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 猜测
    ,!

    “与你有没有关系,你说了不算。我现在想听的,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目的,而不是听你说废话!”

    绫罗脸色稍有不忿。

    “李公子,你对我们女人很有意见?”

    “呵呵,你这还是一句废话,我希望是最后一句。不过,本少爷大度,可以回答你一次,我对女人向来是尊重的,或者说,在我心里,在地位上,没有男女之分,不过,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往往比自以为是的男人更令人讨厌,因为,往往你这种人都是心理变态!”

    “心理变态?什么意思?”绫罗想了片刻,却也没想明白。“你的意思是说我很讨厌?”

    李毅这次却连话都没说,眼皮都没抬一下。

    绫罗又是一怒。

    “真没想到,堂堂玉麒麟,气量居然如此之小!”

    李毅仍旧没说话,对于这种女人,李毅是真的不想搭理,因为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往往都很不可理喻。

    见李毅一直不说,绫罗银牙紧咬,拳头攥了又松,最后,突然展颜微笑。“算了,既然如此,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李毅这才重新抬起头。

    “早就让你别废话了,说吧,你是谁的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毅摇了摇头。

    “你这就叫愚不自知。既然你不说,那就我替你说,其实我今天来这里,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事。如果我没猜错,带我来这里的书生和和尚是你的人吧?呵呵,你还真会玩,连我都上了套!

    说真的,那两位的演技是真的烂,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故意装的那么蠢,现在我知道了,他们是真的蠢!”

    绫罗眼神微动。“为什么他们不是装的?你认为我会用蠢材对付你?”

    “呵呵,这个世界不缺乏聪明人,更不缺乏自以为是的聪明人,就是因为他们蠢,我才会上当,如果他们不是真的蠢,而是很是老练的引我如套,我说什么都不会如此大意,正是因为它们的蠢,才让我觉得他们背后之人也不是什么聪明人,结果,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我因为他们的蠢而放下了戒心,才会落到这步田地。有时候最简单往往就是最有效的,不得不说,你这招确实高明!”

    绫罗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对李毅的夸赞很是得意。“不愧是玉麒麟,果然聪慧过人,可惜,你还是入套了!”

    李毅摇摇头,接着分析。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利用这招将人引骗至此,然后男的搜刮财产,在胁迫其出家为僧,来给受害者家里一个交代,甚至还可以以受害者为引,向其家里要钱;至于女子,要不就是沦为玩物,要不就是逼良为娼!啧啧啧,披着寺庙的外衣,以皈依佛门为借口,背地里却干着男盗女娼的勾当,我说的没错吧?”

    女子眼中煞气突然暴涨。

    “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毅嗤笑一声。

    “你以为这事很隐秘?堂堂天子脚下,要想追查此事,简直轻而易举!”

    “可是你的神捕却是一无所获!”

    “这也是我诧异的地方,不过今天看到你,我想我应该找到答案了!”

    “什么答案?”

    女子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显然对李毅的猜测已经产生了恐惧。

    “很简单,能逃脱过君豪的查探,只有两点。第一,就是你们的所有勾当都是暗中进行,而明面上,无漏寺还是无漏寺,得道高僧、秃顶沙弥样样不缺,光从表面看,无漏寺绝对是精修佛道的佛门圣地。我说你们披着寺院的外衣,很显然,你们这层外衣披的很好,足以掩人耳目。不过,再高明的演技也总有破绽,要想做到真正的万无一失,那就必须有第二点,靠山!”

    “我想,你们在长安之所以敢如此的肆无忌惮,应该是有人在背后支持的吧?”

    绫罗嘴角轻抿,手心里已经有了冷汗,看向李毅的目光已经有了丝恐惧。

    “恩,再说说我的伯父,想必我伯父到现在还不知道无漏寺的真正面目吧?给你们天大的胆子,我估计你们也不敢让他知道真相!”

    李毅了解李德謇,虽然他现在一心向佛,但是心中绝对是有正气存在的,身为李家子女,这点正气还是有的。

    “不错,你伯父是自己一心向佛,我们也不很不欢迎他!”

    绫罗看着始终波澜不惊的李毅,突然放下了一切,既然无法遮掩,还不如把话说开。

    “我伯父到此出家,别人不知道,你背后的势力肯定知道,但是却一直秘而不说,直到今天,才肆无忌惮的宣扬此事,抹黑我李家,想必,应该是为了国庆大典吧?能有这等觉悟,还和我李家有仇,貌似还真没几个,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长孙冲吧?”

    绫罗手一抖,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震惊之色。

    “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毅耸耸肩。“猜的!不过现在我知道了!其实这事很好猜,你背后的势力,在长安肯定能量不小,要不然也保不住你们,而且还绝对不是老一辈人,向长孙无忌这样的大臣,不说能不能看得上你们这些下三流,就说他们的气节,也绝对不会和你们为伍!而年轻一辈中,能有这种小聪明和能量的,也就长孙冲,剩下的,要不就是没这脑子,要不就是与我交好!”

    绫罗脸色微微发白,长舒口气,感叹道:

    “李毅,你果然和传说中一样,聪明绝顶,难怪她会输!”

    李毅心中一顿。“她?你说的是谁?”

    绫罗眼中闪过一抹慌乱,急忙转移话题。

    “没什么?”

    李毅眉头微皱,刚要再问,突然耳朵一动,心中一笑。

    “绫罗,说实话,你很聪明,算是个奇女子。这样,我给你个机会,只要说出一切,我可以既往不咎!”

    “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李毅摆了摆手。

    “我没有证据!”

    绫罗一听,突然一笑。

    “原来也有玉麒麟求我的时候!”

    “不,你搞错一件事,不是我求你,而是再给你机会!”

    绫罗冷笑一声。

    “是吗?你别忘了,现在是你为刀俎,我为鱼肉!”

    李毅摇摇头。

    “那是刚才,现在吗!”李毅突然伸手指向门口,笑道:“你听!”

    绫罗微微皱眉,凝神一听,突然面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