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齐人之福不好享!
    ,!

    “啧啧啧,某人好嚣张啊,这是要将堕落进行到底啊!”

    “谁说不是,一次迎娶两位公主,从古至今都没有此先例啊!”

    “唉,人比人气死人啊,人家不光是迎娶,还是公主下嫁,这待遇,真是没天理啊!”

    “嘿嘿,别忘了,人家现在还是大将军、特进,文武全才啊,这地位,绝对是让我等仰望的存在啊。”

    ......

    李毅正和冰玉在小院中温存,便听到一个个羡慕嫉妒恨的声音陆续传来。

    李毅大怒不已。“天杀的,哪个杂碎居然敢坏朕的好事。”

    旋即,他便把怒火收了回去,因为李毅听出来了,这些人正是那些纨绔,除了他们,也没谁能够如此肆无忌惮的来他的小院。

    知道来人是谁,李毅反而淡定了。

    冰玉刚一听到有人来,便要起身,却被李毅一把按住。

    “别急!”

    冰玉疑惑的看了李毅一眼,却也没反抗。

    李毅搂着,余光瞥见几个摇头晃脑的身影正慢慢走进来,李毅连头都没抬,仿佛没看到来人一般。

    来人正是李恪、程处默一行人,几人便说边往里走,本想打趣李毅一番,却不料李毅压根不理他们,连看都不看他们,这样几人顿时尴尬了,也连忙住了嘴。

    李毅见几人消停了,这才缓缓开口。

    “继续啊!”

    “继续什么?”程处默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继续夸我啊?我还没听够呢,要我说,你们这拍马屁的本事太差。”

    “靠,谁在拍你马屁?”李恪气得直跳脚。

    “哼,拍了就拍了,有啥不好承认的?不过夸我就行了,什么羡慕嫉妒的就不要有了,免得你们承受不住,你说你们一群单身狗,居然嘲笑我这个将要成婚的人,真不知道谁给你们的勇气。”

    李毅说着,当着众人的面亲了冰玉一口。“哼,大喜的日子,给你们撒点狗粮。”

    “吾靠!”

    看李毅嘚瑟的样子,连翩翩君子李恪都忍不住爆出了粗口,没办法,李毅这一招对单身狗伤害太大了。

    程处默气得眼角直抽抽。“靠,老子回去就让俺爹给俺找媳妇,太过分了。”

    “就是,不就是娶媳妇吗?谁不会啊?”

    尉迟宝琳也表示不服。

    李毅哈哈一笑,看几人吃瘪的样子,李毅一扫心中阴霾,舒爽的不得了。

    放开冰玉,冰玉刷的一下做起来,低着头抛跑开,脸上满是羞红。转过身坐起来,笑着看众人。“你们都很闲啊?”

    “哪有你闲啊?这都要大婚了,居然还在调戏侍女,我说你这么嚣张,我妹妹知道吗?”

    李恪大咧咧的找地方坐下,语气中带有毫不掩饰的鄙视。

    “呵呵,当着你妹妹的面,我也亲过,这算啥?再说了,你以为我家长乐跟你一样小肚鸡肠?”

    李恪嘴角抽了抽。

    “算你狠!”

    旋即将头撇到一边,不在搭理李毅。

    其他人却是哈哈一笑,纷纷找地方坐下。丝毫没因为刚才的事情影响心情。

    “不过话说,毅哥儿,你这次有点猛啊!开国郡公、二品虚职,再加上两位公主,还是下嫁,你这圣眷简直强的离谱啊。”

    一坐下,李震便忍不住赞叹,这次的事情却是把他们吓得不轻,也羡慕的够呛,不过他们到没有什么嫉妒,他们知道,这些都是李毅应得的,所以,都是为李毅高兴。

    不过李毅却真的高兴不起来。

    “唉,一片森林中,树木的成长都是有规矩的,在不断长高的同时,却也不断变粗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能够坚持住一次又一次的风吹雨打。而我那,却是完全摒弃了自然生长规律,在只有胳膊粗的时候,居然就涨到了参天的高度,木秀于林,就好像空中楼阁,如果坚持不住,那一切就都是虚的。”

    李恪皱了皱眉。

    “毅哥儿,你这有些言过了,你虽然成长速度飞快,但你的功劳也实打实的存在,没有半分作假,你的根基绝对是牢不可破的,所以,即便木秀于林,有能耐你何?你是不是太悲观了?”

    “呵呵,我说了,我的成长属于异类,既然是异类,那就要遭到排斥,我现在之所以没什么事,那是有人再给我强力的保护,但是一旦这层保护消失了呢?”

    众人皆是一惊,他们都是官宦子弟,对李毅说的话自然也能听得明白。李毅说的保护无非就是李二,事实也确实如此,李毅现在和清朝的韦小宝很相似,都是皇帝眼前的红人,同样,也就代表着皇上就是他最大的靠山,一旦靠山放弃他了,那他将什么都不是,因为他一没权力,二没势力,如果李二不再保护他,他李毅就真的是待宰羔羊了。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的大臣明知道势力过大会引起陛下猜忌,还是不遗余力的发展自己的势力,因为那是自己的保障,一旦你身后有了实力,别人就算想动你都要掂量掂量,包括皇帝,因为牵一发很可能动全身。

    不过,李毅虽然很羡慕那种安全感,但是他却并不后悔,他分安全感是需要用一生的殚精竭虑来维护的,而且一步走错就可能跌入万丈深渊。对于李毅而言,一层不算牢靠的安全感,完全不值得他如此付出,他向往的,还是自由自在,就算为李二办事,也不想受太多的束缚。

    众人被李毅的话都说的有些沉默,不是他们心有感慨,而是这种敏感的话题,他们不便插嘴,也就李毅跟个愣头青似的,说的肆无忌惮。不过,有心人一想,或许这也是李毅能够百毒不侵的原因之一吧。

    “换个话题吧,聊这么重口味的问题实在无趣。”

    尉迟宝琳挠了挠头,道。

    “哈哈,确实够无聊的。”李毅笑了笑。“对了,你们今天来有什么事?”

    “我们能有什么事?就是向你道喜罢了。”

    “那行,既然来了,就帮我参谋参谋,我这没结过婚,不知道规矩,心里还有点小紧张!”

    “我们也没结过婚啊?”

    “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

    “那能一样吗?”

    “唉,甭管一不一样,你们不知道,一次迎娶俩人,我这压力山大啊!”

    “你那是活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