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舒服过后,总会空虚
    李毅话一说完,便示意冰玉,匆匆往外走,不走不行啊,他可怕被这群熊孩子围住要答案,到时候,他想走都走不了了。

    离开教室后,李毅伸了个懒腰,顿时感觉浑身轻松了不少。

    冰玉细心地走上前,帮李毅简单的敲打几下,算是一种按摩手法,冰玉的手法真是没的说,就那么随便敲了几下,李毅便感觉一股热流直冲脑海,大脑为之一清,整个人又精神不少。

    “少爷,你说你这又是何必?这些事交给被人就好,您又何必向亲力亲为?”

    冰玉看李毅疲惫的样子,眼中满是疼惜,在冰玉眼中,李毅永远都是忙碌的,这样的李毅固然很有安全感,但是却也很让人心疼,作为贴身丫鬟的她,感受的更清楚。

    李毅闻言,会心一笑,眼神却突然变得深邃起来:“呵呵,玉儿,还记得少爷经常说的一句话不?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其实这是我的心里话,趁着年轻的时候,该拼就要拼,累点没关系,这样活的充实。人啊,太舒服了会出事的。你少爷我已经舒服了数十年了,不想再继续懒下去了!”

    冰玉开始还听得懂,但是对于李毅说的数十年就不明白了。她怎会知道,李毅前世今生加在一起,已经四十多年了,这四十年来,除了入长安这两年,其余的时间,包括在茅山的生活,李毅一直都在偷懒,从来没有真正的拼搏过。

    也正因为舒服了小半辈子,才让李毅明白了一个道理,舒服的日子固然轻松,却活得太过空虚,什么都留不下,李毅时常回想以前,但印象深刻的,却大多是这两年的事,而在这以前,李毅的感觉只有一个字——空,什么都没有留下。可以说,李毅这两年的生活比以前四十几年的生活都要精彩,这就是为什么,很多老年人时常感叹,空活了一辈子,以为他们年轻的时候太舒服,什么都没留下。

    李毅不想这样,所以,尽管他现在位极人臣,富甲天下。但是他还在奋斗,不为别的,只为了活得更精彩一些。

    转身摸了摸有些懵懂的冰玉的小脑瓜,深吐一口气,吐出了所有积在心里的压抑与沉闷,李毅终于彻底安放松下来,爽朗笑了笑,然后大阔步的回到了主院,准备吃午饭。

    时间刚刚好,李毅一进屋,便闻到了勾人馋虫的饭香味。没有多说什么,李毅洗洗手,便坐到主位上,开始吃饭。

    紧着往嘴扒拉了一大口饭,又加了几口菜,狼吞虎咽的咽了下去,李毅这才感觉胃里充实了不少。

    冰玉、依依、嫣儿和馨儿四女都了解李毅,所以对李毅的吃香一点都不奇怪。

    也不用李毅招呼,她们自己就主动找到自己的座位,围着李毅坐下来,开始吃饭。

    “恩?媚娘、顺儿、萌萌、稚奴、兕子呢?”李毅四处一看,叫了一堆名字。

    冰玉知道情况,所以急忙回道:“少爷,方才我看到他们拿着一袋米去四楼了,估计去找象棋去了!”

    李毅一愣,旋即失笑。

    “这群丫头,着什么急?就不能吃完饭再弄?”

    “少爷,媚娘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遇到问题不弄清楚,她可没心情吃饭。而且现在被她影响,很多孩子都有了这种执着劲儿!”

    冰玉忍不住笑道。

    “哈哈,好事!”

    李毅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李毅清楚,他出的问题很简单,只要稍稍演示一遍便能想出问题的关键,所以,他也没去派人催,想必再过一会她们自己便下来了。

    果然,没过多久,五个大小不一的小身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正是武媚娘等人。

    “哥哥,媚娘知道答案了,你太阴险了!”

    还没进屋,武媚娘就开始大声嚷嚷。

    李毅顿时满头黑线,冰玉,依依等女却忍俊不禁,忍不住笑出声。

    “臭丫头,我都说了,那是我编的故事,别扯在我身上。好了,都抓紧洗手,坐下吃饭。下次吃饭都给我准时上桌,再敢拖延,你们就别吃了!”

    一帮小屁孩吐了吐舌头,见李毅面容严肃,急忙按李毅说的做,因为他们知道,李毅这是认真了。

    在饭桌上,只要不是正规的家宴,李毅一般不讲究太多,所以,他们吃饭的时候偶尔也会说一些趣事,没那么严肃。

    稚奴和兕子虽然是今天第一次上课,但是他们在李毅吃饭却不是第一次,之前他们就经常来这玩,还是李二批准的,所以,他们对李府的一切都熟悉无比,没有丝毫的陌生感。

    而且,相比于宫里的压抑,他们更喜欢李府和谐的氛围,在李府,他们不用顾及太多,想说就说,想笑就笑,这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是她们最喜欢的呆的地方。

    一顿饭吃的欢声笑语,宾主尽欢。就连一向挑食的小兕子都多吃了一碗饭。只要在李府,小兕子的饭量就大得惊人,这也使得小兕子的身体恢复速度惊人。

    想必再过一两个月,有李府健康的环境和孙思邈的定期疗养,小兕子就能彻底根除病根,甚至能更进一步,养出一个比正常孩子还有强健的身体。

    吃过饭后,李毅被小兕子和小稚奴拉到了一边,这两位似乎有话要说。

    “说吧,什么事这么神秘?”

    在一个只有他们三人的地方,李毅笑问道。

    “姐夫~!”

    小兕子没有回答,反而是娇滴滴的叫了一声姐夫,让李毅瞬间头皮发麻。

    “打住,臭丫头,少跟媚娘那臭丫头学这些,有话就说!”

    小兕子吐了吐舌头,调皮一笑,眼睛滴溜溜一转,然后拍打了稚奴一下。

    小稚奴还是老样子,胆小怕羞,被小兕子拍打,却仍旧微微低头,不好意思开口。

    小兕子银牙紧咬,暗中闪过一抹无奈和恨铁不成钢。让李毅很是好奇,暗叹这丫头太早熟了。

    李毅看着小兕子,似乎看到了幼儿版的武媚娘,这股子机灵劲太像了,估计这位长大以后也不是好惹得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