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李疯子
    “毅哥儿,找我来有事?”

    北苑中,李毅打发完熊孩子,便让人将李恪请来。

    一个月不见,李恪还是老样子,只是身上似乎多了些沉稳的气质。

    “你这一个月都去哪了?这么长时间没来?不像你啊!”

    “你,去给本王弄些府上的小吃和葡萄酒!”李恪很是不客气的吩咐身边一个小厮,然后让人将躺椅搬到一个舒服的地方,一屁股沉了下去,这才回李毅的话。

    “别提了,父皇要给我找一房正室,我正为这事发愁呢。”

    “呵呵,这是好事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

    李恪不耐烦地摆摆手。

    “得,别说这事了,烦得很。”

    李毅笑笑,没再说话。他理解李恪,身为皇子,婚姻根本不允许自己做主,更谈不上什么爱情,李恪不烦就怪了。好在李恪是男子,可以纳妾,所以,虽然烦,却不抵触,只是一时有些适应不了罢了。

    “对了,别说我啊,你这一个月不见,怎么开始在家哄孩子了?”

    李恪说的孩子不是武媚娘他们,而是现在在李毅怀中的一个正在瞪着大眼睛,啃着手指头,好奇的盯着李恪看的小萝莉。

    此萝莉不是别人,正是武媚娘的妹妹武萌,这丫头在李府是属于最特殊的存在,平时就喜欢缠着李毅,李毅也就听之任之,平时连李毅上课的时候,这丫头都时听时不听,不受任何约束,是整个李府的宝贝疙瘩。

    “咳咳,我这也是一不留神才走上奶爸的道路上的。”

    “奶爸?啥意思?”

    李恪端起下人送来的果酒点心,便开始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喝。

    “这个奶爸呀......”

    李毅正要解释,抬眼一看,便见一个紫色倩影缓缓走来。李毅急忙招呼:“梅灵,这里!”

    李恪一听,撇头看去,然后也点头示意,算是打了咋呼,李恪对于梅灵也不陌生,彼此打过不少交道,所以,也没什么客气的。

    “小女子梅灵见过王爷、见过小公爷!”

    梅灵走至近前,恭敬地行礼。毕竟李恪在这里,梅灵也不敢怠慢。

    众人寒暄几句,便开始说正事。

    “那个,今天找你们来,我是有事相求!”

    “打住!”李恪突然出声阻止,然后狐疑的看了李毅一眼,谨慎道:“你要做什么?你小子从来就没有客气的习惯,今天居然说有事相求,你不会又要搞大事情吧!”

    “噗嗤!”

    看李恪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梅灵忍不住笑出声。连武萌这丫头都忍不住咯咯直乐,虽然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李毅顿时脸色一黑,脸皮忍不住抽搐。

    “你听不听?不听可以走,不过到时候有人埋怨你,你可别怪我。”

    李恪尴尬笑了笑,重新坐了回去。

    “你说,你说。”

    “哼,这样,我考考你,你说说半个月后,是什么日子?”

    李恪咂了咂嘴,嘀咕道:“半个月后?十月二十三?啥日子?”

    李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啊你,亏你还是当哥哥的,居然连长乐的生日都不记得。”

    “长乐?生日?”

    李恪眼神呆滞,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你找我们来,就是为了说这事?”

    李毅点点头。

    “当然啊,这还是小事?”

    “靠!”李恪暴跳起来,对李毅比了一个中指,无语道:“毅哥儿,你是不是真的闲的无事了?我连我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哪有心思记长乐的生日?再说了,长了才多大,过生日的时候吃俩鸡蛋就行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古人小辈基本上没有生日可言,一般都是过生日当天吃点鸡蛋就可以了,这还都是富贵人家子女才有的待遇,要是普通百姓,别说生日,能记住自己几岁那都是文化人。难怪李恪跳脚。

    梅灵同样如此,只是她却没多说什么,他相信,李毅既然提出来了,就肯定会有安排。

    果然......

    “行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长乐现在可是我的妻子,给她过个生日怎么了?我又不是要大操大办,就是想咱们内部组织个小型晚会,给她个惊喜,不对外声张。”

    李恪张了张嘴,旋即有些嫉妒的幽幽道:“啧啧,你对五妹还真够好的了。”

    李恪这是被撒了狗粮,心中有些酸楚。

    梅灵就更惨了,她对李毅本来就有些不清不楚的感觉,现在居然看李毅对另一个女子如此宠爱,她心里的酸楚就像是整个心被醋淹了一遍。

    看着俩人幽怨的眼神,李毅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旋即哭笑不得道:“好了,这事算我求俩位了,帮个忙行不?”

    “怎么帮?”

    李恪道。

    “很简单,我写了一首歌,这几天你们练一下,到时候咱们给他来一个大合唱,恩,在准备些小礼物,不求有多贵重,只要是自己的心意就好,就算你亲手写一副生日快乐的字也行。”

    “还唱歌?我不会啊?”

    “不会没关系,反正是合唱,只要不太跑调就行。”

    “我能不参加吗?”

    李恪踟躇问道。

    “行啊,反正我事都跟你说了,你只要不怕长乐事后埋怨你就行。”

    “得得得!”李恪双手高举。“我唱还不行吗?”然后,又忍不住狠狠地瞪了李毅一眼。“就你事多。”

    李毅耸耸肩,对李恪的抱怨毫不在意。只是,当他看向梅灵时,有些尴尬。“那个,梅灵,你怎么看?”

    梅灵盯着李毅看了半晌,突然展颜一笑。“小公爷都开口了,奴家自然没问题。”

    “那行,你回去找几个才艺出众的姑娘,我会找时间给他们做培训,争取半个月内搞定一切。”

    “小公爷放心,奴家保证帮您办好。”梅灵再次柔柔一笑,眼神里满是柔情。

    李毅摸着鼻子,心中有些无奈。还在梅灵没太过分,和李毅商讨了些细节后,便起身告辞离开了。

    “诶,毅哥儿,你胆子可够大的,居然在敢在府中金屋藏娇,你就不怕我妹妹知道?”

    “去,别瞎说,我藏谁了?”

    “切,你真以为我啥都不懂?”

    “行了,你妹妹都不管,你操什么心?”

    “哼,这样,我也不讹你,两头小藏獒,我保证替你保密。”

    “你怎么知道我有藏獒?”

    “你这话问的真蠢,你买藏獒动静那么大,甚至为此还把长孙冲和侯家的给打了,现在长安圈子里谁不知道玉麒麟李疯子?”

    “李疯子?说谁是疯子?”

    李毅额头青筋直冒。

    “啧啧啧,毅哥儿,要我说,你有时间还是多出去走走吧,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前几天为了一个侍女,打了两个公子哥,还怒斥了两个国公,之后又装傻充愣,赶走了一大批上门求学的长安勋贵,现在整个长安都说,玉麒麟李毅是个精神无常的疯子,招惹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