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运气
    ,!

    程处默从头看到尾,看的是心服口服,他今天虽然大杀四方,但那是耍了小手段,而李毅不一样,李毅往那一坐,什么动作都没有,却看透了每一个人的牌,这份本事,他不得不叹服。

    看着李毅的目光,程处默的表情也逐渐凝重起来。

    伸手摸了一张牌,亮开一看,是张小八。程处默一看,愣了片刻,旋即没有犹豫,又抓了一张,摊开一看,居然又是一张a,程处默顿时愣住了,其他人也是愣在了当场。

    李毅眼中精光一闪,露出个玩味的笑容。

    “哈哈,处默,你这牌有意思啊!我帮你分析一下!”

    众人听李毅又要分析,顿时来了精神,眼睛齐刷刷的看向李毅。

    李毅抓起桌上的扇子,轻轻展开,慢慢摇了起来。

    “首先,你的底牌不可能是两张a,因为你如果有两张a,那么加上一张八就已经是二十点,你不会再摸!其次,你的底牌也不可能是a和2,否则a和2再加上8就已经是二十一点,更不用抓了!”

    众人听罢,用心一算,顿时发现李毅说得居然丝毫不差,顿时叹服起来。这些算法虽然简单,但是一直以来却没有人往这方面想,或者懒得去想,毕竟数术可不是一般人能玩的转的,尽管是十以内的加减法。

    李毅顿了顿,接着说道:“所以,你的底牌至少是四点底,那么四点加八点再加一点就已经是十三点了,现在你这把牌和宝琳的牌一样了,同样是十三点,同样是a,就看你能不能再摸一张十了!”

    程处默听完,顿时沉默了,看着尉迟宝琳面前的q,迟迟不敢动手。

    李毅也不催,在一旁悠闲地扇着扇子,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尉迟宝琳看不下去了。

    “摸一张不就完了吗?反正都是输,还不如赌一把!”

    程处默眼神一凝,然后手慢慢地伸向了牌堆,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程处默的手。

    程处默摸出一张牌,咽了口吐沫,然后慢慢的翻开,所有人都抻脖子看了过去,然而,等程处默彻底将牌翻开时,所有人瞬间石化了。

    “j?怎么可能?”

    程处默脸色瞬间惨白,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

    所有人齐齐瞪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毅。

    李毅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我要说我是瞎说的,你们信吗?”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摇了摇头,那眼神,看的李毅直发毛。

    李毅苦笑一声,也不再澄清这事,四处看了看,李毅开始总结。

    “恩,牌面清楚了,怀玉、处默,手牌作废,退出赌局!”

    “遗爱最多十九点,没什么用!”

    “为德、震哥,你们人手两张牌,应该不是二十点就是二十一点,算是劲敌了!”

    “至于宝琳......”李毅玩味的笑了笑。“你这厮可不实在,你的底牌根本不是十三点,看你的表情,底牌应该不是十点就是十一点,我说的不错吧?”

    尉迟宝琳神色一僵,旋即佩服的咧了咧嘴。

    “毅哥儿,俺服了!”

    “哈哈,让你们看看,我的底牌!”

    李毅嚣张一笑,然后把自己的底牌亮开,他是庄家,也不介意被人看了。只是,当李毅看到自己的手牌后,脸色顿时僵住了!

    “纳尼?十八点?”

    “噗嗤!”

    “哈哈哈哈!”

    所有人看完,顿时哈哈直乐,李毅给别人分析了半天,自己居然遇到了个大坑,十八点,绝对是最坑的点数!

    李毅无奈的摆了摆手,然后看向李恪、房遗爱、李震和尉迟宝琳四人,道:“唉,看来还是你们运气好啊!算了!雪雁!”

    李毅回头叫了一句,李雪雁顿时答道。

    “毅哥哥。”

    “这最后一张牌你帮我摸吧!”

    “啊?我不行的。”

    “没事,我相信你,你是我的小幸运星,我相信你,一定能帮我抓一张三。”

    “毅哥哥,还是你来吧,我怕输。”

    “没事,输了不过是一把扇子罢了,你知道,我最不缺这东西。”

    李雪雁一想,也是,扇子对别人来说很珍贵,但对李毅来说还真就很普通。因此,李雪雁也没了估计,心中还有了些小兴奋,慢慢的把手伸向牌堆,像做小偷似的,飞快的拿了一张牌,然后紧紧地攥在手中。

    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李雪雁的手。

    李雪雁睁开一只眼,偷偷一看,顿时身子一僵。

    李毅疑惑的接过牌,拿起一看,顿时也是一愣。

    “居然真抓到3了?”

    所有人一看,再次石化。

    李恪三人眼中满是幽怨,这样都能被李毅抓成21点,他们怎么不幽怨,要是李毅抓的,他们还可能怀疑李毅做弊,但是现在是李雪雁抓的,他们只能无话可说。

    李毅轻咳一声。

    “呵呵,看来,我的运气不错啊!行了,都亮牌吧!”

    尉迟宝琳和李震憋闷的翻开底牌,众人一看,俩人居然都是二十点。

    而李恪,则是面色凝重,缓缓的翻开底牌。“毅哥儿,看来咱俩还得一战啊!”

    众人一看,便见李恪居然同样是二十一点。

    李毅把扇子一扔。

    “行了,咱俩玩也没啥意思,扇子归你了!”

    李恪一怔,然后一把接过扇子,眼中露出狂喜之色。如果是别的,李恪可能因为尊严,和李毅再战一场,因为毕竟他还没赢。但是李毅的扇子,他是绝对不会蠢到要求再玩一把的。对于李毅的扇子,他可是垂涎已久了,为此他没少磨叨李毅,只是李毅一直不松口,现在李毅好不容易松口了,他是绝对不会为了狗屁面子而放弃的。

    “哈哈哈,毅哥儿,多谢了!”

    李毅挥了挥手,不在乎的笑了笑。

    程处默在一旁,咬了咬嘴唇,突然站起来,向众人道歉。

    “各位兄弟,今天对不住了!”

    李毅先是一愣,然后欣慰的点点头。他今天之所以赌博,就是为了给这些人当头一棒,他来的时候,这些人已经玩红了眼,而且程处默还出老千,李毅知道,这时候的人,劝是劝不住的,只能用实际行动把他们惊醒。

    “呵呵,行了,都是兄弟,没什么对不住的。上了赌桌,就要愿赌服输,不过,处默,一会还是你去结账,然后在请哥几个好好吃一顿,这事就算过去了!”

    程处默顿时毫不犹豫的满口答应。

    其余人也缓过神来,知道自己玩过了,虽然嘴上没承认,但是眼睛却都不在看纸牌,这次也算是让他们长了记性了!

    李毅站起身,抻了个懒腰,走到窗边,被外面的湿气一激,感觉清爽了不少。

    李毅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大雨,眼中逐渐凝重起来。

    “毅哥,怎么了?”

    长乐看出李毅眉宇间的愁绪,不由得问道。

    李毅叹了口气。“唉,我总觉得这场雨不是什么好事,希望不要出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