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李府家奴
    打发了侯君集,李毅心情有些遭,一是他天生不喜这些尔虞我诈。第二个,也是因为长孙冲,尽管他平时嘴上说的不依不饶,而且也确实被长孙冲坑得够呛,但也李毅也没损失什么,他大伯出家,那是心性如此,即使没有长孙冲,他大伯依旧会出家,在这就是绫罗婚礼上的陷害,那件事与长孙冲有无关系还在两说,所以,李毅一直没对长孙冲动手,一年多的兄弟感情不是说断就断的,当初他们纨绔集团是何等的情深义重,但现在,却是物是人非。

    今天,李毅看似没对长孙冲如何,但是李毅自己知道,从今以后,他和长孙冲将彻底沦为陌路人,彻底恩断义绝,如若长孙冲在不知好歹,李毅,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这次的决断,也是李毅自身的蜕变,或许从今以后,李毅会知道什么叫做果断,什么叫做无情,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要对敌人冷漠无情,才能走得更远。

    李毅在北苑中,足足静坐了半个时辰,当其睁开眼睛那一刻,整个人都发生了若有若无的变化。

    鲁明等人心有所感,目视缓缓站起的李毅,他们皆是心中一凛,不知为什么,他们从李毅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无上的威严,无形的威压让他们不由得站直了身体,心中对李毅也更加的敬畏。

    李毅感受自己的变化,轻轻叹了口气,那个小富即安、胸无大志的李毅真的渐渐消失了,现在的他,或许才具有大唐郡公应有的资质。

    又站了一会,李毅才彻底回过神来,撇掉心中的杂念,李毅回过头,看着鲁明四人,目光微动。

    他之所以留下这四人,是因为这四人从资质上来讲,已经达到了他的要求,他在考虑,是不是好好培养一下。

    犹豫片刻,李毅盯着四人,缓缓道:“从今天起,你们四个就跟着我吧,平时我若有事,你们就跟着李强训练;我若没事,便会亲自训练你们,不知你们是否愿意?”

    四人愣神片刻,旋即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狂喜之色,他们知道,李毅可是一手缔造战狼的存在,有他训练,他们岂不是可以成为第二代战狼?他们更知道,现在的初代战狼,当初就是李毅贴身护卫的存在。

    李毅似乎猜到了他们心中所想,冷哼一声道:“你们不用想太多,如果你们答应了,你们终身只能是我的贴身侍卫,别无他途。而且,一旦你们同意了,就绝对不能背叛,生是李家人,李是李家魂!如果背叛,你们会知道后果。”

    李毅说到最后,浑身杀气逸散而出,鲁明四人顿时如坠冰窖,浑身皆被冷汗打湿,身子直打颤。

    李毅心中一叹,要是以前的他,绝不会如此绝情,但是现在,他已经变了。

    良久,李毅才收回浑身气势,目视四人,冷漠道:“你等,可有决定?”

    鲁明四人互相看了看,皆是犹豫不决,这可是关乎一辈子甚至是世世代代的大事,他们现在清楚了,李毅要的是家奴,是那种世代侍奉李家的家奴,一旦同意,他们将再无退路。

    最先决定的,不是为首的鲁明,而是年龄最小的韦啸。

    “回少爷,奴才韦啸,愿世代侍奉李家,永不背叛,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韦啸本就是护院出身,只是以前的主子遭逢大难,被株连九族,他辗转流离两年,吃尽苦头,同时也明白一个道理,只有无上的权势,才能带给他美好的未来,但他自知,没有那个本事自己闯出一片天,那就只能依附,以他的眼光来看,李毅,是最好的选择,年少有为,位高权重,至少可以保李家数十年风光,对于护院而言,绝对是最好的主子。而且,韦啸性格坚毅固执,尽管他追求无上的权势,却也信仰忠心,自从他进入李家那一刻起,就从没想过背叛,现在,更是一步登天,他所谓的束缚对他而言,没有半点约束。

    李毅目光微动,看着韦啸,轻轻的点点头。

    有着韦啸的带头,其他人也都有了决断,其实这事很好考虑,他们要么是孤儿,要么是穷苦百姓,面对如此诱惑,没有人会拒绝。

    “奴才鲁明,愿世代侍奉李家,永不背叛,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奴才白清,愿世代侍奉李家,永不背叛,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奴才李连,愿世代侍奉李家,永不背叛,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李毅点点头,没在说什么,这四人答应,他早有预料,对于现在的四人,他丝毫不怀疑,他相信,江离尘亲自给他选的人,必然在身世背景上不会有问题,对于查这些事,江离尘可比他靠谱。

    就在此时,李毅隐隐听到一声狗叫声,不由得嘴角含笑,看着面前的四人,莫名得道:“你们先不用高兴太早,想留在我的身边,也没那么容易,必须经过一层考验,你们跟我来!”

    四人彼此看了看,皆是一头雾水,但还是亦步亦趋的跟着李毅,不论如何,自从他们发誓那一刻起,他们就是李毅的奴才,对于李毅的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怀疑,他们只知道服从。

    李毅带着四人来到府门口,赫然看到门口停放着十几辆马车,车上都固定有一个笼子,里面正是李毅在异兽阁买的二十余个宠物。

    为首一人,正是赵掌柜,为了以防意外,这次他是亲自护送,否则这点小事,还用不着他出手。

    “赵掌柜,劳烦你亲自来,辛苦了!”

    李毅嘴上客气,但却没有了和善,反而带着淡淡的威压,以他的身份,一味地和善不但不会与人为善,还会让人以为他软弱可欺,这些道理,李毅仿佛突然开窍般,融会贯通。或许,以前他就懂,只是不想做,现在,他却很自然的完成了转换。

    赵掌柜看着面带严肃的李毅,心中惊异,却没有不悦,而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才是一国郡公,该有的气度,他暗自想着,如果不是他之前百般讨好,想必李毅根本不会迎出来,这次,算是给他的面子了吧?

    想到这,赵掌柜顿时有了一种荣耀感,对李毅,也是愈加的恭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