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医治病獒
    “道长,质儿晚上才能回来,我这还有一件事,就是有些难以启齿!”

    李毅努力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

    孙思邈嗤笑一声。

    “小友还是有话照实说吧,这幅违心表情却是难为你了。”

    李毅神色一僵,神色一变。

    “咳咳,道长,还是你了解我,那我就直言不讳了,我前些日子买了条狗,不过它身子有些病,想请你帮着看看!”

    孙思邈本来神色淡然的品着茶,但李毅话一出口,孙思邈一口茶水咽错地方,猛地咳嗽起来。

    李毅吓了一跳,急忙起来,帮忙敲背,这可是近百的老人啊,要是被他一句话呛死,那就真成笑话了。

    孙思邈咳了好久,眼泪都咳出来了,才算缓解过来,然后他抬头盯着李毅,眼神带着一丝怒火。

    “小友,你还真是不客气啊,我孙思邈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被尊为药王,你就然让我给狗治病,亏你说的出口!”

    李毅干笑一声。

    “道长,唉,我先给你道歉。其实我也是没辙啊,你不知道,我买的是一条神犬,要是就这么死了,我能心疼死。所以,不得已才向你开口,我知道,这事有些难为你,但是,这事我也只能找你了!”

    孙思邈无奈的瞥了眼李毅,重新坐了回去。他倒不是真的生气,凭他和李毅的关系,就算李毅让他给一条普通的狗看病,他也不会怪罪,他只是觉得这事有些荒唐。

    “你为什么不找兽医?”

    唐朝的兽医已经普及,有些兽医技术甚至已经流传到了西域,也难怪孙思邈有此一问。

    “唉,我也想过这事,不过,现在的兽医多数都是医的马牛羊的,很少有懂医狗的。在这,我这狗不是一般的狗,病也不是一般的病,所以,我信不过他们。道长,你走南闯北数十年,想必也没少给动物医病吧?我这神犬得病,还只能靠道长神通。”

    “小友谬赞了,老道这些年虽然诊过不少动物,但也不敢打包票,也罢,既然你开了,老道我就姑且一试。”

    李毅神色一喜,急忙谢道:“多谢道长。”

    “呵呵,无妨,小友不用客气,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走吧!”

    是孙思邈是个医痴,一提到诊病,就是个急性子。

    李毅急忙带着孙思邈去往西院。五只藏獒就在府邸的西南角。

    两人走了不久,便以来到院门口。

    “道长,其实,这里还有一个非你不可的理由。”

    孙思邈闻言,饶有兴趣道:“小友且说说看。”

    “呵呵,没什么神秘的,就是我这头神犬异常神俊,脾气也不好,一般人,连靠前都不干,更别提医治了。”

    孙思邈闻言,兴趣更浓。

    “还有这事?那老道倒是要好好见识一下。”

    孙思邈走南闯北多年,经常入山采药,进过的深山老林不计其数,豺狼虎豹都见过不少,而且他本身就有不俗的武艺,所以,他心中没有任何惧意。

    “不会让道长失望的。”

    李毅笑着回了一句,然后上前一步,推开院门。

    “汪,汪汪!”

    察觉到有人到来,四小藏獒立刻扑腾起来,张着大嘴,不停吠叫。连病獒都缓缓睁眼,谨慎的盯着来人,这事动物的本能。

    待它们看到来人时李毅时,顿时收起浑身凶气,欢快的上下蹦跳。除了病獒,四小都被李毅铐上了铁链,这四小性情无常,还没认主,李毅也不敢大意。

    孙思邈紧随李毅之后,待其看到五只藏獒是,顿时脸色一惊,饶是以他的阅历,也被藏獒的神俊给吓了一跳,他活了近百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神峻的狗。

    孙思邈面色惊奇的不断大量五只藏獒,啧啧称奇。

    “小友,这真是狗?老道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凶悍的狗。”

    “道长有所不知,这种狗名叫藏獒,来自于西域高原,当地异族人奉之为神犬,也算是数年难得一见,我能得到他们,也是幸运。”

    孙思邈不住的点头。

    “不错,如此异兽,倒也值得费些心思。不过,就怕他们凶性太强,小友制服不了啊!”

    “呵呵,道长,藏獒还有一个特性,那就是极为忠心,只要他认主,那就绝不会背叛,这种狗,一生只认一次主人。”

    “还有这事?”

    孙思邈面色一惊,随即看着这几只藏獒,眼中都有了一丝火热,饶是以他的心性,都忍不住想降服一头。

    不过,孙思邈毕竟非凡人,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便不作他想。

    “小友,你说的可是那头青色藏獒?”

    孙思邈仔细打量着病獒,神色凝重。

    “不错,道友看看,可还有救?”

    孙思邈端详片刻,没说话,而是缓缓靠近病獒,准备仔细查验。

    病獒一见孙思邈靠近,立刻凶性大发,猛地跳起来,眼中凶光毕露。

    “小青,道长是给你看病的,不得无礼。”

    小青,是李毅暂时给病獒起的名字,虽然有些恶搞,但也只是暂时的。

    病獒听到李毅之言,缓缓的收起浑身凶性,只是眼神中的凶狠却丝毫不减,它虽然有病在身,但也不是谁都能近身的。

    孙思邈神色坦然,对病獒眼中的凶光视而不见,三两步便来到病獒身边,开始仔细检查。

    病獒一开始还极其戒备,但慢慢的它感受到孙思邈的善意,便逐渐放松下来。

    李毅松了口气,虽然他有把握,却也不敢大意。

    孙思邈在病敖身上摸索了很久,又试验了的多次,这才缓缓起身。回到李毅身边。

    李毅定睛一看,发现孙思邈额头上已经有了丝丝细汗,看来给小青看病,孙思邈也是耗尽了心神啊。

    “道长,你还好吧?”

    “哈哈,无妨,这点事还吓不到我。”孙思邈爽朗大笑,然后面色有些凝重道:“小友,你这神犬情况不是很妙啊,此犬,先天有缺,又遭逢大病,身体中的生气以十不存一;先天有缺,只能大补。但是以其现在的状态,根本承受不住药力。但要是药力不够,又起不到作用。难啊!”

    李毅脸色有些难看,孙思邈对诊病向来认真,连他都说棘手,看来此事确实不简单。

    “道长,可有把握?”

    “六成左右。”

    李毅面色转喜。

    “六成不少了,还请道长尽力施为。”

    “放心,老道会尽全力医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