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白衣秀士和黑衣莽夫
    明珠广场边缘的一处空地中,正有一群“奇怪”的人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场面看起来有些怪异。

    这是一个奇怪的组合,有儒雅大气的白衣秀士,有面遮轻纱、气质淡雅的夫人、有可爱呆萌的萝莉、有虎头虎脑的正太,还有四个身着怪异黑衣的冷面大汉以及两只满脸逗比表情的哈士奇。

    这个组合任谁看起来都会觉得很怪,但偏偏他们自己觉得很和谐,仿佛聊得甚是投缘。

    只见那萝莉和正太围着二哈正说着说都不懂得火星语,偏偏那两只哈士奇仿佛能听懂般,竟然跟着做出相应的搞怪表情,都得两个小家伙咯咯直乐。

    还有那个白衣秀士站在正太旁边,居然和冷面大汉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尽管冷面大汉半晌能说一句话,但那却依旧满面春风,嘴角淡笑,显得很有素养。

    只是这一幕看在李毅眼中,就显得那么不对劲了,尼玛,这明显是帮着儿子勾搭小姑娘的戏码嘛!太丧心病狂了。

    李毅心中一股无名火气,讲道理,他对萌萌可没什么龌龊心理,李毅可没什么变态嗜好,他对武萌的感情更像是父亲对女儿的感觉,虽然听着怪异,却也正常,李毅两世为人,加起来都四十多岁了,做武萌爹爹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实际上,李毅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特点,难道自己是传说中的护女狂魔?

    李毅忍不住打了激灵,然后将心头乱七八糟的想法驱逐出去,不管怎么说,武萌还小,可不能中了某些龌龊大叔的阴谋诡计,想着,李毅收拾心情,换上一副冷漠的表情,昂首挺胸,气势外放,大阔步的向武萌那里走去。

    “壮士是护院?”

    “恩!”

    “壮士这身衣服倒是蛮特别的。”

    “恩!”

    “这小姑娘是壮士的主家?”

    “恩!”

    “壮士是哪个府上的?”

    “恩!”

    “......”

    狄知逊发誓,他第一次有这种打人的冲动,尽管自己是个文弱书生,尽管对方是四个彪形大汉,尽管没有什么实质的恩怨,但他就是想打人。

    太憋屈了,这什么人嘛!就算是莽夫也得有个莽夫的样子吧?你爆粗口、你见识浅薄,甚至你做些出格的举动,他都能忍,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他什么人没见过?但是像这么木讷的莽夫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说木讷也不对,因为他能感受到,汉子不搭理他,不是因为木讷,而是因为不屑,是因为汉子觉得和他说话是在浪费时间。

    尽管汉子没张嘴说话,但是他能感受的到,也正因为此,他才会如此火大,身为世家子弟,他从小就开始学习什么是修养,因此,他在怎么暴怒,却还是始终含着笑,但是那笑容却怎么看都有些勉强。

    秀士旁边的女子显然和秀士关系不一般,她见秀士吃瘪,不但没担忧愤怒,反而有些开心地笑了。

    “咯咯,好久没见逊哥儿吃亏了,甚好,寂空大师曾说夫君性子温和,心事沉重偶尔的发泄对他有好处。”

    妇人一边窃笑一边暗自想道。至于危险,妇人到没没想过,先不说这是天子脚下,再加上自从长安施行三捕制度后,治安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虽然不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也有了些民风淳朴的影子,堂堂天子脚下,居然有了民风淳朴的影子,可见三捕制度的厉害。就算还有意外,凭着逊哥的身份,一般人也会给三分颜面,所以,妇人根本不担心。

    然而,就在秀士吃瘪,夫人窃笑时,他们同时发现,一个身着黑色武士服,面容俊俏,气势出众的少年人缓缓靠近过来。

    “好一个少年郎君!”

    光看外表,狄知逊就对面前这个少年的第一印象出奇的好。以他的眼界,光凭外在气质,在他所见的所有少年人中,这个少年都是顶尖的存在,足以媲美大家族嫡系的子弟,甚至犹有过之。

    还有一点,狄知逊虽然认同,却不敢想,那就是他觉得,面前这个少年郎的气质甚至可以和自己的主子媲美,但是这个想法仅仅想了一下就迅速被他抛弃,太大逆不道了,他连想都不敢想。

    那妇人一见这个少年郎也是心中一跳,饶是以他的阅历,居然也被少年郎勾起了一丝悸动,自从和夫君成婚后,多少年没这感觉了?夫人想到这,心中不禁升起一丝羞耻。仅仅一瞬间,夫人便恢复了正常,但看向少年郎的目光却还是掩饰不住欣赏的目光。

    不过没过多久,夫人就感觉少年郎似乎有些不对,他似乎有些生气?而且,他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杰儿?妇人顿时心头一惊,看向李毅的目光已经带着三分戒备,什么气质出众都比不上自己的儿子来得重要。

    白衣秀士神经似乎有些粗大,他见少年郎直接向这里走来,很自然便想到李毅是身边这个混蛋莽夫的主家,他忍不住心头一喜,如果不是没有其他人,他又怎么会主动攀附那个莽夫?

    “这位小郎君,敢问他们可是你的护院?”

    白衣秀士重新换上谦和的微笑,主动迎向少年郎君,开口询问。

    然而,他刚说完,就得到了答案,只见少年郎一靠近,那四个大汉便分出两个,很是自然的走到少年郎身后,分左右站立,双手交叉背于身后,两腿微分站立,昂首挺胸,面容严肃,再配上那个怪异的黑色“片状宝玉”,还还真有几分摄人的气势。至于剩余的两位壮汉,居然缓缓的走到了那个小女孩身后,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表情。

    白衣秀士一看就明白了,这应该是兄妹?

    李毅怒气冲冲而来,却被白衣秀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尽管他认为所有小白脸上的笑容都很虚伪,都很欠揍。

    而且,让他怪异的是,自己面前这个小白脸的笑容居然让他感觉很真诚,似乎他就是一个翩翩君子。

    李毅摇了摇头,很快就否定这个想法。

    “哼,这大唐除了本少之外,绝对在没有其他的翩翩君子了!”

    李毅肯定着想着,同时,看向面前的白衣秀士目光也带上了一丝不善。

    “你是哪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