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承天门前
    ,精彩小说免费!

    忙活了一早上,直到卯时四刻,也就是早上六点左右,李毅才在长乐叮嘱声中,看看出府。

    大街上,直到李毅骑上绝尘,他这才松了口气,这女人啊,结不结婚完全是两个样子,尤其是一点,女人结婚以后,都会获得一个通用技能——唠叨。无论是什么性格的女人,结婚以后都免不了俗,李毅也理解,因为一个女人肯唠叨你,自然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考虑,但是李毅也不得不说,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唠叨真的是太可怕了。

    直到走出很远,李毅都已经上了朱雀大街的水泥路上,他这才逐渐的清醒过来,想着长乐的叮嘱,李毅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长乐唠叨了一个早晨,中心思想其实就是一件事,那就是嘱咐李毅千万不要搞事情,弄的李毅愚昧不已,没想到她在长乐眼中就是这么一个形象,搞事情,那是他吗?

    ......

    卯时六刻,庄严的承天门前,已经三三两两的聚集了一大批百官,看官服颜色,最低级的也是绯色的,显然都是五品以上的,这些人年龄最轻的都有三十多岁。

    尽管不太明显,但是也能够看得出,这些人隐隐的分成三派,一派是以当朝宰相房玄龄为首,这一派的人数也是最多,就连以李绩为首的武官一派也隐隐的倾向于房玄龄,虽然自古文武不和,但是在贞观时期,这种现象虽然存在,却并不明显。

    第二派是以魏征为首的御史和一些中立官员,这些人向来的准则都是两不相帮,当然,他们的人缘也都不好,尤其是这些御史们,固然没人敢得罪他们,却也没人敢亲近他们,因为谁也不知道和他们相处久了,哪天一不小心说漏嘴,再被这些人一个风闻奏事捅上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最后一派领头的却是时任吏部尚书的长孙无忌,这些人人数最少,但是却各个不可忽视。

    当然,朝廷中的派系总体来说还是错综复杂的,这三派也只是被摆在明面上的事,事实上如何,谁都说不清楚。

    此时,房玄龄这里,程咬金和尉迟敬德大咧咧的来到房玄龄身边,低声道:“玄龄,某家听说那些杂碎今天还要弹劾毅小子,是不是有这事?”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虽然总和李毅抬杠,但是长辈之中,除了家人和房玄龄,对李毅最好的就是这二位了,所以,这几天李毅被人“欺负”,他们早就看不过去了,要不是房玄龄拦着,早就出事了,就这,昨天程咬金在朝堂上还差点和几个御史打起来,要不是李二发飙,估计那几个御史今个能不能起来都是个事。

    “知节、敬德,稍安勿躁,这件事咱们不好插手,还是留给毅儿来解决吧,要不然,咱们可能会帮倒忙。”

    程咬金双手握拳,互相对碰一下,唉声叹气道:“唉,关键是那小子也不出手啊?这都多长时间了,也不见他露个面,我都替他着急。”

    尉迟敬德脸色阴沉,也很是不爽。“就是,这小子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要是放在以前,早就扎刺了,现在居然这么能忍。”

    房玄龄捋须轻笑。

    “呵呵,这说明毅儿长大了,成熟了,懂得审时度势了,之前毅儿风头太盛,不是啥好事,现在有人帮他往下熄火,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所以,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韬光养晦,虽然会受些委屈,但是获得的好处却是无穷无尽的。”

    程咬金撇撇嘴。

    “你们这些文人就是矫情,办事忒不爽利,以前毅小子多么爽快的一个人,居然被你教育成这样,唉,误人子弟啊!”

    尉迟敬德舔着肚子,满脸遗憾。“谁说不是,毅小子多么嫉恶如仇的一个真汉子,硬是让你叫成了缩头王八,真是天意弄人啊,可惜了。”

    房玄龄脸色一黑,随即气极反笑,他发现跟这些大老粗说话真的是有些多余。关键是太气人了。如果这两位真傻房玄龄也认了,但是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可是清楚地紧,武官之中,这两位可是最懂得韬光养晦知道的,真到装孙子的时候装的比谁都像,要不然这两位岂会轻易的潇洒到现在?现在反倒对他冷嘲热讽,去哪说理去?

    看哼哈二将满脸唏嘘的样子,房玄龄嘴角颤了颤,终于是忍过去,没再说话。

    另一边,长孙无忌一直在闭目沉思,突然,一个面容略显老态的身影凑了上来。

    “国舅爷,今天可是还有对付那小子?”

    说话的是一个身着深绯色官服的官员,此人名叫张喜,官属吏部侍郎,是长孙无忌的心腹手下,为长孙无忌马首是瞻。

    长孙无忌眼皮都没抬,只是嘴唇微微蠕动,旋即轻声道:“伺机而动,见机行事。不管情况如何,今天都是最后一次,过犹不及!”

    张喜瞬间会意,心中虽然有些遗憾,但也不敢违抗长孙无忌的命令,他和李毅没愁没怨,但是此人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嫉妒心很强,而且是无差别的嫉妒,就算在街上看着一个陌生人搂着一位如花似玉的老婆,都会嫉妒的半天心里不是滋味,可见此人嫉妒心里之强。李毅年少成名,身居高位,张喜对此都已经不是嫉妒了,而是已经晋升为眼红了。不过此人虽然嫉妒心强,但是自制力不错,而且还会审时度势,再加上办事能力也不弱,因此才会被长孙无忌看中,官至吏部侍郎,要不然以这位的性子,就算能力再强,估计也要折在官场。

    “哼,算是便宜你了,也不知道陛下抽哪门子的风,居然对一个小屁孩如此看重,小小年纪就身居高位,还贵为郡公,也不怕风大闪了腰。哼,我倒要瞧瞧你能嚣张几天。”

    张喜在心中再次忍不住羡慕嫉妒恨起李毅,眼神忍不住四下乱瞟,但当其看向来路方向时,忍不住一阵,旋即猛地擦了擦眼睛,再次定睛看去,居然看见原来敢来一个熟悉的人影。

    又过了一会,张喜终于确定来人身份,忍不住惊呼出声:“李......李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