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喝酒喝缩水了?
    ,精彩小说免费!

    清晨,阳光透过玻璃窗子,凝聚成一缕缕的光芒,照射在古香古色的大床上,闪烁着熠熠的光辉。

    李毅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揉了揉额头,感觉喉咙发干,嘴巴发苦,脑仁青痛,浑身酸软无力,神志还有些模糊。

    “唉,喝酒误事啊,都说了戒酒,却还是把子灌醉了,不长记性啊。”

    低声嘟囔一句,便要起身,突然发现身子有些沉,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仔细感觉一些,嘴角勾出一抹笑意。

    “这妮子看来也喝多了,居然醒的比我还早。”

    往日长乐都比李毅醒得早,这懒床还是头一次。

    李毅忽然伸出手,深入被中,瞬间抓住一团柔软。

    “恩?这丫头怎么没穿衣服?难道昨晚.......呵呵,看来本少既是喝醉了也还是有战斗力的啊。”李毅嘿嘿一乐,手中却享受的摸了起来,然而,渐渐地,李毅发现了不对。“恩?这形状和大小都和质儿有些差别啊,和雁儿也有区别,难道是昨天喝酒喝缩水了?没道理啊?”

    “恩~!谁啊,别闹~!”

    听着这声低吟,李毅瞬间浑身汗毛炸立。“这不是长乐的声音。”李毅心中疾呼。

    喉咙滚动一下,李毅瞪大着双眼,眉头渐渐皱起,手也有些颤抖。先是四处看了看,发现这里正是自己的房间,稍稍松了口气,然后低下头,把目光移到压在自己身上的玉体,缓缓伸出颤抖的手然后轻轻地将被子掀开一角,往里一看,他眼睛瞬间紧缩,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且不应该出现在他床上的人。

    “呼!”

    李毅猛地把被子放下,长舒口气。

    “好险,不是别人,虽然这妮子也不应该出现,但也不算什么大事。”

    李毅生怕因为什么而**,甚至被人陷害,现在看来,他想多了,

    不过随即,李毅还是有些头疼,虽然这丫头不是外人,但是他还真没想过这么早就收了这丫头,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什么事没有。

    “夫君,你醒了?”

    突然,门外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李毅抬头一看,正对上长乐那双温柔的眸子。

    “质儿,你醒了,昨晚没少喝吧?”

    一见到长乐,李毅心中就是一暖,不自觉的就要下床,想要靠近佳人。然而,刚要掀被子,就突然惊了一身冷汗,忘记自己这还有一个麻烦呢。

    长乐正在给李毅准备洗脸水,没有发现李毅的异状。

    “昨天确实喝得有些多了,夫君,要不咱们以后还是少喝些酒吧,妾身现在还感觉身子不舒服呢。”

    “恩,听质儿的,以后如非必要,我们就不再喝酒了。”

    “嘻嘻,妾身又不是让夫君戒酒,少喝一些还是没关系的。”长乐解释一句,却也没在纠结这个话题,回头一看,见李毅还紧紧地捂着被子,不禁捂嘴失笑。“夫君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要懒床,也好,让妾身服侍夫君起床吧!”

    说着,就笑意盈盈的往床边走去。

    “等一下!”

    李毅急忙阻止。

    长乐一愣,旋即失笑。

    “夫君,都老夫老妻了,你这是害羞了?”

    李毅尴尬一笑,尼玛,居然被自己媳妇调戏了,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过想到床上的身体,嘴角一抽,还是得忍啊。

    刚要出口解释,就听门外又传来一个风风火火的声音。

    “毅哥哥,出大事了!”

    李毅抬头一看,便见到李雪雁这丫头大呼小叫的便跑了进来。虽然李雪雁现在也已经嫁做人妇,却还是喜欢叫李毅毅哥哥,这是独属于她的称呼。

    “雪雁,别着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李雪雁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床边,急声道:“毅哥哥,依依不见了,一大早我就没看到她,这丫头平时一大早就回来找我了,今天到现在还没个人影,我让钟言帮着找了一下,却发现整个公府都没有她的身影。”

    长乐黛眉轻蹙,和声道:“雁妹,你先别急,依依这丫头还是很听话的,可能是出府买东西去了,一会就回来了。”

    “不可能,长乐姐姐,这丫头平生无论去哪都会和我打招呼的,绝不会一个人私自走的。”

    “咳咳!”

    李毅脸色微红,苦笑的咳嗽一声。

    “不用找了,我知道依依在哪。”

    两女顿时一愣,紧紧地盯着李毅,不知道李毅是何意。

    李毅轻叹一声,旋即指了指自己的被子,无奈的摆了摆手。

    长乐和李雪雁不明所以的看向李毅被子,仔细观察片刻,这才发现端倪,刚才没注意看,现在他们才发现,李毅的被子似乎有些鼓的厉害,仿佛里面还有一个人。

    两女稍一思索,瞬间瞪大眼睛,明白了李毅的意思。

    “毅哥哥,你是说,依依在这里?”

    长乐也是震惊的看着李毅。

    李毅点点头。“不错,我今天早上一醒,就发现这妮子一丝不挂的躺在我的怀里,不过我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

    “呀~!”

    李雪雁瞪着美眸,眼中带着说不出的惊讶。

    长乐有些嗔怪的瞥了李毅一眼,旋即看李毅窘迫的样子,不禁噗嗤一乐。

    “妾身还说呢,今儿个夫君怎地这般扭捏,原来是金屋藏娇了。”

    “质儿,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李毅有些着急,生怕李毅误会。

    “夫君~!”长乐捂嘴轻笑。“瞧您说的,依依本来就是夫君的人,夫君有什么好解释的?夫君不需要有什么不好意思,质儿也不会多心的。”

    “真的?”李毅有些不确定的道。

    长乐肯定的点点头。

    李毅这才长舒口气,心里也彻底放松下来。

    “唉,这事我也有些懵,一大早我就发现身边有一具身体,伸手一摸,发现居然是一丝不挂,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质儿你或者是雁儿,只是摸着摸着,才发现不是。”

    长乐一听,顿时脸色一红。

    “呸,夫君又不正经。”

    李雪雁确实大咧咧的笑了笑。

    “嘻嘻,夫君,我忘记告诉你了,依依这丫头有裸睡的习惯。”

    李毅一拍额头。“准是这丫头又犯迷糊了,把我这当成自己的房间了。”

    正说着,李毅的被子突然被人掀开,然后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响起。

    “恩~!好吵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