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什么意思?”

    侯君集脸色一黑。

    “我什么意思你很清楚。事情的经过其实你我都很明白,你儿子贪恋美色,欺侮我家眷在先,我救人心切,伤人在后。你别说什么地位,你儿子对于你来说是心头肉,我的家眷对我来说也是逆鳞,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说的没有丝毫夸张。

    所以,你要是承认这个说法,咱们可以继续。你要是不承认,那就对不起了,只能依法办事,你是告御状,还是走府衙,随你,我李毅奉陪到底!”

    李毅的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不容置疑。强势的态度令长孙无忌都微微变色。

    侯君集脸色如酱色,仿佛到了暴怒的边缘,李毅强硬的确实让他憋屈的同时,又有些束手无策。

    侯君集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咬着牙道:“我承认又如何?不承认又如何?”

    李毅好整以暇的回道:“你若承认,我可以给令公子赔偿医药费!不承认,那连医药费都得不到!”

    “啪!”

    侯君集猛地一拍桌子。

    “你以为老夫就差你那几个钱?”

    “侯尚书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侯君集双目喷火,却又无可奈何。盯着李毅看了好久,才幽幽地道:“好,很好,渭南郡公是吧?咱们走着瞧!”

    “慢走不送!”

    李毅眼皮都不太,对侯君集的威胁丝毫不在意。

    侯君集冷哼一声,便让下人抬着他的儿子悻悻的离开了,他看的很清楚,在这里除了受气之外,不会得到任何结果。

    侯君集走后,长孙无忌才幽幽的睁开眼睛,面色复杂的复杂的看着李毅:“唉,贤侄,你今天的行为,着实有些不智啊!”

    李毅微微一笑,毫不在意。

    “长孙叔叔,人和人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准则,也都有自己的夙愿。我的夙愿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亲朋好友无所失。为此,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高官厚禄、富贵薄名,对我而言,皆是过眼云烟,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长孙无忌心中一动,似是略有所得。

    后面的长孙冲也似乎是略有所得,看着李毅的眼神,有些松动。但旋即,又变得坚定。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起身欲离开。

    李毅犹豫片刻,缓缓开口。“长孙叔叔长孙兄弟若是不急,可否听在下讲一个故事?”

    这声长孙兄弟长孙冲已经很久没听到过了,现在一听,满满的都是回忆。

    长孙冲一听,也是饶有兴趣的重新坐了回去、

    李毅双眼迷离,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嘴角微微翘起,缓缓讲道:“在一堂课上,一个老师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一道题,100减一等于多少,很多学生立刻就回答是99 ,但是老师却缓缓地摇了摇头!”

    长孙冲轻蔑一笑,他虽然不精于算数,但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他还是知道的,在他看来,这个老师就和李毅一样,纯属没事找事。但长孙无忌眼神一凛,却听出了故事中的不寻常,以长孙无忌的阅历,自然听出了故事的内涵,其实世间不平事十有**,不是每一次一百减一都得99的。

    不管二人心中作何感想,李毅接着讲道:“学生们不行,纷纷大闹。老师却含笑不语,将黑板擦拭干净,然后又写下了四道题,这次连答案都写上了。学生们纷纷查看,却见老师写的是:2+2=4;4+4=8;8+8=16;9++9=19、学生们一看,闹得更加厉害,纷纷指责老师算错了一道题!

    然而,老师却毫不意外,只是淡淡的转过身,语重心长的道:‘是的,大家都清楚,我算错了一道题,可是我前面算对了三道题,为什么没人夸奖我?而是只看到我算错的题?做人就是这样,你对他十次好,也许他忘了,但是只要有一次不顺心,他很可能就会抹杀掉你的所有,即使这个不顺心很可能就是一个误会;就像那个99,你们以为,100-1一定会得99,但是有的时候,他会得0,因为有的人会抹杀掉所有的一切,包括那99!’”

    李毅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长孙冲,旋即向长孙无忌行了一礼,然后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正堂。

    诺大的正堂,只剩下了长孙父子。

    长孙无忌长舒了口气,心中感慨万千。

    “冲儿,毅小子说的故事你明白了吗?”

    长孙冲双目失神,愣在了当场,良久,才缓缓回道:“父亲,难道,我真是那抹杀了他99的人?”

    长孙无忌摇摇头。

    “这个问题只能你自己找答案,但是为父要说的是,就像毅小子说的,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夙愿,只要你觉得你做的事对你的夙愿有利,那就去做,这世间,没有什么对与错,只有值与不值。”

    长孙冲苦笑一声。“今天,算是他正是和我割袍断义吗?值吗?不值吗?我不知道,但是爹,有一点孩儿确定,孩儿不后悔!”

    “哈哈哈,那就行了,只要你不后悔,那就没什么值不值得!走吧,今天这个亏吃的不冤,算是给你涨涨记性了!下一次,爹希望你能靠自己找回面子!”

    长孙冲双目渐渐明亮,旋即缓缓点头。“爹爹放心,孩儿知道怎么做了!”

    说罢,父子二人相视一眼,然后哈哈一笑,毅然离开。

    前院,李毅回到这里之后,就一个人在发呆,其他人也不敢劝,只能在一边守着。

    “唉,到底还是心善了,师父常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师兄也常说,兄弟之间,要相互体谅,要讲一起!我都听了,也都做了。但是事情发展至此,能怨谁?或许,是我的妥协毁了这段情谊。

    既如此,那就彻底断了吧,从今以后,阳关道和独木桥将永远是势不两立,不为意气之争,只因道不同!不相为谋!”

    想通一切,李毅长舒口气,整个人都舒畅不少,这就是修真所说的念头通达,没有心魔,一个人,只要心中坦荡荡,那就无所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