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一时兴起
    ,!

    经过了门口的事情,气氛变得有些紧张。

    李毅到也不在意,他现在也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高兴地可以留下,不高兴的可以走,只要不闹事,那就无所谓。

    李毅扶着李靖,两女扶着红拂女,一行人缓缓进了正堂,然后李毅和两女恭恭敬敬的向祖父祖母磕了几个响头,敬了杯茶,改了口。又对崔氏夫妇依法又做了一遍,然后又是一番礼数,婚礼上大部分的议事就基本礼成了。

    旋即,我将两女迎进了事先准备好的新房,值得一提的是,李毅一次性娶了两位,这洞房花烛夜先去哪边,就是一个值得头疼的问题了。

    不过,这事还不急,李毅将两女分别带到了各自的婚房,然后又进行了一些婚房里的礼节,便暂时告别,今个晚上,还有一场狂欢,忙活了一天,李毅的亲朋好友自然要好好聚一聚,他这个当事人不在也不好。

    所以,安抚了一下两女,李毅便壮烈的去了前院,实在是他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站着回来,他现在只祈祷他的洞房花烛夜不要泡汤了。

    进了前厅,李毅先向李二和长孙皇后问了声好,这两位也就是凑凑热闹,李毅来了之后,他们便离开了,不过,临走前,李二意味深长的看了李毅一眼,眼神很是复杂,李毅一时间也没看懂,不过一向心大的他也没多想,料想估计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李毅也不在乎。

    李二走后,众人也都放下了矜持,现场氛围顿时热闹起来。

    李毅粗略的看了一眼,心中既满足,又害怕。

    满足的是,他这两年来,算是交到了不少的好友,一众纨绔且不说,还有以**云为首的山水学院和军事学院的老师,袁天罡师徒、常东等一群战狼,王玄策等一帮手下等等,光是这些人,就已经不下百人,都是李毅交心的朋友,虽然其中有很多利益朋友,但是也都是有感情存在的。

    当然,其中最特殊的当属两种人,一种便是向玉儿、虎子、小兕子、稚奴这样的小辈,李毅今天成婚,属他们闹得最欢,也是最开心,对李毅的和祝福也是最真挚的。因此,李毅还一人给他们包了一个大红包,足够他们乐呵得了。

    另一种便是向武媚娘、吴杏儿这样的女子,那复杂的目光看的李毅头皮发麻,一整天李毅都没怎么敢和他们说话,真是有苦说不出啊。而且,最特殊的还是,还有一些李毅跟本不认识的女子,看李毅的目光也是复杂无比,炙热、幽怨、温柔,让李毅默,莫名其妙的同时,也有些无奈,看来人太帅也不是什么好事。

    李毅正在这自恋,就被人一把拉过。

    “哈哈哈,贤侄,今个你大喜的日子,这就可不能不喝,来来来,先陪老夫喝它三大碗!”

    程咬金大手抓着李毅的胳膊,手劲异常大,貌似生怕李毅跑了,搞得李毅哭笑不得,不过,在看程咬金手中的海碗,李毅顿时头皮发麻,浑身直哆嗦。

    “那个,程叔叔,这碗大了些吧?”

    程咬金眼珠子一转,满不在意得道:“诶,好男人就得大碗喝酒,你小子现在已经成家,算是一个真正的好男儿了,而且,你小子今天的事办的霸气,就凭这个,你就必须喝!”

    四周的人看着面的动静,都聚了过来,然后纷纷出言起哄,看热闹不怕事大,这帮人才不管什么后果,反正今天只要高兴就成,别的,没人在乎。

    李毅怎么可能喝?别说他现在就连不算好,就算好也不能这么喝,非得喝死不可,,而且洞房花烛夜肯定就泡汤了。

    看着程咬金一脸憨厚的样子,李毅气的牙根直痒痒,这老货肯定是故意的。估计就是单纯地想让李毅出出丑,程咬金到也没别的恶意,只是俩人仿佛已经斗习惯了,一凑到一起,不坑对方一下,就感觉浑身不舒服,让对方出丑可能就是俩人之间特殊的见面礼了。

    李毅挠了挠头,心中一动,突然嘿嘿一笑。走到一边,拿起茶壶,对着一个海碗倒满了茶,然后端起茶碗,对四周之人道:“咳咳,我说两句,首先,我非常感谢诸位能来参加小子的婚礼,这是小子的荣幸。按理说,今个高兴,我今天陪诸位兄弟长辈一醉方休。别说海碗,就是拿坛子喝,那也是应该的。”

    李毅说话已说完,就迎来一阵喝彩声,对李毅的豪情,纷纷赞叹。不过,真正了解李毅的人,都是面无表情,甚至略带一丝无奈。因为他们知道,李毅说的越严重,就表明他的把握越大,在他们看来,李毅今天的酒怕是喝不成了。

    果然,李毅喘了口气,换上一副遗憾的表情,语气满是可惜。

    “唉,只不过众位也知道,两位公主放下身份,下嫁我李毅,本就委屈了人家,方才在门口,又承了人家的情,你们说,如果这人生只有一次的洞房花烛夜我在冷落了人家,是不是就有些过分了?”

    众人听罢,顿时也口无言,因为他们发现,李毅说得还真特么的没毛病,如果他们真给李毅灌个人事不省,那还真就过分了,而且,到时候甚至会让两位公主心生不满,得不偿失啊。

    但是这喜宴没了李毅,还真就缺了三分颜色,就连程咬金这样的好酒之人,也都有些兴趣缺缺。

    李毅心念至此,心中有了主意,便接着道:“呵呵,不过话说回来了,今天我是主角,我要是不在,我心里也过不去,这样,要不我出点血,咱们做个游戏如何?”

    众人一听,顿时来了兴趣,李毅既然话说出口,就代表着这游戏绝不简单,所以,众人都来了精神。

    李毅嘴角神秘一笑。“今个高兴,这做游戏,自然要和酒有关,所以,不如这样,咱们来一场别开生面的酒会,在场之人,只要自认为有些酒量的,就可以参加比赛,规则很简单,谁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最后决出胜利者一人,作为东道主,我会为胜者准备一样特别的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