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2章 咆哮朝堂?
    “来人......”

    或许是李二也怕了李毅,生怕这厮在搞出什么乱子,抬手就想唤人把李毅拖下去。

    李毅一听就吓了一跳,他本想装个斯文人,谁知道李毅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啊,生怕李二把话说完,要知道,君无戏言,要是李二喊完,那他屁股肯定就遭殃了,所以,李二刚一张嘴,李毅就急忙大喊出声。“陛下,臣有本奏!”

    李二语气一滞,把要说的话生生的吞了回去,狠狠地瞪了李毅一眼,道:“说!”

    “陛下,臣不服,御史台愿望微臣,您要给为臣做主啊!”

    李毅说的甚是委屈,要不是实在哭不出来,他绝对会挤出一两滴眼泪,此时不哭,更待何时?只可惜,他实在是找不到哭的感觉啊。

    李二被李毅的样子弄得一身鸡皮疙瘩。

    “有话就说,休要耍混。”

    李毅见好就收,脸色一正。

    “陛下,讲道理,首先,我只是针对孙中丞一人,没有公然挑衅整个御史台,他们这是对微臣上纲上线,集体欺压微臣,对微臣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失,臣肯定陛下治御史台的罪!”

    精神损失?这厮还真敢说。

    百官心中吐槽道。

    李二更是哭笑不得,不过,他也不想此事闹大,所以,见李毅有了借口,他也就借坡下驴。

    “好了,李毅无礼,尉迟台诸卿莽撞,各罚俸一月,下不为例。”

    李二话一出口,尉迟台众人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这个处罚看似各打一板,但是从实际来说,这事很不公平。整个长安谁不知道李毅最不缺钱,所以,罚奉一月对李毅而言没有丝毫影响。但是御史台这帮人向来讲究清廉,很多人都是要靠俸禄养家糊口,现在却要被罚俸一月,那岂不是要被扒层皮?

    但君无戏言,他们即使有委屈,也只能忍着。

    狠狠地看了李毅一眼,尉迟台百官向李二拜谢之后,灰溜溜的撤了回去。

    李毅也有些诧异,没想到李二这么痛快,看来这段时间御史台把李二得罪的不轻啊,都是报应。

    “好了,李毅,对于孙中丞的话你还有什么意见,如实说来,休要在耍混。”

    “陛下,臣没什么好说的,孙中丞的话完全就是一派胡言,除了微臣经商这一事实之外,其他的,都是他道听途说,毫无证据,所以,臣不需要解释!”

    “哼,李院正,我御史台有风闻奏事之权,难道说我不能参你的本?”

    “我可没这么说,孙中丞,这所有人都看着呢,你方才进谏时,我可是没有丝毫阻拦,你参你的本,这是你的权利,我无权干涉。但是现在陛下问我,难道我不能辩驳吗?还是说,你孙中丞说的话就是金口玉言,无需审判,直接就可以定我得罪?”

    孙中丞听罢,顿时脸色一白,刷的一下跪了下去。

    李二和百官也都被李毅上纲上线的话吓了一跳,好嘛,人家只是反驳一句,你就说人家是金口玉言,这不是打李二的脸吗?这金口玉言除了李二,谁敢用这词?

    李二眼睛微眯,虽然对李毅的强词夺理有些无奈,但是李毅说的话却还是让他心中有了芥蒂,这一段时间,御史台的强势确实让他受了不少苦。

    长孙无忌眼中精光一闪,却没有任何动作,脸上毫无表情,平静的像是一汪清水。

    房玄龄眼神闪烁,似乎是欲言又止。

    但是魏征确实有些坐不住了,虽然他不是御史台的人,但是他和御史台却是关系密切,要知道,他可是以进谏闻名。

    现在被李毅这么一闹,使得李二对御史台心中有了芥蒂,如果现在不消除,以后很可能

    酿成大祸,所以,魏征沉吟片刻,出班奏道:“陛下,风闻奏事是御史台的权力,也是御史台的职责,虽然凭空杜撰有失公允,但是知情不报却罪过更大,所以,还请陛下三思,孙中丞绝无给李院正定罪之意,只是执行御史台职能而已。”

    李二脸色稍缓,他刚才也是被御史台气糊涂了,一时失了公允,现在被魏征一说,却已经回过神来。

    然而,利益却没打算如此轻易地饶过御史台,如果不给这些人一个教训,那以后保不准还会有人给他下绊子,而且,之前的事李毅还没算账呢。

    “九旬老太为何裸死街头?孙家百头母猪为何夜半频频惨叫?孙府小妾肚兜为何频频遭窃?孙府丫鬟为何半夜呻吟?孙府连环杀生罪,究竟是何人所为?孙府大妇的门夜夜被敲,究竟是人是鬼?孙府数百只小母狗意外身亡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突然,李毅的声音在朝堂之上炸响,震得百官目瞪口呆。

    “李毅,你胡言乱语些什么?”

    李二气的直吹胡子,如果不是在朝堂,李毅估计李二能一巴掌呼他脸上,实在是李毅说的话太埋汰了。

    连程咬金这等粗糙汉子都忍不住咂舌。

    李毅不疾不徐,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回陛下,这是微臣进来听到的一些传言,当事人说的绘声绘色,微臣觉得此事事关重大,生怕长安城中真的有变态存在,所以,一时没忍住,才向陛下进言,失礼之处,还请陛下治罪!”

    “岂有此理,一派胡言。”李二一拍龙椅,大声喝道:“道听途说之言,岂容你在朝堂之上胡言乱语。”

    李毅等的就是这句话。

    “呵呵,陛下,那如果臣有罪的话,孙中丞是不是也要一起被治罪?同样的道听途说,同样的毫无根据,同样的离奇扯淡,难道就应为他有风闻奏事之权就可以信口污蔑堂堂二品大员?俗话说三人成虎,如此权力,还真是另微臣胆寒啊!”

    李二又是一滞,神色微愣。

    魏征脸色一白,看着李毅,脸色很是复杂,其他人也都愣住了,显然被李毅的话镇住了。

    孙中丞更是脸色一块青一块白,又气又怕。

    朝堂顿时陷入一阵诡异的气氛之中。

    良久,李二才回过神来,定了定神,缓缓道:“李毅,孙道离,扰乱朝堂,有失官德,责令,李毅罚奉一年,禁闭家中一月,一年不许上朝。孙道离罚奉一年,官降一等!另...”

    所有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李二。

    “责令御史台暂时取消风闻奏事职权,进谏事宜,待朕考虑之后,再行定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