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迤逦的清晨
    ,!

    一夜**,**作乐。

    李毅经过一夜笨手笨脚的洞房,终于告别了两辈子的处男之身,虽然过程有些坎坷,但是结果还是很令人满意的。

    前院,昨晚也整整闹了一宿,别的不说,就光说酒,昨天仅仅一个晚上,酒吧李府数年的所有存酒,除了李毅珍藏的一些珍品,其余的数百斤酒都被喝个精光,这还不够,后来还是紧急从金鼎酒楼拿了一些才勉强撑过去。

    数百斤酒,效果也是惊人,昨天喜宴中的男人,除了房玄龄和魏征等几个少数的主事人和少数几个身体实在太差的人,剩下的有一个算个一个,全都醉得人事不省,搞得后半夜,整个李府和房府的所有家丁,净忙着抬着一个个醉汉送回自己的家;好在这些人醉的都是一塌糊涂,甚至连最后谁胜利了都不记得,但却没有一个出事的,这也是房玄龄看的严,年轻的他们不管,只要上了年纪身体弱的,一看差不多了,房玄龄便立刻下令强制将其禁酒,保证了这些人没有心脏病突发,当场吐白沫的。

    随着这次酒会这么一闹,次日一大早,坊间刚刚开禁,酒会的消息便如旋风一般,迅速传遍长安城各地,穿的神乎其神。有的说李毅创出了绝世功法,可白日飞升。有的说谁谁的酒量惊人,千杯不醉,还有的说有个人酒品很不好,喝多了当场耍酒疯,有哭哭啼啼的,有撒娇卖萌的,甚至有人还当场跳起了脱衣舞,引众人为官,反正说的是有鼻子有眼,让人不得不信。仅仅一个上午,这场拼酒大会就成了长安城中最大的八卦,甚至盖过来李毅的婚礼风波,估计正经能火上一阵子。

    而造成这件事的当事人却跟没事人似的,躺在两具玉体之间,呼呼大睡,颇有些天塌不惊的气概。

    直到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响起,李毅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睡眼。

    习惯性的撑了个懒腰,却不知碰到了什么,触手异常的滑嫩,李毅猛地瞪大眼睛,往两边一开,便见左右两边各躺着一具玉体,两个小脑袋钻在他的胸口处,眼中还带有一丝泪痕,让李毅瞬间回过神来。

    突然醒悟,自己成婚了,自己床上的人,不是什么偷香窃玉的陌路女,而是自己要付出一生感情的妻子。想起昨晚的疯狂,李毅忍不揍心一笑。

    昨天晚上,他考虑再三,还是先去了长乐房中,毕竟长乐是大妇,这一点是早就定下来的,包括李雪雁都没什么意义,所以,于情于理,李毅都必须考虑到这点。

    在长乐房中,经过初期的尴尬和羞涩,俩人便很快的进入了状态,一番翻云覆雨后,长乐很是善解人意的把李毅赶出了婚房。

    李毅就这样穿着裤头,外面只套了一件睡衣,像做贼一样,摸到了李雪雁房中,好在当时院里根本没人,要不然,李毅就糗大了。

    在李雪雁房中翻云覆雨之后,李毅又突然想起了独守空房的长乐,不得不说,每一个男人都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拔**无情,想到长乐,李毅便大胆的想起了双飞,更奇葩的是,李雪雁也是个天真心大、没羞没臊的小魔女,李毅只是试着提议了一下,李雪雁二话没说就同意了,甚至比李毅还积极,就这样,大半夜的,俩人又像做贼似的来到长乐房中,最后,在经过长乐一番有心无力的挣扎之后,三人就这么“和谐”的渡过了一晚。而李毅,虽然这一晚上被折腾得不轻,但想到以后的性福生活,这厮便忍不住的傻笑。

    门外的敲门声突然消失,仿佛被人打断,李毅还隐隐的听到了冰玉的声音,心中不禁一暖,这小丫头总是能无声的给人温暖。

    同时,李毅有些庆幸,好在自己怀中的这两位是下嫁,要不然,估计就有自己的好日子过来,李毅可是知道,唐朝的驸马那是真的活得不如狗啊,如果李毅是尚公主,那么现在就肯定会有人硬闯进来,像是折腾玩偶一样,帮李毅穿衣洗漱,而且每个公主府都会有一个女官,在某种程度上,女官的权利比公主都大,因为她们掌管着整个公主府的杂事与礼仪,在公主府,公主地位第一,其次是女官,再次是公主的贴身丫鬟,最后才是驸马爷,在平时,驸马的一举一动,甚至拉屎放屁都要严格按照规矩来,向提线木偶一般,不能有丝毫的失礼,可见,驸马的生活有多么凄惨。

    好在,李毅不需要在意这些,更没有什么狗屁的束缚,这些都被李二是先打好了招呼,可以说,李毅虽然名义上是娶公主,但是从礼节上,和娶平常人家女子没什么两样,就凭这一点,李毅就很念李二的好,这些他都记在心里。

    看着怀里的家人,李毅感觉大大的满足,尤其是昨天长乐的挺身而出,让李毅很是感动。

    再想到李泰,李毅不禁眉头微皱,对于李泰这个小屁孩,李毅到没准备,虽然必要的惩戒是少不了,但也不想闹得太僵,这个只能等以后再说。不过想到昨天的绫罗,李毅眼中便是寒光毕现。

    李毅正想的出神,却突然发现胸口异常的痒痒,李毅诧异的抬起头,便看到怀中的两女都已经醒了,只不过因为害羞,在那装睡。

    李毅嘴角勾起一丝邪笑,眼睛一转,然后伸出一只手,抓住被子的一角,之后猛地一拽。

    “哈哈,太阳晒屁股喽。”

    李毅大喝一声,然后抬头一看,眼前的一幕,差点让他鼻血狂喷,昨天虽然也很疯狂,但毕竟黑灯瞎火的,现在早晨的阳光正盛,李毅是看的纤毫毕现,那种诱人的冲击力,让他差点把持不住。

    “啊~!”

    “扑通~!”

    随着两女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喊,然后李毅便光着身子,被两女胡乱的踹下了床。

    李毅尴尬的抬起头,摸了摸鼻子,也不害臊,只是被两女愤怒的目光看的浑身一愣,干笑的走上前,找到自己的衣服,然后便在两女拳打脚踢之下,悲催的跑到一边穿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