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灵位
    ,精彩小说免费!

    正在东市逛街的李毅,不知道此刻潇湘馆中的梅灵已经心乱如麻,以及他的《半壶纱》对潇湘馆的造成的震撼,使有些客人陷入了疯狂。现在的他正在认真的办这一件事,一件他存在心中很久的事情。

    “哥哥怎么了?怎么突然要买这些东西?还非要自己买?”

    看着李毅手中提着的香炉、灵位牌、蒲团等物件,武媚娘不能不多想,要知道,这些东西可不是随便能买的。

    “少爷可能是要祭奠什么人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些东西还真就必须少爷亲自买,代表着少爷的诚心。”

    冰玉比较了解李毅,虽然一下子变猜中了李毅的心思。

    “是这样......”

    听到如此解释,武媚娘也瞬间沉默了,这种时候,还是少说话的好。

    李毅在东市足足逛了一个时辰才将自己想要买的东西买全。他还特意买了一辆手推车,将自己买的东西有序堆在上面,然后自己亲手推着小车往家走去,冰玉等人想要帮忙,都被李毅拒绝。

    以至于一路上,路人都看到了神奇的一幕,一个衣着华丽的少爷,带着三位如花似玉的女眷,却推着一个有些破旧的推车,一脸的生人勿进,这样的组合,怎么看怎么怪异。但是一看李毅就身份不凡,倒也没人敢说三道四,就算认识李毅的人,也顶多是露出差异的表情,将此事记在心里,以待作为待会聊天的谈资。

    回去的时候,三人都无心留恋,所以,异常快速,只用了一刻钟,四人便回到了渭南公府。

    门房一见到李毅亲自推着小车走了回来,差点没惊掉下巴,急忙跑过来,想要接过去,却被冰玉制止,并制止了门房的发问,让李毅顺利的回到了府中。

    进府之后,没走几步,众人便看到了管家钟言,钟言同样露出震惊的表情,旋即便是有些震怒,他以为是门房无规矩,让李毅亲自动手。

    这次不用冰玉,李毅亲自开口了。

    “老言,别多想,这事是我自愿的,与他人无关。你帮我吩咐下去,不要让人多嘴!”

    钟言听罢,这才罢休,急忙应和一声,旋即弯腰躬身,目送李毅离开。

    回到后院,李毅还不等众女出来,便率先吩咐冰玉一句,让其稳住众女,自任何人不得打扰,己便推着小车去往了一处早已备好的小院。

    说起来,这个小院算得上是整个府邸最“正常”的小院了,没有任何的现代元素,看起来平淡无奇,却自有一种肃穆的感觉,小院里就有一座正殿,正殿形似祠堂却比祠堂小一些,也更随意一些。

    李毅推着小车,进了正殿,里面除了一个摆放在正中央的架子之外,便只有一些神仙壁画以及一些小型石像,除此之外,便无他物。

    李毅先是拿出灵位牌和一把小刀,仔细观察和打量一会,这才下刀雕刻,雕刻技术李毅自然不行,但是他会书法和功夫,所谓一通百通,虽说第一次上手,却也能发挥书法的七分本事。

    “先师茅山掌教王远知之位”

    “先父李德奖之位”

    “先母苗氏之位”

    “张”

    李毅足足刻了四个灵位牌,每一个字都刻的无比认真,一笔一划都尽量做到完美。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李毅才算刻完。

    然后站起身,将灵位牌摆放在架子上,将师父和父母的牌位放在最上面,将最后一个牌位放在了第二排,然后又拿出一个一把浮尘和一身绣有太极阴阳图案的道袍,这是李毅精细设计之后找人专门定做的,可见今天的事不是李毅临时起意,而是早有打算。

    李毅早就打算给师父和父母立一个排位,不过之前,父母的排位李家祠堂中就有,在设一个不太合适。师父的牌位虽然远在茅山,但是料想以师父的性格也不会愿意和李家先祖挤在一个祠堂中,所以,这件事便被李毅拖了下来,直到现在成了家,也有了自己的府邸,李毅便把这件事迅速办了下来,这个小院当初设计的时候就是专门为此事而存在的。

    将浮尘和道袍放在师父的排位之下,又拿出事先向祖母要来的父母的一些贴身物件放在父母的排位之下,又摆着香炉,放上供果,又将其他东西摆放,最后,一点焰火,点燃三根香,插于香炉之***奉才算完成。

    李毅跪在牌位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没有起身,而是跪在蒲团上,开始了自言自语,表情也是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师父,弟子不孝,让您久等了。现在弟子终于有了自己的地盘,却只能拜访您的灵位。唉,师父,记得您小时候,您总说我以后可以出将入相,甚至说我,如果在乱世,肯定是一方霸主,您知道吗,当初您说这话时,我是一百个相信,嘻嘻,嘿嘿,弟子还是这么自信,虽然您总说我这是不要脸。

    弟子其实知道,凭我这一身本事,出将入相根本不难。但是我却真的不想要什么王侯将相,那太累了您也知道,弟子太懒了,可是弟子也知道,人生在世,只要入了江湖,那就只有身不由己。当初我就打算,一辈子待在茅山,偶尔下山泡泡妞、旅旅游,心情好了在教训一下纨绔少爷,做一个逍遥小道士。没想到,您最终还是把我赶出了茅山,不但稀里糊涂的成功出将入相,还稀里糊涂的成了纨绔少爷,成了被打击的对象。都说世事无常,但相必弟子的路,您也没算出来吧?

    嘿嘿,师父,弟子说这些,可不是在抱怨您,其实这些都是弟子找的借口,弟子了解自己,什么隐居茅山,都是扯淡,就凭我的性子,就算您不赶我走,我也会偷溜出山,然后稀里糊涂的重蹈覆辙,最终的结局不会有什么改变,也就是成名早晚的问题。所以,弟子没什么抱怨的。

    现在,弟子什么都有了、官位、爵位、名声、家人、妻妾、朋友,甚至弟子已经可以留名青史、名震古今。这辈子,虽然到现在只活了十七年,但是,也值了。

    不过,弟子还是想说,师父,弟子想你了,真的,你不在,弟子做的叫花鸡都没人吃,你不在,弟子想揪胡子都找不到对象。你不在,弟子练武偷懒都没人敦促了。师父......你.......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