他偏心,而是他觉得,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男孩也不能例外,以前他没资格,现在稚奴既然成了他的学生,那他就必须好生教导,李毅一心想着把这小子的胆气给练出来。

    “你小子想得美,我告诉你,你要是住在我这里,我管你管的会更很,甚至你会吃更多的苦!”

    李毅虎着脸,严肃的目光吓得稚奴脸色大变,不过,出奇的,他居然没后退,而是涨红着脸看着李毅,眼神中有着三分胆怯和七分坚定。

    “稚奴不怕吃苦,稚奴只是怕黑暗,怕冷漠,怕安静。宫里的生活固然好,但是却让稚奴很压抑想说话却不敢说,想母后了也不敢去,甚至想尿尿都得看时间,稚奴不想再被关起来!姐夫!”

    李毅心中大震,看着稚奴委屈而又倔强的眼神,他心动了,也终于明白了,怪不得李二如此英雄般的帝王会生出这样一批性格迥异的废物儿子,都是环境使然啊,皇宫内外,虽然只有一墙之隔,却是白天与黑暗的区别,墙里面为了权力尔虞我诈,墙外面为了生存拼死挣扎。

    李毅突然想起一句话:婚姻是一座围城,强外的人想进去,墙里的人想出去。现在看来,这句话不单适合婚姻,皇宫,不也是一座巨大的围城吗?

    一阵沉默后,李毅突然回过神来,自嘲的笑了笑,最近似乎特别喜欢感慨,现在突然发现,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只要活着精彩,任何情节都是**。

    转过头,发现刚才还活泼的小兕子眼中都带有一丝黯然,李毅心中莫名一痛,然后脑子一抽,脱口道:“没问题,这是包我身上了!”

    李毅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不过,已经晚了。

    俩小一见李毅应允,本来还梨花带雨的小脸瞬间洋溢上了笑容,哪里还有一丝委屈的神色?

    李毅神色呆滞,呢喃道:“你们刚才都是装的?”

    俩小一听,立刻收回笑脸,换上一副可可兮兮的表情。

    “姐夫不会食言的,对吗?”

    小稚奴伸出小手,拉着李毅的衣衫,娇声道。

    李毅一拍额头,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两个小屁孩给蹂躏了,愚蠢啊。

    不过既然答应了,李毅也没打算反悔,这就当他给自己的教训吧。

    低声叹息口气,然后郑重抬起头,看着俩小。“既然被你们套路了,我也不会反悔,但是,实现必须约法三章!”

    俩小立刻如捣蒜般不停地点头,生怕李毅反悔。

    “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在我这里,也不见得能享福,小兕子也就算了,但是小稚奴,既然你决定留在我这,你就必须要努力,我会大力培养你,你也要给我争气,你进步越大,我给你找理由的底气也就越足。如果你们不努力,调皮捣蛋,我会立刻把你们送回宫去,到时候你们连上课的机会都没了。明白不?”

    俩小神色一紧,不过还是点点头,在他们看来,能住在李府就是幸福,只要能离开皇宫,让他们干什么都行。

    李毅摇摇头。

    “行了,你们去找你们的长乐姐姐,把这事跟她说一遍,让她给你们好好安排一下!”

    俩小一听,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开了,嘴上咯咯直乐,开心到不行!

    看着俩小脸上的笑容,李毅也会心的笑了出来。

    哄走俩小后,李毅略感疲惫,遂回到三楼卧室,小小的睡了一觉,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也有了午睡的习惯,看来他是提前进入了老年人生活了,就是进的有点早!

    大约睡了半个时辰,李毅便悠悠转醒,睁开眼睛,才发现身边居然还睡着两人,凝神一看,李毅乐了,因为睡觉的不是别人,正是长乐和文成,文成就是李雪雁,不知为什么,李雪雁最近非常喜欢他文成公主的封号,所以,没事的时候,她便让李毅这么叫她。

    李毅蹑手蹑脚的起来,本想悄悄离开,却还是惊醒了一个,正是长乐。

    长乐向来心事较重,所以,睡觉一般很轻,丁点动静也能被吵醒。至于文成就是属于没心没肺的类型了,一般就是沾枕头就着,而且一般睡到自然醒,想醒都难。

    “醒了?休息好了吗?”

    长乐睡觉轻,经常睡眠不足,因此,她一般情况都是单独一人睡觉,而且,李毅还特意给他的房间弄了不少隔音设备,以保证她的睡眠。

    甚至值得一提的是,李毅虽然成婚了,但是房事却很少做,甚至基本上没有,顶多也就卿卿我我,发乎于感情止于矫情。李毅始终认为长乐和文成还小,这种事,他也不急。

    “恩,本来想找你说稚奴和兕子的事的,没想到迷迷糊糊睡着了!”

    长乐揉揉眼睛,娇憨道。

    李毅贴心的给长乐倒了杯水,来到她身边,温柔道:“你啊,别太累了,当初让你经营慈善,只是想给你找点事做,怕你太无聊,如果知道你会这么拼,我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入主慈善!”

    长乐接过水,轻抿一口,然后痴痴一笑。“夫君又瞎说,妾身一直都记得,夫君当初成立基金会多半是为了给天下女子撑起一片天,而且,夫君也做到了,现在,基金会不但提高了女子的地位,还成了天下女子心中的圣地。质儿即使女人,又是夫君的妻子,怎么不为夫君分忧?”

    “我有这么伟大?”李毅摸了摸鼻子,有些走神。

    长乐眼中闪过一抹皎洁,李毅却没看到。

    “行吧,你开心就好,不过,我会劳烦孙道长按时给你检查身体,一旦你身体出现问题,就必须退出!”

    “夫君放心,妾身一直注意锻炼和修养,身体好得很!”

    李毅点点头,算是默认。

    “对了,夫君,稚奴和兕子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

    “呵呵,放心吧,这事好解决,和岳父大人说一下就行!”

    长乐摇摇头。“妾身说的不是这个,妾身说的是稚奴,夫君应该清楚,不管怎样,稚奴毕竟是皇子!”

    李毅神情一滞,心中微凛。

    他知道了长乐的顾忌,稚奴和李恪不同,李恪因为天生不足,又甘心从商,已经算是彻底的退出了争斗。但稚奴不同,他可是长孙皇后生的嫡系皇子,虽然年幼,但李二也还年轻,将来难保不会觊觎皇位。倘若李二和稚奴牵扯太深,很可能会被卷入那个漩涡。

    李毅斟酌片刻,突然笑了。

    “质儿,你想多了,你夫君我出了一身可有可无的虚职外,没有任何权利,所以,也没资格参与到其中,况且,无论是李承乾、李泰还是现在的稚奴,我都是一视同仁,尽管我和李泰闹得有些不愉快,却也都是无伤大雅之事,因此,对于这些,我没什么可顾忌的。

    还是那句话,有时候光明正大的肆无忌惮,比偷偷摸摸的躲躲闪闪更安全!”

    长乐怔了怔,旋即露出一丝微笑。

    “质儿听夫君的!”

    李毅哈哈一笑,扳过长乐的脑袋,对着那诱人的红唇,粗狂的吻了下去。

    一时间,卧室中满是少儿不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