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世家,又见世家!
    ,!

    “你的武功秘籍是真的吗?”

    李毅手一抖,眼睛放大,满是不可思议。

    喉咙滚动一下,李毅有些不确定道:“岳父大人,你不会是想练吧?”

    不怪李毅多想,自古君王都想着长生,尤其是那些千古帝王,例如秦始皇,这厮为了长生,可是没少折腾,李二也不例外,为了长生,李二也没少嗑药,尽管现在李二因为注意锻炼和养生,身体好了不少,但是那些所谓的丹药也没断,使得身体一直不算太好,李毅还一直想找机会说这事,他可知道,那些所谓的丹丸就是慢性毒药,只是因为制作丹丸的是道家的人,李毅想要考虑清楚再说,免得引起太大的风波。

    至于李毅的武功秘籍,现在已经被外面传的神乎其神,难保李二不动心。

    不过李毅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李二的事可不是他能多嘴的,果然,李二脸色有些难看,李毅急忙出言解释:“陛下,这武功秘籍倒是真的,但是却没有那么神,说白了,这就是一种拳法,而且还属于偏门,既然叫醉拳,就肯定离不开酒,但是这酒虽然,却不宜多喝,喝多误事不说,还容易伤身。在者,就算把醉拳练成了,也没什么厉害的,和我师父的太极功夫相比是远远不如。”

    李二听罢,眼中闪过一抹失望,旋即便是一声冷哼。“哼,既如此,你为什么还把他写出来?”

    李毅挠挠头。

    “这个,小婿也是一时冲动。”

    “行了,既然这样,这把扇子就留在朕这吧,你在写一把,但不能写醉拳!”

    李毅心中顿时一阵腹诽,麻蛋,李老二太黑了,坑了他扇子不说,还骂他一顿,最关键的是还让他换武功,这天下哪有那么多武功?

    李毅心里发牢骚,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小婿晓得了,回去我就办。”

    李二轻嗯一声,便把扇子放在了一边,不再提此事。

    “昨天白天是怎么回事?”

    李二再次引起了话题。

    “岳父大人是说绫罗?”

    李二没说话,静等着李毅的答案。

    李毅见此,顿时满心的委屈。

    “岳父大人,小婿是什么人您清楚,我和绫罗绝对是清白的......”

    李二顿时满头黑线。

    “朕说怀疑你了吗?”

    李毅轻咳一声,把满肚子牢骚顿时收了回去,他本来想表表忠心,看来是画蛇添足了。

    “岳父大人,其实小婿现在也有些蒙,昨天要不是梅灵及时出手,估计今天小婿就被流言蜚语给淹死了,最憋屈的还是,小婿还不知道谁这么恨小婿,岳父大人,您得给小婿做主啊。”

    李毅一口一个小婿,让李二嘴角直抽抽。其实李二现在也有些无奈,因为这事有些突然,连他都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操作,想到这,李二就震怒不已,作为皇帝,竟然连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事都不清楚,想想都觉得可笑。

    可能李二也觉得这事有些对不住李毅,所以,竟然破天荒的解释了一句。“青雀那里,朕已经敲打过了!”

    青雀是李泰的小字,李二的意思也是对李毅说,这是和李泰没关系。

    李二心里有些恍然,他还寻思,今天李泰怎么就突然转性子了,感情根子在这呢。

    “岳父大人,小婿明白,我和越王之间只是孝子意气之争,当不得真。”

    李二满意地点点头。

    “恩,辅机今天也跟朕说了,长孙冲最近也长进不少。”

    李二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李毅听的想笑,李二无非是在拐外抹角的告诉他,这事和长孙冲也没关系。

    李二心中再次一暖,李二能对他解释,就说明李二是真的没把他当外人,否则其他人,李二绝不会费心去解释。

    “小婿明白,岳父大人,这件事情做的无声无息,居然没露出丝毫马脚,这就说明这是不是一般人能做成的。而且,这事做得太绝,也太嚣张,一般人绝没这胆子!”

    李毅说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这件事如果昨天没处理好,不仅李毅名声扫地,连皇家的名声都将被抹黑,而背后之人既然敢这么做,就说明,他们根本没把李二、没把皇家放在心眼中。

    “砰!”

    李二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李二也早就猜到了谁在背后搞鬼。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罢了,因为就算他猜到了,也只能无可奈何。

    李二长舒口气,沉声道:“这件事先放下吧,时机未到。”

    李毅皱了皱眉,心中叹口气,他还是把山东世家看的简单了,事情很清楚,能如此肆无忌惮,除了山东世家,别无他选,当初金鼎商盟大杀四方的时候,山东世家看到金鼎商盟恐怖的吸金能力,马上就跟着弄出一个玲珑塔商盟,而且明显是针对金鼎商盟去的,可见其嚣张的态度,明眼人谁不知道金鼎商盟背后站着的是李二和朝廷,敢从李二和朝廷嘴里抢食,还强的如此明目张胆,可见山东世家从来就没把皇家放在眼里。

    李毅也没办法,世家大族掌握着天下的文人,这就是资本,朝廷虽然做出了针对性的布局,但是底子还是太薄,暂时只能忍着。

    “岳父大人,小婿明白,不过你也不必为此伤神,他们嚣张不了多久了。”

    “哈哈哈!”李二朗声大笑。“那朕就等你好消息了。”

    李毅应和一声,俩人又寒暄几句,李毅又突然问道:“岳父大人,各国使臣都走了?”

    李二点点头。“你这次给他们吓得不轻,估计能让他们能消停几年了,不过,吐蕃那边,真还是有有些不放心。”

    提到吐蕃,李二不禁有些烦躁,以前他还真没把这个小国放在心上,只不过经过最近的调查,和吐蕃大相禄东赞的表现,让他对吐蕃开始上心,禄东赞这次虽然没什么过分的表现,但是他出众的气质和过人的才华还是让李二看出了端倪。

    李毅也有些凝重。

    “岳父大人,吐蕃绝对不可小视。”

    李二点点头,似乎是失了兴致,和李毅又说了几句,便下了逐客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