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 中邪了?
    “你是谁?”李毅脸色冷冽,整张脸上都写着“我不是好人”。

    然而,也不知道这白衣秀士是真的神经粗大还是假憨厚,他居然丝毫没听出李毅语气中的不上,反而带着一副亲和的表情,笑脸相对,侃侃而谈,那笑容是那样的真挚。

    “不才狄知逊,见过小郎君!”

    李毅嘴角稍稍抽搐,因为武萌的关系,他总觉得狄知逊的笑容有些虚伪,有些欠揍。

    至于狄知逊,他似乎有些影响,仿佛在哪里听过。

    “管他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李毅想都不想,直接给狄知逊下了定义。

    “他是你儿子?”

    李毅再次一副恶人模样。其实他也忍不住嘀咕,今天貌似有些煞气过重啊,这一路上竟干缺德事了。

    狄知逊仍旧没什么感觉,依旧是那那副憨厚到近乎虚伪的笑容。

    “不错,那正是小儿。”

    李毅嘴角再次抽搐。

    “本公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李毅觉得自己今天状态不对,所以,和“虚伪秀士”匆匆说了一句,便一把抱起武萌,对着二哈一狗一脚,然后才带着鲁明等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李毅走后,狄知逊还一脸感叹。“啧啧,好一位少年郎啊,没想到长安居然还有如此出众的少年人。”

    一旁的妇人抱起意犹未尽的儿子,然后看着自己这个憨厚夫君,一时竟无言以对。想了想,她还是觉得应该让夫君有个提防,毕竟她也不知道那少年郎对她们是否有恶意,夫君虽然憨厚,但智力和手段却绝对不凡。

    “夫君,你不觉得那少年郎对我们似乎有些戒备吗?”

    妇人组织了半天语言,才缓缓开口。

    然而,狄知逊却爽朗大笑。“夫人,你又多心了,那少年郎绝对是个良善之辈,对我等绝无恶意,你想多了!”

    妇人低头苦笑,却没看到狄知逊眼中精光闪烁,里面似乎蕴藏着能看透人心的光芒。

    “对了,夫君,你觉得那少年郎是什么人?”

    狄知逊摇摇头。“萍水相逢,交谈不过片语,如何猜测其身份?”狄知逊说吧,却又突然犹豫道:“不过.....”

    “不过什么?”

    夫人扬眉道。

    狄知逊眉头微皱,似乎陷入了沉思。“我刚才似乎听到他自称本宫?”

    夫人一愣,然后也反映了过来。“不错,我也有印象,似乎确实自称本宫!”

    “你也听到了?”狄知逊神情呆愣,有些迷惑。“那就怪了,如此年纪,又是男儿身,还自称本宫,除了那位,谁有资格如此自称?”

    妇人也有些转不过弯,然而,妇人怀中的男童却突然说了一句。“叫本公的人多了,爹爹,咱们不是经常听到吗?”

    狄知逊一愣,旋即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拍手叫道:“哈哈,对啊,我真笨,居然走入了死胡同,他说本宫,未必是本宫,还有可能是本公啊!”

    夫人听得一头雾水。“夫君在说什么?”

    狄知逊脸色有些兴奋,仿佛解开一个谜团让他很是自得,尽管这个谜团是在他的儿子的提醒下解开的。“夫人,咱们都想错了,这个本宫不光是那个意思,还可能是公爵的自称啊!”

    妇人顿时恍然。

    “不过,也没道理啊?如此年纪,自称本公,长安有这样的人?”

    夫人突然道:“有没有可能是世袭爵位?”

    “不可能!”狄知逊坚定的摇摇头。“朝中那些公爵,获得世袭罔替的就那几位,而且他们还都健在,所以,这个可能不存在。”

    “那可不可能是前朝的?”

    贞观年间离隋末才十几年,时间不算长。

    “更不可能,这可是长安,若是偏远小城,或许会有这样的世家子弟,但是这可是长安,冒名顶替公爵可是要株连九族的。”

    “那还真是怪了!”妇人有些懊恼。

    “不!”狄知逊突然心头一亮,脑中蓦然有了答案。“这样更好,所有答案都排除了,那这个少年郎就非他莫属了!”

    妇人先是一怔,旋即脑中跟着划过一个名字,一个这两年如雷贯耳的名字。

    “是他?那就难怪了。也对,我应该早点想到的,这长安除了他,还有谁能有如此气质?不过,这也是他太低调了。但是,他之前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妇人心中刹那间想了很多。

    狄知逊却是目光越来越亮,不知道在作着什么打算。而这时,妇人怀中的小正太突然弱弱的说了一句。

    “爹爹,萌萌临走前,让我过几天去找他玩,我能去吗?”

    狄知逊目光一亮,旋即哈哈一笑。

    “能,当然能,杰儿,到时候爹爹一定带你去玩个痛快。”

    “恩,谢谢爹爹!”小正太顿时露出笑脸,咯咯乐个不停。

    妇人看着和谐的父子俩,心中也是暖暖的,知道了少年郎的身份,她便不再担忧了,尽管今天少年郎有些怪,但是她却知道,那位不是奸诈之辈。

    ......

    话分两头,那边狄家父子其乐融融,这边李毅却有些头大,萌萌小公举不开心了。

    李毅刚才突然抱走萌萌后,他就有些后悔了,太莽撞了,太失礼了,太有损形象了。

    今天似乎撞邪了,做事总是犯冲。

    李毅忍不住苦笑。

    而且,后果也很严重,有损形象不说,也影响和谐啊,这不,小公举正闹情绪呢。

    “哥哥是坏人。”

    萌萌噘着嘴,满脸的不高兴。

    李毅嘴角抽搐的都发痛了。

    “萌萌,都是哥哥的错,哥哥道歉。”

    “哼,萌萌要和小哥哥玩。”

    李毅心头开始滴血。

    “萌萌乖,小哥哥已经回家了,咱们山水有相逢,以后再聚好吗?”

    “哼,都怪哥哥!”萌萌一听,脸色顿时垮下来。

    “是是是,都怪哥哥!”

    李毅急忙赔笑。

    半晌,萌萌见李毅态度真诚,心也跟着软了。“哥哥,萌萌不生气了!”

    李毅神色一愣,旋即大喜。

    “真的?”

    萌萌乖巧的点点头。

    “哥哥不是说,好孩子要懂事吗?萌萌要做好孩子!”

    “哈哈哈,萌萌真乖,萌萌是天下间最好的孩子!”

    李毅心中欢喜的蹦蹦直跳。

    “瞧瞧,这就是我带出的娃!呸!有点怪!”

    “对了,哥哥,萌萌真的还能见到仁杰哥哥吗?”

    “能,当然能!”

    李毅随口答应,心中却给那小正太画了个大叉,哼,有我在,你休想得手。

    李毅恶狠狠地想到。

    那小正太叫什么名字来着?必须打听清楚,然后避而远之。

    仁杰?李毅回想着,萌萌似乎是这么说的。

    等等。

    突然李毅一愣,脚下一顿。

    仁杰?狄知逊?

    姓狄?名仁杰?

    “我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