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丢人了!
    ,!

    “你报官了?”

    绫罗再也无法保持淡定,猛地站起来,眼中杀气四溢,寒声逼问李毅。他刚才侧耳一听,便听到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脚步声很大,说明人数至少上百,而且步伐很整齐,绝不是他的人,那就只能是捕快。

    李毅双手一摊。“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怎么报官?”

    “那外面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不过,我往你告诉你了,我弟弟虽然看似只是一个文弱书生,但是一身武艺却极为不俗,恩,至少收拾你,不在话下!”

    李毅之所以一直如此淡定,就是因为他相信李业嗣,当初俩小可是经受了两个月的地狱训练,身手绝对比一般士兵强得多,而且,李毅训练的人,最出众的绝不是武艺,就这种地方,绝对留不住李业嗣,李毅之所以一直没逃,而是因为他想搞清楚真相,要是真想逃,这里肯定拦不住他,弓箭手虽然令他忌惮,却还不至于恐惧。

    “不可能,就算你弟弟功夫不在你之下,也绝对逃不出去,要知道,这里全是我的人!”

    “没什么不可能,别忘了,你们的注意力全在我这,我弟弟只要出其不意,你们人再多都没用!”

    李毅说完,便听到外面的院门被人一脚踹开。

    绫罗顿时面色大变,狠狠地瞪了李毅一眼。“李毅,这次算你赢了,不过,你别得意,我早晚会回来的!”

    “你不会觉得你还能逃走吧?”

    李毅有些不可置信!

    李毅话说完,绫罗还没说话,便突然发现屋里面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十几个白影。

    李毅被吓了一跳,还没等反应过来,便见到十几枚飞镖向他飞了过来。

    “不要!”

    李毅隐隐听到了一个惊呼声,然后便本能的抽出冷锋刺刀,急速挥舞,将射来的飞镖一一挡住,不过事发突然,距离又如此之近,李毅情急之下,只能护住要害部位,胳膊上大意之下,中了一镖。

    李毅痛的眉头一皱,再一抬头,便发现一把白色粉面迎面扑来,李毅赶紧拿衣服一挡,在之后,李毅便发现,屋中已经没人了,只剩下他自己了。

    然后,就在此时,屋门猛地被踹开,李业嗣带着谢君豪等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大哥!”

    李业嗣一眼便看到了有些狼狈的李毅,待看其手臂上的飞镖时,瞳孔一缩,顿时大惊。

    “大哥,你受伤了?”

    李毅扇了扇面前的粉尘,有些苦涩道:“唉,大意了!”

    然后看着关心他的众人道:“放心吧,君豪,你带人检查一下吧,看能不能追上!”

    谢君豪答应一声,一挥手,亲自带人跑了出去。

    其实李毅也只是想碰碰运气,绫罗既然能在这里经营这么长时间,绝对会给自己留后刘,想留下他,也不容易!

    “大哥,你这是怎么弄的?”

    李业嗣关心道。

    “唉,一言难尽啊!丢人了!”李毅苦笑一声,将飞镖拔下,李业嗣急忙帮着处理伤口。“算了,先不说我,说说你,书玉没事吧?”

    “没事,正带着人到处抓人呢,现在寺院里所有的和尚都已经被控制住了!”

    “对了,其他地方呢?为德他们那里派人了吗?”

    “派了,为防意外,君豪将大半的神捕都派出去了,彻查长安县所有大小寺庙!”

    李毅点点头。

    “你是怎么逃出去的?”

    李毅问道。

    李业嗣挠了挠头。

    “他们以为我是书生,直接把我们抓起来,关到柴房了,我将计就计,趁他们不注意,逃了出去,先是把书玉藏起来,让后才带人前来救援的。”

    李毅欣慰道:“不错,看来这一年官没白当,知道用计了!”

    李业嗣憨笑着点点头。

    “大哥,你这里到底怎么了?”

    李业嗣仍旧有些好奇,在他印象中,还从来没见过李毅吃过这么大的亏,担心之余,难免有些好奇。

    李毅想了想,便将方才之事说了一遍。

    李业嗣听完,顿时大惊失色。

    “大哥,你是说,长孙冲他......”

    李毅摇摇头。

    “现在还不知道,但可以肯定这里面肯定有他的事,就是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我总觉得,这个绫罗没那么简单,就凭长孙冲,绝对控制不了如此人物!”

    “大哥的意思是,长孙冲被人家利用了?”

    “**不离十吧!”

    李毅揉了揉眉头。“唉,这是太复杂了,已经不是我们能管的了,算了,先出去看看再说!”

    堂堂天子脚下,居然有如此藏污纳垢的势力,足以震惊李二,所以,这事怎么办,还得上报李二在说。

    李毅包扎好伤口之后,便随着李业嗣来到了大雄宝殿。

    此时,大雄宝殿外面,正有一队捕快,看押着一群和尚,旁边还有几具尸体,都是和尚打扮。

    宝殿中,刘仁轨和魏书玉正襟危坐于主位。

    下方几名捕快看守着两人,一位是一名白须老僧,看样子是主持,另一人,便是李毅的大伯李德謇。

    此时的李德謇眉头紧锁,隐隐还有一丝怒气。而老和尚却是不悲不喜的在那低头念经,颇有些生死看淡的味道。

    刘仁轨一见李毅,急忙起身迎接,然后看到李毅胳膊上的伤口,顿时大惊。

    “小公爷,你受伤了?”

    李德謇一看到李毅进来,便要发火,他还以为李毅是为了逼他回去,才拿整座寺院下手,但是一见李毅受伤,顿时一惊。

    “毅儿,你怎么受伤了?”

    李毅看到李德謇关心的样子,顿时心里一松,知道关心他,就说明李德謇心里还有家,还没彻底放下!

    “大伯,你放心,我没事!”

    李德謇仔细看了看,见李毅确实没事,这才松了口气,然后顿了顿,便面色严肃的问道:“毅儿,你跟大伯说实话,这事是不是你做的!”

    李毅摇摇头。

    “大伯,这里面情况复杂,涉及到刑事案件,与我无关!”

    李德謇盯着李毅看了半晌,点点头。“我信你!”

    李毅微微一笑,没再多说什么。

    正在这时,谢君豪也回来了,对李毅摇摇头,显然是没抓到。

    “刘县令!”

    刘仁轨急忙应是,这里面李毅官职最高,刘仁轨自然要以李毅为主。

    “这样,天色也不晚了,你带人先将无漏寺所有和尚都压制县衙大牢,然后派人掌控住长安县的所有,许进不许出!我带伯父先回家,然后进宫面圣,再做打算!”

    刘仁轨自无异议,急忙按李毅说的办。

    至于李德謇,虽然不想回家,但是这里已被衙门接管,他无法在这呆着,更没其他去处,只能被李毅“胁迫”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