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李毅要上朝
    ,精彩小说免费!

    “关门?放......放狗?”

    看李毅咬牙切齿的样子,长乐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其他众女也是面面相觑,就连李业嗣都是诧异的看向李毅,他可是知道,李毅平时是很大方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生这么大的气,李恪虽然带走了两大车的东西,但是肯定也值不了几个钱,否则,就算李毅给,李恪都不敢要。

    武媚娘倒是唯恐天下不乱,一听李毅要买狗,这妮子瞬间就兴奋了。

    “好耶,买狗好耶,哥哥,买狗的时候我也要去。”

    “好!”李毅露出一丝微笑,欣然答应。

    见李毅不似作为,似乎真的要买狗,长乐到是有些笑不出了。

    “夫君?”

    一头是夫君,一头是亲三哥,李毅要是真的和李恪闹翻了,她肯定会左右为难,当然,如果真到了那时候,她肯定是站在李毅这边的,只不过心里肯定会难受罢了。

    “啊?”

    李毅一抬头,正看到长乐为难的表情,顿时一乐。

    “哈哈,质儿还真当真了?我就是说着玩罢了,好歹他也是个王爷,我总不能真的放狗咬他吧!”

    长乐见此,这才松了口气。

    “夫君真是的,就知道吓人。夫君,三哥虽然浑了些,但是这也说明他没把你当外人,您千万不要介意。”

    “呵呵,你这妮子,和我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就是一时气话,以我和为德交情,还用说这个?”

    “那.......哥哥,狗还买不买了?”

    武媚娘嘟着嘴,以为李毅在逗她玩。

    “买,当然要买!”

    长乐再次诧异的抬头。

    李毅急忙解释。“不要想多了,我就是突然想起来,公府这么大,总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咱家虽然没啥隐秘之事,但是有一些东西还是藏着一点好,我们又不能养太多护院,我就想着弄些看家狗,以做警示之用。”

    长乐了然的点点头。

    “还是夫君想的周到,这事质儿会交代下去。”

    “恩,不必了,这样,这两天无事,我也想歇歇,这样,明天我亲自去看看,自己挑的狗也能放心一些。”

    长乐想想,也没拦着,李毅最近却是憋坏了,出去散散心也好。

    “哥哥,记得叫着我!”

    武媚娘兴奋的叫道。

    “中,到时候有兴趣的都去,就当玩乐了。”李毅玩笑一句,然后脸色又是一黑。“不过,质儿,你吩咐下去,把我刚才的话传给为德,就算不放狗,我也要吓他一下,哼,我叫他占我便宜!”

    众人一听,不禁莞尔。

    旋即,众人说说笑笑吃了一顿美味的晚餐,就着夕阳,伴着湖水。披着晚霞,嚼着烤肉,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偶尔响起一两句豪言壮语,吓得树上鸟雀吓得直扑腾翅膀。

    当夜,由于都有克制,没有出现宿醉的情况。当晚,李毅在长乐房中一阵翻云覆雨,弄得美人连连告饶,知道月上中梢,才在李毅意犹未尽的状态下沉沉睡去。

    第二天,李毅起了个大早,连长乐也被惊醒。

    看着外面蒙蒙亮的天色,长乐幽怨的看着李毅,不知道这位又要作什么妖?

    李毅给了长乐一个歉意的眼神,解释道:“质儿,我今天要去上早朝,所以,起的早些,时辰尚早,你接着睡吧。”

    长了一听,便要顺势接着睡,昨天被李毅折腾的太晚,现在且困着呢。不过,还不待长乐躺下,便突然眼睛瞬间睁大,惊叫而起。

    “夫君说什么?你要上朝?”

    不怪李毅震惊,自从李毅做官之后,他就只上了一次早朝,还弄得朝堂鸡犬不宁,在那之后,李毅便再也没上过早朝。现在居然突然要上早朝,要么是李毅脑子抽筋了,要么就是李毅有急事,显然,长乐偏向后者。

    “呵呵,别紧张,就是长时间没露面了,我去亮个相,免得让人把我忘了,说白了就是去走个过场!”

    李毅说的半真半假,亮相是真的,最近关于他的事情闹得太凶,他要是在不做出点态度,不但会让关心他的人失望,还会让某些人认为他软弱可欺,进而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

    不过,李毅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给朝堂百官一个信号,那就是他李毅虽然不入官场,不上朝堂,那不是他上不了,而是他不愿意上。他就是想明着告诉众人,只要他李毅想,那朝堂就必然要有他的一席之地,谁都拦不住。

    想到昨日业嗣说的那些弹劾之人,李毅嘴角勾出一丝冷笑,某些人就是蹬鼻子上脸,要是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是真的不把你放在眼中啊。

    长乐不知道李毅的心思,的但他却了解李毅的性子,如果没有什么目的,李毅是绝对不会上朝的。既然能让李毅如此大动干戈,那事情就小不了。

    想到这,他还哪有困意,急忙匆匆起来。

    李毅见此,不由得劝道:“质儿,你还是歇着吧,昨晚那么累,起这么早怎么能休息好?”

    长乐美眸微抬,赏了李毅一个妖娆的白眼。

    “夫君上朝这么大的事,妾身还怎么能睡得着?妾身虽然劝不了夫君,但是,却可以伺候夫君更衣吃饭。”

    “我这么大的人,哪里还需要伺候?你还是歇着吧!”

    长乐再次一个白眼,这次却解释都懒得解释了。

    李毅一看长乐的态度,苦笑一声,也不再劝了,只是想着早点离开,还能让她再睡个回笼觉。

    不多时,长乐便将嫣儿、馨儿叫了起来,就连冰玉都听着动静主动起来了,冰玉就睡在隔壁,对李毅这屋的声音最是敏感,所以,长乐一起来,她就跟着起来了。

    三女得知李毅要上早朝,都是一惊,旋即迅速进入状态。

    这件事,还是冰玉有些经验,长了虽然也懂,却没伺候过人上朝,所以,便将这是推给冰玉安排。

    冰玉也不含糊,几条命令下去,众人便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做饭的做饭,打水的打水,剩下的给李毅穿衣,还让人去马厩,将绝尘给喂饱。

    不多时,李毅便在冰玉的伺候下,披上了一身大紫官服,腰间系着金鱼袋,干净整洁的官服一穿上,李毅顿时气质大变,虽然年纪尚轻,但是在一身紫色官服衬托下,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自然而然的流露而出,那股子威严霸道的气质让一旁的冰玉和长乐看的有些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