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再见孙思邈
    “小友,给我准备一个小院,从今天开始,老道就住这里了!”

    后院中,李毅正在编写教材,便听门外传来一个清朗豪迈的声音。

    李毅眉毛一扬,不用出门,他就知道,如此称呼,如此洒脱不要脸的话,除了孙思邈外,别无他人。孙思邈是李毅特意让三子亲自请来的。

    李毅不敢怠慢,急忙放下笔,出门相迎。

    “哈哈,道长,一别多日,你还是风采依旧啊!”

    李毅开门一看,便见此时的孙思邈有了很多变化,首先一身道袍已经换上了白色长袍,一头黑发整齐的束在脑后,脸上胡须打理的一丝不苟,整个人看起来清朗干净,精气神十足,这便是帝都医院的仪容规矩,连孙思邈也不能例外,况且,他也对此非常推崇。

    孙思邈和李毅算是一见如故,虽然年龄差距近百年,但俩人却是真正的忘年之交。在李毅这,孙思邈从来都不客气,其实,当李毅助孙思邈完成医书、医院和医学院三大体系那一刻,俩人就已经是至交好友了,既是利益使然,也是脾性相投。

    “哼,小友可是不够意思啊,你这府邸可比医院的环境好上百倍,没说的,你必须给我一个小院,从今以后,我就赖着不走了!”

    孙思邈说着,一屁股坐在李毅书房外小院中的躺椅上,随手拿起一壶茶,自顾自的品起来,同时,还不忘捏起一颗葡萄放入口中,表情甚是享受。

    自从医院建成以来,孙思邈越来越忙碌,但精气神却越来越好,性情也越来越洒脱,仿佛了却了所有心愿,现在只是在享受生活。

    李毅无所谓的摇摇头。

    “道长,一个小院罢了,我府中住所,您随便选,就算你想住在北苑,也没有任何问题!”

    “好,还是小友讲义气,就这么定了,等晚上的时候,我带着紫衣一起住进来。”

    “紫衣也来?”

    “当然?你不同意?小友,不是我说你,你这哥哥做的可有些不称职啊,紫衣现在可是有不少麻烦啊!”

    李毅身子一僵,旋即浑身杀气猛地逸散而出,眼神变的清冷无情。

    “紫衣他怎么了?”

    孙思邈眉头一皱,面色有些凝重。“小友,你这杀气有些重了,你身体还没好利索,还是要制怒,你这心性,还是不过关啊!”

    李毅闻听此言,不由得换换收起浑身杀气,重新变得古井不波。

    “道长说得对,我说到底还是一个俗人啊,这心性乃天性使然,不好改啊。”

    “慢慢来吧,其实以你的年纪,这点血性很正常,只是你身体本源有失,还是收敛些的好。”

    李毅点点头。

    “道长放心,我会注意的。”旋即,李毅语气一转,道:“道长,自已到底怎样了?”

    孙思邈摇摇头,漏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也没什么,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也是常事!”

    李毅一愣,旋即恍然。紫衣现在可不是一般人,医院院正,地位仅次于孙思邈,掌管医院所有事物,乃是实际上医院的第一人;尤其是随着帝都医院的发展,现在长安大小贵族、世家豪门、甚至连皇室宗亲,有什么大病小情,第一选择肯定是帝都医院,百姓戏言,将帝都医院成为“民间太医院”。在百姓心中的地位,已经不逊色于宫中的太医院,再加上医院中周到的服务、严谨的流程、出色的医书和便宜的医药费,绝对是百姓心中的神圣之地。

    在当时,医者的地位虽然不高,但也不低,尤其是能真正做到救死扶伤的医疗机构,更是受人尊敬。而作为医院的话事人,紫衣自然也有着超然的地位。更何况,紫衣还有着绝世的容貌,要不然当初也不会被潇湘馆选中,而且,由于紫衣现在久掌大权,一身气质大变,更成了长安公子少爷心中的女神般的人物。

    随着孙思邈的诉说,李毅逐渐了解到,现在医院每天都会十几个各家族公子少爷,以看病为由,不断和紫衣套近乎,紫衣烦不胜烦,却又不敢驱逐他们,只能每天忍受着各种骚扰,有苦难言。

    李毅脸色逐渐变冷。

    紫衣可是房遗爱内定的妻子,连师父房玄龄都已经默许了,可以说,紫衣现在就是他的他的准弟妹,弟妹受辱,他又怎能不管?

    “道长,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孙思邈眼皮微抬,淡淡道:

    “那丫头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倔得很。一方面,他不想给你添麻烦,在者,他也不想此事扩大,影响他的名声,你别忘了,以她现在的地位,要想嫁入房家,还差了不少,要是名声再臭了,那就更糟了。”

    李毅摇摇头。

    “这傻丫头,他这样做只会将事情越弄越麻烦,这种事就应该快刀斩乱麻,拖得越久越麻烦,行吧,这事我知道了,道长放心便是。”

    “哼,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事情都跟你说了,你要是解决不好,那老道我就赖在这不走了!”

    “那更好,这可就相当于我李府常住着一位绝世神医啊,好事,绝对是好事!”

    孙思邈轻哼一声,没再说话。

    “对了,你找老到来可是有事?”

    “额,事情倒是有不少,这第一,还是想请道长帮我和长乐检查一下身体,毕竟这身体大事,不敢马虎啊!”

    孙思邈点点头。

    “这是自然,你们虽然都年轻,却也不能忽视身体,否则到老了就有苦头吃了!把手伸过来!”

    李毅听罢,乖乖的把手伸过去,放在孙思邈茶桌上。

    孙思邈定了定神,伸出两指,闭目把脉。

    良久,孙思邈又让李毅换了之手。又过去一会,孙思邈才缓缓睁眼:“中气不足,本源有失!小友,你还需要至少在养上半年啊!待会我在给你开个方子,一定要按时服用!”

    李毅神情微凝,道:“我知道了,这半年,我会注意的。”

    孙思邈没再说话,让三子取来笔墨纸砚,开始写方子。其实他也不担心,方才他也有些夸张了,只是想引起李毅的重视罢了。按李毅现在的身体素质,已与正常人无异,这段时间,李毅在家中静养,按时锻炼、休息。吃药,病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孙思邈想让李毅固本培元,一次性养到巅峰状态,甚至更进一步罢了。

    对于李毅的身体,作为忘年交的孙思邈,看的非常重,从另一角度来讲,他也是在报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