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李毅的不一样
    将钟言送到了帝都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然后安排其住进了病房,又给他找了一个专门的护工伺候,李毅这才松口气。

    “行了,你就先住在这吧,府里的事你先不用管,我会找人暂代你,等你伤好后,在做你的管家也不迟!”

    “少爷,我......”

    钟言激动地语无伦次,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主子能像李毅一样,对待下人如此贴心,如此照顾。

    尽管钟言今天做的事值得嘉奖,但这也是钟言的分内之事,如果换作别家,好点的主子可能夸赞几句,再给几个赏钱,也就行了。次一点的主子很可能连赏钱都没有。

    而李毅呢,不但亲自送他来医院,还亲自帮他安排一切,这对于一个奴仆而言,就是天大的恩赐,钟言又岂能不激动?

    李毅黑着脸,摆脱了钟言的啰嗦,并呵斥其认真执行命令,然后看望了一下孙道长,顺便说了几句话之后,这才打道回府。

    回去的路上,几女闲聊,说起李毅今天的事,武媚娘的话引起了李毅的重视。

    “哥哥很不一样!”

    提起李毅,武媚娘眼神就不由得有些迷离,即崇拜,又自豪,甚至眼神深处还隐藏着一丝不为人知的感激。

    武媚娘平时的表现总是大大咧咧的,而且还争强好胜,像一个小辣椒一样。但实则,武媚娘内心深处一直有一股压抑着的自卑,因为他从小就不受重视,又经常受武氏兄弟欺侮,难免会有这种心理,这种自卑,在面对长乐和李雪雁两人的时候,更是明显,这种心理没办法克制,只能用时间去抹平。

    不过有一点,武媚娘的这种自卑心理让她对李毅产生了一种不可磨灭的依赖。

    “什么不一样?”

    冰玉对李毅的感情自不用说,一提到李毅,她比谁都精神。

    武媚娘掰着小手,思索一阵,才缓缓开口。“哥哥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亲和力,而且从来不拘一格。就像今天,对赵掌柜、对钟言、甚至是对医院的护工,哥哥一直都是以礼相待,用心相交,从来不会因为身份对他们有什么别的看法,或者说,哥哥心中没有尊卑的概念,只有善恶、好坏、亲疏、敌友的区分。对于身边人,无论身份贵贱,哥哥都会拼尽全力的付出。

    但是对于敌人,哥哥就从来不会留守,不论对方身份如何,就像今天,说句冒犯的话,姐姐是哥哥的侍女,我和姐姐只是家中不受待见的弃女,对于外人来说,可有可无,换作另一个人,今天或许可能为咱们摆平麻烦,但绝对不会得罪人,因为咱们身份不够。这也是那两人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戏弄咱们。

    但是,他们显然没想到,哥哥从不是一个看身份办事的人,他从来没把咱们当做外人,对于他而言,咱们就是他的至亲,所以,他今天才会那样愤怒。

    这就是哥哥的与众不同,而且,这种不同还不同于怯懦,怯懦的人只会妥协,不会反抗,那样的人就算对下人再好,也只会得到别人的嘲笑与欺辱。哥哥不同,他和善妥协的同时,也有着他的底线,一旦有人超过了他的底线,那么,哥哥绝对会给与其最狠的打击,因此,哥哥才能让身边人一直保持着敬畏、忠心、尊重与仰慕,对于一个上位者而言,这是最难的。”

    冰玉有些诧异的看着武媚娘,她没想到,这个小辣椒一样的小丫头居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而且,他对武媚娘说的话也很是赞同,对于李毅,她从来就没怀疑过。

    “呵呵,这才是少爷最厉害的地方。这天下间,除了少爷,还有谁能在年少之时,位极人臣,享誉天下,一门双公,同娶双主!也正是这样的少爷才能让从咱们为之着迷,仰慕!”

    冰玉想着这两年的种种过往,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是甜蜜的微笑。

    武顺理了理鬓角的头发,甜甜一笑。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两女齐齐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吴顺。

    武媚娘捂着嘴,惊讶道:“姐姐,你什么时候会作诗了?”

    武顺羞赧笑了笑。

    “我哪会作诗,这是哥哥作的!”

    冰玉摇摇头。“不可能,少爷作的所有诗我都知道,我负责编纂少爷的百科全书,少爷做的每一件事我都一清二楚!”

    武顺捂着嘴一笑。

    “姐姐没发现,少爷今天又换了一把扇子吗?”

    李毅有时候喜欢用白纸扇,因为在他看来,世上最好的扇子就是他亲笔题写的,那么为了与众不同,当然还是白纸扇最好。

    之前的白纸扇被李毅用来写太极奥义送给尉迟恭了,之后他一直没在准备新的,最近他才令人准备最好的材料做了一把新的折扇,因为这把折扇无论用材还是制作都是至今为止,李毅见过的最好的一把折扇,所以,李毅不忍明珠蒙尘,遂提笔写下了“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当然了,还是抄袭的。

    两女这才恍然,旋即对李毅的才华又有了深一层的认识。

    李毅在外面赶车,听着里面三女对他交口很赞,不但不害臊,反而听得很过瘾。

    没过多久,三女没了动静,李毅却不干了。

    仰着头,对着车里的三女大声喊道:“我说,怎么停了?既然开始了,就不要听,夸人就要给人夸的爽一点,我这刚开始有点感觉,上不上写不下的,很难受的!”

    三女同时噗嗤笑出了声。

    武媚娘丝毫不顾及,大大咧咧的道:“还有一点忘记说了,哥哥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要脸,脸皮比城墙还要厚!”

    武顺接着道:“这个我知道,貌似这脸皮厚和不要脸也是哥哥发明的词语,我还记得哥哥说过厚黑论,就是脸厚心黑不要脸!”

    冰玉也跟着接茬。“恩恩,不错,是有这么回事,我记得我还写在了百科全书中了,我还能记得少爷的原话。”冰玉想着当初李毅说话的样子,开始学起来。“我自读书识字以来,就想为英雄豪杰,求之四书五经,茫无所得,求之诸子百家,与夫历代史书,仍无所得,以为古之为英雄豪杰者,必有不传之秘,不过吾人生性愚鲁,寻他不出罢了。穷索冥搜,忘寝废食,如是者有年,一旦偶然想起三国时几个人物,不觉恍然大悟曰:得之矣,得之矣,古之为英雄豪杰者,不过面厚心黑而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