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6章 打牌
    送走了冰玉,李毅独自一人在府中溜达,主要是为了熄灭那股子欲火,被冰玉弄得,他现在真想来一场说干就干的白日宣吟。

    “少爷?少爷!”

    突然,一个略带欣喜地声音传来。

    李毅抬头一看,顿时乐了。

    “呦,这不是三哥吗?你怎么这么闲着?”

    说话之人正是三子,只见这厮一身下人衣服,正在整理府中的杂物。

    “嘿嘿,少爷,您就别取笑我了!”

    看三子略带苦涩的笑容,李毅这才主意三子的状态,似乎混得有些惨啊。

    “你怎么混成这样了?玻璃作坊呢?”

    “玻璃作坊被商盟接受了!”

    李毅眼神一凛,拳头忍不住握了起来,旋即便松开手。

    “咳咳,收就收了啊,也不是自己家的,费力不讨好!”李毅劝慰一句,然后又问。“不对啊,就算是被玻璃作坊赶出来了,你也不至于混成这样吧?”

    要知道,李毅来到长安之后,真正的心腹只有两位,一位便是冰玉,再者便是三子,这俩人可是从一开始便跟着李毅的。冰玉自不必说,现在已经开始以少夫人自居了。至于三子,在新府邸中,地位虽然比不上钟言,但也超不多了,应该属于超然的存在,岂会沦落到做杂役?

    三子一见李毅脸色阴沉就知道李毅误会了,急忙解释。

    “少爷,这跟被人没关系,我被玻璃作坊赶出来之后,便想跟您说,但是正赶上您闭关,夫人便让我先在在府中修养,等您出关后再定夺。不过,小的闲不住,便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来打发时间。”

    李毅凝视三子片刻见其不似说谎,便放下心来。

    “也好,我最近正缺一个助手,既然你没事,就回来帮我吧!”

    三子一听,顿时激动的直哆嗦。自从被玻璃作坊赶出来之后,他就一直有些自暴自弃,虽然他相信,李毅不会不管他,但是李毅一日不回复,他就一日不放心。他之所以做杂物,说是闲得无聊,还不如说是心中太烦躁,想用干活来消磨时间。没想到,现在居然真的峰回路转,碰到了李毅,而且居然还能跟在李毅身边。对三子而言,即使是在玻璃作坊,也没有待在李毅身边来的实在。

    “太好了,小的终于又能跟随少爷了!”

    “哈哈哈,好,恩,这样,你现在就上任吧,你去钟言那里拿些钱,然后去找江离尘,让他派人帮你选三十六个护院,至于怎么选,到哪选,我不管,我只看结果,能办好不?”

    三子顿时拍胸脯保证。

    “少爷放心,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吧。”

    三子领命而去,李毅便接着闲逛,只是没过多久,便听下人来报,程咬金等人到了。

    李毅急匆匆的赶到前院,却得知一帮人已经先一步去了北苑,暗骂一声老不休,又匆匆赶往北苑。

    到了北院之后,李毅顺着声音来到一处阁楼,这个阁楼也在清水湖边上,和青叶林相邻,一楼是酒吧、厨房、储物间等场所,二楼则是棋牌室和麻将室。

    李毅直上二楼麻将室,推门一看,便将一帮老不修正围坐在一个豪华麻将桌前,大声说笑着。

    一个硕大的四方桌,有正宗的红木制成,外面刷了一层红棕色的油漆,桌面还铺了一层软硬适中的皮毯子,桌子四周,则是四个大号的沙发型靠椅,椅子看起来很是矮胖,实则里面是木头支架,中间续了很多棉花,最外面一成则是由动物皮毛缝制而成,整体看起来,既美观大方,又不显得庸俗。人坐在上面,甚是舒服,就算做一上午,也不会感到太多的疲惫。

    最后,在桌角处,沙发椅之间,都有一个小型木桌,上面摆放着各种糕点、美食、美酒!再加上,通过玻璃窗户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外面怡人的景色,在这里打麻将,绝对是一种享受。

    李毅放眼一看,才看到程咬金居然把岳父李道宗拉来了。李毅急忙上前见礼。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行了,都是一家人,就别客套了,快坐下,先来一圈,这段时间你岳母管得严,可把老夫给憋回了,这回要不是你邀请,你岳母估计还不能松口!”

    “哈哈,王爷,你这要感谢叔宝大哥啊,本来我是要邀请他的,谁知道他说你最近有些困难,便让我们把你救出来。”

    程咬金大手洗着麻将,嘴上还不忘揽功劳。

    “知道了,你这胖子,啥便宜都丢不下!”

    “嘿嘿,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我这可是是跟毅小子学的。二条!”

    “什么就跟我学的?程叔叔你又血口喷人,胡了!”

    程咬金一惊,旋即笑着骂道:“别闹,什么你就胡了?我这才刚打一张牌,你胡什么?”

    “就胡你这张二条,不好意思,天听!”

    李毅微微一笑,然后把牌一推。

    程咬金伸脖子一看,顿时傻了。只见李毅牌面上是三个幺鸡,三个九条,二至八条各一张,程咬金一时间还没看明白。

    “小子,你这胡的是什么?”

    “呵呵,一到九条我都胡,所以程叔叔,你这炮点的不冤,庄家,门前清,清一色!开门红啊!”

    程咬金大嘴一咧,一张胖脸忍不住抽搐。李道宗和尉迟敬德看李毅的眼神也有些怪异。

    三人痛快的给了钱,李毅收起钱,放在桌边的钱匣里,然后边洗牌便对李道宗到。“岳父,我打算教一批徒弟,后天开课,二弟有时间就让他来旁听吧!”

    李毅说得自然是李素,李道宗的二儿子,上次李道宗曾和李毅说过这事,李素到了进学的年龄,想让李毅帮着安排一下。李毅也就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李道宗先是一惊,旋即大喜。“毅儿你要收徒?”

    “恩,最近有些心得,想要收几个徒弟试验一下。”

    三人听得眼角忍不住抽搐,尼玛怎么听的这么不靠谱?

    不过三人到没怎么真的怀疑,李毅既然敢说出来了,就说明他是认真的,而且教的东西绝对错不了。所以,不光李道宗,程咬金和尉迟恭也有些动心。

    “毅小子,我家的老二和老三在军事学院也有一段时间了,你看是不是让他们出来,跟着你学一段时间?”

    程咬金厚着脸皮道。

    “我家小二也一样,听说他在学院里面总闯祸,还是调出来的好。”尉迟敬德紧接着道。

    “胡了!庄家,门前清,清一色,大三元!”

    李毅把牌一推,淡淡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