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烧烤派对
    ,!

    外面闹得不可开交,当事人李毅却像没事人一样在家里开着原汁原味的复古趴。

    “那个为德,说你呢,别哭这张脸,快去把烧烤架架起来。”

    “业嗣,你去看看香料都弄好没?”

    “长乐,你们几个也都别收拾了,马上就要搬家了,你收拾也没用。”

    “那个稚奴啊,你们这里你最大,你要帮着照顾一下小兕子、虎子和玉儿听见没?”

    “咳咳,媚娘啊,哥哥我有点热,你先下来,到一边玩去,啊!”

    李家宅院中,一片小树林里,一帮人聚在一起,自己动手烧烤,没有一个侍女,当然,冰玉等人不算。美名其曰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不过李毅显然是想多了,这帮人全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躯贵体,会自己吃饭就不错了,指着他们自己烧烤,估计能把小树林给烧了,只能吃栲树皮了。

    没办法,李毅只能亲自上阵。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总算走上了正轨,随着一股迷人的烧烤肉香味传出,一帮人终于露出了笑脸。

    “毅哥儿,我说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着急?”

    李恪咬下一块五花肉,醉人的肉香让其忘了所有烦恼。

    李毅一边烤着肉,一边淡淡的道:“着急又如何,我现在还是禁闭状态,什么都做不了。”

    “那你可以吩咐我们做啊?”

    “别,你可是王爷,我吩咐你做事?这要是传出去,我又得多加一条以下犯上的罪名。”

    “呵呵~!你以下犯上的次数还少?你李文庸还在乎这个?”

    李毅笑了笑,没有接话,招呼长了安顿好一帮熊孩子,才接着道:“耐住性子,这才刚开始,现在跳出来的都是炮灰,再等等再说。”

    “我说妹夫,你现在都快成过街老鼠了,你就一点都不在意?”

    李玄猛灌一口酒,颇为气愤得道。

    李业嗣也走了过来,接话道:“哼,那帮贱民都是忘恩负义之辈,我大哥为他们做了多少好事,转眼间就翻脸,一群小人。”

    李毅脸色微变,正色道:“话不能这么说,他们毕竟只是一些目不识丁的百姓,很容易被流言蜚语所诱导,因为他们没有分析问题的能力,归根结底就是教育的问题。”

    “那也不能瞎说啊?大哥可是他们的恩人,他们如此诋毁你,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

    李业嗣仍旧不服。

    “呵呵,业嗣,那你说,你平时的吃的大米白面从根本上来说是哪里来的?”

    “农夫种出来的。”

    “那你为什么不多他们感恩戴德,反而骂他们是贱民?”

    “大米和白面试我花钱买来的,我为什么要感谢那些农夫?”

    “那人家农夫所得到的都是人家用一双勤劳的双手换来的,人家为什么要对你感恩戴德?”

    “这......”李业嗣眼神一呆,感觉自己的思维进入了死胡同。

    李恪的思路倒是很清晰。“那不对,你的慈善基金会可是无偿帮助他们的。”

    “哦?先不说慈善基金会不是我的,就算是我的,那和普通百姓有什么关系?孤儿院和养老院只对鳏寡孤独有利,修路架桥那也是公众的利益,两院的建设、医院的成立、抗洪的付出,都只是集体的利益,这样的利益是最容易被人忽略的,他们只会感激为他们带来利益的组织,例如慈善基金会、朝廷,而不会关心到某个人。因此,我所做出的百姓,对于一个普通百姓而言,可以感恩,也可以谩骂,因为我对他们而言,没有产生直接的利益给予。”

    “这.......你这是强词夺理!”李恪梗着脖子。

    “不,这是事实。而且,我说的也只是其中一方面,百姓的思想引导其实是一个大问题,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例如,这种事情也可以这么解释,我虽然为百姓做出了很多好事,但是很多百姓都没见过我,我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高高在上的陌生人,他们不需要为我负责,换句话说,就是骂一个陌生人,他们也可以骂的心安理得。”

    众人沉默片刻,皆是摇摇头。

    “得,不想了,想这么多干嘛?当事人都不急,我急什么》还不如多吃一块肉。”

    李爿狠地撕下一块羊肉去,放在嘴里大口的嚼着,享受着油汁在嘴中翻滚的美味。

    李毅耸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

    “姐夫,我要吃肉肉。”

    小兕子迈着两条小短腿,突然出现在了李毅的面前,这小丫头玩的很疯,脸上沾着泥土,一身丝绸衣服造成了乞丐服,说话间,耸动着小鼻子,扑闪着大眼睛,形象虽然差了一些,但是却依旧很可爱。

    “好,姐夫给你弄肉肉。”

    李毅挑了一块肥瘦相间的嫩肉,然后用刀切成细丝,又往里撕了一些纯瘦的肉丝,那酱料绊匀之后,然后一口一口的喂给小兕子。

    小兕子靠在李毅的腿上,手里捏着泥巴,不时地吃一口肉,眼睛弯成了月牙,表情很是享受。

    “姐夫,听说你要搬家了?”

    “恩,明天就搬。”

    李毅的禁闭明天就结束了,李恪今天就是来特意通知李毅的,据说明天李二也要微服出巡,据说要参观李毅的新府邸,阵势还不少,也不知道李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李毅不信李恪说的什么为了放松。

    “那我以后可以经常到你家玩吗?”

    小兕子突然认真的道,大眼睛里满是祈求。这小妮子平时在宫中很难玩得开,而且宫里毕竟是一个尔虞我诈的地方,做什么事都会有十几双眼睛盯着你,也难怪小兕子想往外跑。

    李毅理智上想要拒绝,毕竟这可是李二最疼爱的闺女,出了点事他可担待不起,而且,礼节上也有些问题。最重要的是,李毅了解李二,在感情方面,李二绝对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如果被他知道自己的闺女天天往外跑,不发火就怪了。

    然而,话一到嘴边就变了。“好!”

    李毅苦笑一声,狠不下心拒绝啊。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小兕子顿时眉开眼笑,踮起脚尖,在李毅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红着脸跑开了。

    李毅摸了摸脸,感慨道:唉,君生我未生啊,呸,禽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