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赌牌
    ,!

    “来来来,压钱了啊!”

    “靠,这厮太嚣张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运气好呢,唉,今天让这厮坐庄,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我还就不信了,我压一百贯!”

    “我压二百贯!”

    “我压五百贯!”

    一张桌子前,李恪、李震、尉迟宝琳、秦怀玉、房遗爱五人,眼睛通红的盯着坐庄的程处默,然后都将面前所有的银子,一把押上。边上一帮围观的人,程处弼、尉迟宝庆等人赫然在列,皆是忍不住咂舌,心中惊叹:“这几位是杀红了眼了!”

    六人玩的是二十一点,玩法很简单,一人坐庄,其余人压钱,然后一人一把牌,手中牌点数加起来,比点数大小,二十一点最大,超过二十一点,手牌作废,其中j、q、k算十点,a既算一点,又算十一点。程处默是庄家,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程处默运气特好,连赢十三把,大杀四方,赢的是盆满钵满。

    看着李恪五人压上的银子,程处默露出一丝邪笑。刚要说话,却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我压一把扇子!”

    众人一愣,回头一看,便见李毅笑呵呵的挤了进来。

    “毅哥哥?你终于来了!”

    一直在一旁围观的李雪雁,一见是李毅,立刻欢喜的围了上来。长乐和冰玉两女也是面露惊喜之色。

    李毅向三女笑了笑,然后转过头对众人道:“这把我做庄,赌注就是我这把随身宝扇,你们也不用下注,咱们一局定胜负,咱们七人,谁的牌最大,谁把扇子拿走,如果同为二十一点,就继续下一轮,最终只有一人胜出,如何?”

    程处默等六人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毅手中的扇子,眼中露出强烈的占有欲,要说京城最顶级的宝贝,李毅的扇子绝对是其中之一,因为李毅手中的每一把扇子,都有一首独一无二的新作,或诗或词。再者,李毅的书法本来就是无价的,再加上市面上根本就没有货,所有的扇子都已经名扇有主,所以,现在李毅的一把扇子已经是千金难买的无价之宝,甚至还有人要高价购买李毅的扇子做传家宝!

    “毅哥儿,你是认真的?”

    程处默咽了口吐沫,眼中露出狂喜之色。

    “当然是认真的,不过说好了,无论谁得到这把扇子,今天的赌局都会到此为止,如何?”

    “就这么定了!”

    所有人都大声应道。

    围观的人全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甚至有人想插上一脚,却没有人敢开口。开玩笑,这里坐着的七人,就已经代表着大唐最顶级的纨绔圈子了,谁敢和他们抢东西?那不是找死吗?

    长乐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今天这些人玩的都有些过火,长乐生怕李毅也陷进去。

    李毅环顾一圈,给了长乐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开始洗牌。

    “咱们都是自己人,我就不多客套了,最好是能一局定胜负,不过,咱们要赌,就要赌的大气,一些小动作就不要搞了!”

    李毅说着,无意间看了程处默一眼,把程处默看的心中一颤,眼中顿时有些惊慌,然后两手动了动,表情也逐渐凝重起来。

    李毅看到程处默的动作,会心一笑,然后开始发牌。

    一人两张,所有人拿到牌后,有的面色凝重,有的则是轻松无比。

    李毅没看牌,而是在观察每一个人的表情。

    最先抓第三张牌的是秦怀玉,秦怀玉为人实在,心中所想,全都表现在脸上。此刻他表情轻松,看样子底牌应该不错。见李毅发完牌,她笑嘻嘻的摸起第三张牌,然后直接亮开,秦怀玉定睛一看,顿时脸色垮了下来。

    众人一看,发现秦怀玉摸得是一张十。

    李毅哈哈一笑。“十二点底摸十,你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秦怀玉惊声道:“你怎么知道?”

    “切,从你表情里我就看出来了,没这点本事,我还做什么庄?”

    秦怀玉一听,顿时尴尬一笑。

    下一位是房遗爱,这位也是个憨厚之人,这厮将牌死死的藏在胸口,生怕被人看到,然后抓了一张牌之后,满脸的犹豫之色,李毅一看就明白了。

    “玩二十一点,最难受的就是抓十七点或十八点,哈哈,遗爱,恭喜你中奖了!”

    “你怎么又知道?”房遗爱满脸错愕。

    李毅摆了摆手,没有解释。

    旋即看程处默犹豫不决的样子,不由出声劝道:“我要是你,我就再摸一张,十七八点是肯定赢不了的,反正都是输,还不如在赌一把!”

    房遗爱一听,咬了咬牙,闭着眼睛又摸了一张,然后死死的攥在手中,开始求仙拜佛。最后摊开牌一看,居然是一张a,顿时乐的直咧嘴!

    李毅摇了摇头,十七八点抓张a,跟没有一样,不知道这货傻乐个什么劲,不过,李毅也不忍心在打击他,旋即看向李震。

    李震向李毅笑了笑,把牌往前一推,表示不需要再抓牌。李恪见此,同样把牌往前一推,也是不在要牌。

    李毅面色一凝,庄家最怕的就是遇到这样的,两张牌,肯定是不超点数的,最后只能硬拼点数。

    下一个是尉迟敬德,轮到他时,这厮眼珠一转,开口道:“毅哥,我是十三点,你说我是抓还是不抓?”

    “十三点?那你惨了!”

    尉迟敬德一愣。“为啥?”

    “呵呵,十三点你肯定是要抓的。不过,二十一点有个不成文的规律,那就是a的下面肯定是十点,所以,你不抓赢不了,抓了就会冒!”

    “真的假的?太悬了吧?”

    围观众人也都是一脸的不信,不过他们看的却是津津有味,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玩法,李毅往那一坐,居然把每个人的底牌都看得通透,这本事确实有些神奇。

    尉迟宝琳不信邪,抓起一张牌往桌子上一拍,众人一看,顿时石化,只见桌子上赫然是一张q。

    尉迟宝琳惊愕的目瞪口呆,其余人也是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毅,满脸的不可思议。

    李雪雁惊讶的小嘴都成了o型,口中呢喃道:“毅哥哥太厉害了!”

    李毅再次摆摆手,然后淡定的看向程处默,他是最后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