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美人情深
    晚上,李毅派人把紫衣接来吃了顿饭,本来想把自已留下来住的,却被紫衣拒绝,紫衣考虑的比较多,住在李毅这里虽然舒服,却也难免会有一些闲言碎语。她把名声看的很重,不想有一丝污点。

    见到紫衣后,李毅心情不是很好,因为自已明显瘦了不少,眉宇间带着很明显的疲惫感。看得出,她这次是拼了命了。

    紫衣走后,李毅独自站在主楼顶楼,透过干净透明的玻璃窗,俯瞰着长安的夜色,心情有些沉重。

    “夫君,在想什么?”

    长乐走到李毅身边,为李毅披了件衣服,盛夏已过,秋天已经渐渐来袭,看今晚的天色,晚间或明早很可能会有一场大雨。

    李毅眼睛微动,伸手搂过长乐,将其抱在怀里,闻着少女淡淡的体香,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质儿,你往下看看,有什么感觉?”

    长乐靠在李毅怀中,顺着李毅指的方向,看了半晌,缓缓吐出一个字。

    “空!”

    李毅叹了口气。

    “是啊,空,大唐晚上有夜禁,诺大的城市,一刀到夜晚,就失去了所有的喧嚣,仿佛一座空城般,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孤寂和压抑。”

    “这也是为了长安的治安嘛,这诺大的京城,漆黑的夜晚,如果不实行夜禁,准会出乱子。再者,古人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此乃天时,吾等自当遵循。”

    李毅摇摇头。

    “应时自然没错,但是也不能剥夺我等享受夜晚的权利,你想想,在漆黑的夜晚,远远的月亮当空悬挂,一片茂密的小树林中,伴随着晚风吹拂,一阵阵哼哼唧唧的声音传出,那是多么美妙的......”李毅说得有些投入,差点说漏嘴。“咳咳,总之,俗话说,这堵不如疏,防不胜防,夜禁对一个国家来说,从某种程度而言,也是一种桎梏,最起码,在人类繁衍这件事上,它就是一个大大的绊脚石。”

    “为什么?”

    长乐听的很糊涂,有些跟不上节奏。

    “额......”李毅傻眼了,他只顾说的痛快,却突然发现,这事没法解释。

    “哎呀,总之,这夜禁就不是啥好东西。”

    长乐奇怪的白了李毅一眼,然后突然捂着嘴,惊讶道:“夫君,你不会是要取消夜禁吧?”

    “去,别瞎说,我可没这魄力,这种事,闹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长乐捂嘴偷笑。

    “夫君居然还有这悟性,难得啊!”

    “嘿,你个臭丫头,竟敢取笑我。”

    “咯咯,夫君,妾身错了,妾身不敢了呢。”

    看着长乐露出的媚态,李毅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尽管已经算是老夫老妻了,但李毅还是会被长乐迷住,单论容貌气质,长乐绝对是千古无一的美人,李毅不知道古代四大美女有多美,但他相信,长乐绝对不比她们差,尤其是杨玉环,同样是唐朝人,李毅觉得,杨玉环绝对没有长乐美。

    要说以前长乐虽然漂亮,却也没有现在诱人,归根结底,长乐自由体虚,身染气疾,带着一身疾病,再美的美女也会失色不少。李毅估计,长乐的相貌在历史上之所以不出名,肯定是被一身疾病所累。

    “夫君,你到底想说什么?”

    “嗨,一时感慨罢了,只是觉得,长安城的建设还差了很多很多,我正琢磨着,是不在弄点新玩意出来。”

    长乐眼前一亮,对李毅弄出的东西,她从没怀疑过,两年来,李毅做的每一件事,都为大唐带来了无尽的好处。

    “夫君想到了什么?”

    “还没想好,不急。”

    李毅摇摇头,收回目光,不在费神。“对了,质儿,你要是有时间,帮我去看看紫衣,最近好像有人再骚扰她。”

    长乐一愣,旋即顿时俏脸微寒。“有这事?谁这么大胆?”

    “不知道,孙道长没说。”

    “夫君为什么不去,这种事还是你合适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紫衣那丫头最怕流言蜚语,我毕竟不是他亲哥,我俩相识的地方又有些特别,所以,我还是不露面的好。”

    长乐点点头。

    “行,你放心吧,妾身明天就去看看。”

    “好。”

    李毅忍不住在长乐脸上亲了一口,惹来长乐一阵小拳拳。

    “对了,夫君,媚娘那丫头今天可又闹腾了。”

    长了突然眼含深意的看着李毅,幽幽道。

    李毅眼神微动。“她又怎么了?”

    “她说她不想和冰儿、萱萱她们住在一起,她要搬回主楼住。”

    萱萱她们虽然住后院,却没住主楼。

    李毅脸皮微微抽搐。

    “住哪不一样?她闹什么?”

    长乐白了李毅一眼。

    “你说呢?这里面的区别你不知道?”

    李毅脸皮又是一抽,心中一颤。

    她自然清楚武媚娘的意思,李毅主楼里住的全是他的妻妾,如果搬出去住,那就说明身份变了,她成了李毅的学生,本来就有隔阂,要是在搬出主楼,那性质可能就会变了,武媚娘能同意就怪了。

    “唉,她还是个孩子啊!”

    李毅口不对心得道。

    “切,夫君会在乎这个?再说了,媚娘也不小了,再过两三年,就可以出嫁了。”

    李毅身子一僵。

    “质儿,你是怎么想的?”

    “妾身能怎么想?”长乐幽幽一叹。“小时候妾身就知道,身为帝王子女,爱情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奢侈。妾身从小就一直祈祷,希望长大后能嫁一个自己喜欢的夫君。现在,妾身这个愿望满足了,能遇到夫君,是妾身最大的幸运,妾身已经很满足了。”

    长乐说着,忍不住把自己整个人都靠在李毅的怀中,那坚决的语气和甜蜜的眼神,证明她说的全是心里话。

    “至于其他的,妾身管不来,也不想管。”说着,长乐突然抬起头,意味深长的看着李毅。“夫君,你我还年轻,将来,你想娶谁过门,妾身都不会阻拦,只要你有那个本事,妾身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你娶的妻妾,不能善妒,不能招灾,不能惹祸,妾身不求别的,只求一世平安。”

    李毅顿时感动得说不出话,他觉得,他欠长乐太多太多。

    君子多情,英雄本色,多累美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