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教李恪受贿
    李恪之所以和李毅说这些,就是为了打趣李毅。但是,另李恪意外的是,李毅听到这些后,不但没有丝毫恼怒,反而露出一丝笑容。

    李恪呆了呆,然后猛地一跺脚。

    “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李恪大声喊道。

    “哦?何以见得?”

    李毅似笑非笑道。

    “靠,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我猜错了?”

    “你说呢?”

    李毅突然嘴角放大,略微低头,眼神向上斜视,看着李恪,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李恪浑身直冒鸡皮疙瘩,李毅的笑容居然越来越可怕,本来是笑,却居然越来越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哒哒......”

    李恪只觉得一股阴气上涌,居然忍不住牙齿开始打颤。

    李毅见此,猛地收回表情。

    “行了,看你吓那个样子,这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你还差得远着呢?”

    “李文庸,我要和你拼了!”

    李恪见李毅居然在耍他,顿时恼羞成怒,伸手就要和李毅拼命。

    李毅吓了一跳,急忙伸手阻止。

    “打住,别吓到孩子!”

    李恪愣了愣,却还是止住了身形。

    李毅松口气,然后白了李恪一眼,道:“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冲动,再说了,你又打不过我。”

    李恪眼神冒火,咬牙切齿的看着李毅。

    李毅笑笑。“得,这就当对你的惩罚了,拿你妹妹的幸福威胁你的亲妹夫,亏你想得出来,这要是让长乐知道,你就不怕他伤心?”

    立刻闻言,顿时尴尬的挠挠头,也忘记了生气。

    “咳咳,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然后,他突然想起这事,忍不住道:“不过,说真的,你能不能把藏獒给我两个?”

    “你要藏獒干嘛?你见过?”

    李毅疑惑道,据他所知,这几个藏獒,除了赵掌柜和几个小厮见过以外,就没有其他人见过,李恪为何会如此上心?

    “当然,不就是藏獒吗,本王怎么会没见过?”

    李毅见其不似作假,疑惑道:“你在哪见得?这藏獒可不是咱中土之物。”

    “呵呵,上次国庆大典,番邦来朝时,吐蕃国师禄东赞曾经拿藏獒贿赂过本王,不过被本王给拒绝了。”

    “禄东赞?他贿赂你干什么?”

    “不知道,他没说目的。本王看他不像好人,就没收他的东西。”

    李毅心中闪过一丝疑虑,然后一听李恪没要东西,顿时气得直跳脚。

    “败家子,你就是个败家子。”

    李恪被骂的发蒙。

    “本王怎么了?本王为人清廉,不收贿赂,你不夸我也就罢了,怎么还骂我?”

    李毅摇摇头,看李恪的目光,都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你啊,你身为王爷,那禄东赞既然要贿赂你,那手笔肯定小不了,你居然拒绝了。蛮夷的东西,不要白不要,更何况那还是藏獒?”

    李恪眼神一正。

    “不对,毅哥儿,那禄东赞显然没安好心,本王岂能受他诱惑?毅哥儿,,我可告诉你,这受贿钱财,可是不义之财,花着都烫手,再者说,你也不差钱,你可不能因小失大啊。”

    李毅有些无语,对李恪的死脑筋很是不屑。

    “你啊,真是死脑筋,我要是摊上这事,我绝对手下禄东赞的礼物,而且事后你父皇不但不会怪罪我,还会夸我。”

    “这不可能!”

    李恪摇头表示不相信。

    “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李恪,身为一个纨绔,连这点套路都不懂。算了,今天我就教教你。”李毅抱着武萌,重新坐下,开始慢条斯理的分析。

    “首先,禄东赞上门行贿,还是如此的明目张胆,你说这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拉拢我,让后让我帮他做事。”

    “哼,我猜猜,那禄东赞应该只去了你那里,而没去太子和越王那里吧?”

    李恪一愣。

    “好像真没去,你怎么知道?”

    “哼!亏你还是皇子,那禄东赞已经知道,我大唐对吐蕃已经有了戒心,她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所以,无论他贿赂谁都没什么作用,那么,她一定会想着在长安搞破坏。他之所以只行贿你,就是想挑拨离间,你想想,外使来朝,不参拜太子和越王,反而拜访你这个经商的王爷,你大哥和四弟会怎么想?”

    “这......”

    李恪突然想到,最近这段时间,李承乾和李泰对他的态度确实有些暧昧,甚至说话间还有些戒备和审视,他本来还疑惑,现在看来确实有些明白了。

    “禄东赞贿赂你,第一个目标就是挑拨你和其他两位王子的关系,只要把你拉下水,那长安就很可能陷入内乱,吐蕃就可以趁虚而入。好在,你还算有觉悟,没有收禄东赞的橄榄枝,没有弄出太大的风波。”

    李恪一听,长舒了口气,后背都冒出了冷汗。

    “好险!”然后,他猛地抬头,看着李毅,不明所以道:“那你还让我收下贿赂?”

    李毅摇摇头,接着道:“你的做法虽然没错,却属于蠢人做法。你只是拒绝贿赂,虽然避免了无妄之灾,却还是让太子、越王殿下心中有了疙瘩,甚至还让你差点再次被卷进去。倘若你按我说的做,你当时虚以为蛇,收下禄东赞的好处,顺便套出禄东赞的话,这样不但能问出吐蕃的阴谋,还能抓住禄东赞这条线。你要知道,像禄东赞这种人,做事必然会有万全准备,他贿赂你虽然旨在挑拨离间,但却也不是无的放矢,他或许真的想在长安搞些事情,却被你拒绝,弄得无疾而终。”

    “然后呢,我收下贿赂之后呢?”

    “真笨,这东西你虽然不能留,但你可以运进宫,送给你父皇啊,这样一来不但让禄东赞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能让你父皇对你刮目相看,甚至能套出禄东赞的阴谋。你父皇知道了此事,必然会知道禄东赞的阴谋,自然也会替你摆平麻烦,太子和越王,也就不会怪罪你。甚至,你就算暗中贪些好处,你父皇都不会怪罪你,这可是一箭四五雕,是不是比你高明?”

    李恪沉默半晌,突然幽幽说了一句。“毅哥儿,你真阴险。”

    “滚!”

    李毅挥挥手,打发走了李恪。然而,他心里却对这件事,打起了提防,就像他说的,禄东赞绝不会无的放矢,他既然找到了李恪,就绝对有他的目的,可惜啊,被李恪白白错失了良机。

    李毅不禁暗叹,这禄东赞果然不愧是老狐狸,他还纳闷,禄东赞当初为什么不拜访他,看来,这老家伙肯定心中有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