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黄龙起舞
    ,!

    一场大雨连续下了三天三夜,整个长安都笼罩在压抑的气氛之中。

    万春殿外,李毅心中很是烦躁,今天一大早,他就有些心绪难宁,总感觉要有大事发生,果然,这早朝刚结束,他就被李二召到了这里,就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公爷,大家让您进去。”

    李毅睁眼一瞧,对杨公公点点头,然后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微臣李毅,给陛下请安!”

    一进殿,李毅便发现气氛异常凝重,三省六部的首脑全部都在,一个不缺,就连程咬金等一帮老将军也都在,这阵容比早朝的阵容都差不多了。

    李二摆了摆手,将手中的奏折交给杨公公,示意他递给李毅。

    杨公公急忙来到李毅身边,李毅将奏折打开,一看上面的字,脑中顿时“轰”的一声,震得目瞪口呆。

    “黄......黄河决堤了?”

    李毅浑身僵住,脑中一片空白。天灾的威力,他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前世的512大地震,他就是受难者之一,当初他正在四川探险,差点没把命丢在那里,所幸他命大,地震的时候他正在野外宿营,算是有惊无险。后来他也参与了地震救援工作,当时地震后惨烈的场面,他是终身难忘,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黄河决堤,从某种程度来说,比大地震更要严重一些,毕竟唐朝可没有什么直升机,运输飞机,挖掘机这些东西,也没有后世那样训练有素、敢拼敢做的解放军,人力物力方面更是没法比,所以,古代每一次的黄河决堤的场面都像是人间地狱。

    李毅楞了半晌,这才突然想到李二既然叫他来,就肯定有事,因此李毅也不废话,直接问道:“陛下,现在还缺什么?”

    见李毅如此干脆有担当,李二眼中闪过一抹赞赏,连心中的阴霾都驱散了不少。

    “钱!粮食!人!”

    李二也不废话,直接开口。

    “钱庄和商盟里没有吗?”

    “钱庄和商盟的钱都用来实施暴风计划了,留下的余钱今天早上也已经用完了,国库和内库的钱同样不例外,但还是有缺口。”

    李毅听罢,顿时沉默了,连国库的钱都动用了,李毅知道,李二是真的没钱了,而且看这样子,这次洪灾肯定小不了,否则,李二不会连内库的钱都花出去。

    李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对策。

    一时间,万春殿内,落针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前面那个年轻的过分的少年,这一刻,无论是敌是友,都希望李毅能拿出一个有效的办法出来,他们已经足足商议了一上午,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们已经无计可施了。

    “陛下,我能不能看一下早朝的决议?”

    李二一挥手,杨公公再次接过一份奏折,递给李毅。

    李毅结果一看,忍不住皱起眉来,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陛下,这不行!”

    奏折中的办法都是老生常谈,无外乎就是征集徭役运粮、抢险,购买物资救援,而且上面的写的很是粗糙,都是说个大概的计划,很是笼统,李毅相信,照着么做,至少得有一半的钱打了水漂,他可知道,想发国难财的人大有人在,而且还不少。

    李二有些不耐烦。“别管行不行,你有什么就说什么。”

    “遵旨,那小子就知无不言了。”

    李毅整理了下思路,表情严肃无比,一字一句得道:“抗洪抢险,就像陛下说的,无外乎就三样,钱、人、粮食。”

    “首先说钱,那就离不开开源节流,微臣认为,既然钱财紧缺,就必须把每一文钱都花在刀刃上,到了这时候,也就不必循规蹈矩了,微臣建议,成立一个临时抗洪抢险衙门,专司抗洪抢险、灾后重建事宜。专款专用,所需用度直接由此衙拨款,不需要其他任何衙门过问,这样一来,即提高了效率,又能保证使没一文钱都用在该用的地方,避免有人借此大发国难财。”

    到了李毅这个位置,说话已经不需要顾忌什么了,别说他只是告诫,就算他指名道姓怀疑某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是这等危急关头。

    李二也来了精神,似是被李毅的果断所感染,一扫之前的颓废阴霾,身子微微前倾,李毅一说完,他就马上下命令。

    “传朕旨意,责令有司成立临时抗洪使司,房玄龄为左长史,长孙无忌、李绩为右长史,其余官吏由尔等决定,三省六部务必全力配合!”

    “其次,就是筹钱,陛下,既然朝廷没钱了,那不妨从民间取钱。”

    “从民间取钱?”

    所有人都是一愣,都不明白李毅说的是什么意思。

    李毅直言道:“从民间取钱,有两种办法,一是发行债券,就是以朝廷的名义,向百姓借钱,和百姓说清楚,或三年,或五年,朝廷便会还款,而且,咱们还可以许下一些利息,这样一来,相信以朝廷的声望,很短的时间就可以征集一大笔钱!”

    李毅刚说完,就有人站出来反对。

    “不可,向百姓借钱,不断有损朝廷威严,还可能造成人心慌乱,而且,一旦到时朝廷还不上钱,很可能引发百姓躁动,甚至为此反叛朝廷。陛下,此事自古未有先例,还请陛下三思。”

    李毅眉头微皱,撇过头,发现说话之人居然是魏征,犹豫片刻,又将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不错,陛下,决不可开此先河,此事属于剑走偏锋,弊端太大9请陛下三思。”

    李毅再次侧目,看到这次说话之人居然是房玄龄,心中顿时一沉,连师父房玄龄都反对,看来此事没希望了。

    果然,房玄龄说完,李二便说道:“此事就算了吧,李毅,说其他办法吧。”

    李毅叹了口气。

    “陛下,发行债券绝对是最有效的办法,不过各位叔叔说的也有理,是微臣操之过急了。要不就以商盟的名义发行债券,估计也能筹集到不少钱。”

    李二一听,心中一动,这次没在反对,其实,他对李毅说的国债券还是有些心动的,但是正如房玄龄说的,这是决不能开先河,否则万一他以后的皇帝一缺钱就发行债券,肯定会出问题,就算是他发行,都存在不少危险,不过,如果以商盟的名义,到还是可行的,就算真出事了,也有回转的余地。

    其他人这回也都没反对,于是这事便这么定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